【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春秋征文】戒烟(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37:52

烟草,可谓是历史悠久。烟草是人类社会中的一块“粘糕”。从古时的“水烟袋”到现代的“过滤嘴儿”,烟草行业的商业经称得上是“旱涝保收”、“一本万利”、经久不衰。吸烟的现象,也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潮起潮落”。旧中国,吸烟成为达官贵人、土豪劣绅、土匪恶霸们,炫耀权势、地位、霸权的一种形象。新中国,吸烟成为人民当家作主人的一种自然的现象。大多数的人成了烟草行业的忠实“顾客”,成为了烟草的“奴隶”。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人们发现吸烟给人的生命健康带来的危害,发现吸烟的陋习,让许多人的生命过早地结束了。因此,为了拥有一个健康、长寿的身体,扬起生命之帆,大多数的人们远离了烟草的诱惑,不再是烟草的“奴隶”。

我初次接触香烟的情景,现在回想起来仍记忆犹新。当时也就是十三、十四岁左右,暑假里的一个上午,几个小伙伴儿相约,去河边儿大铁桥下的石头缝里捉泥鳅。我们带好装小鱼的瓶瓶罐罐就出发了,来到铁桥下面不远处,一片布满大大小小石头块的浅水区。

我年龄稍大一些,*一个挽起裤脚,穿着球鞋,涉水悄悄走进一块约篮球大小石头旁,双手轻轻搬开大石头,哈,一条足有一尺长、约三厘米粗、深黄色,带点不规则褐色斑块的山泥鳅,身体弯成一个大波浪形,丝毫没觉得“天亮了”,还在睡懒觉呢。我不慌不忙地伸出双手,左手轻轻接近鱼头鳃部,右手则辅助左手轻轻接近接近鱼身体的中部,然后,闪电般地按住鱼的鳃部,左手捉住鱼的身体不动,只见这条山泥鳅,逃跑不成,只能被我扔进鱼篓中喽。

一个多小时下来,我的战绩辉煌,十一条大大小小的泥鳅入篓。看一眼小伙伴们,各个嘻嘻哈哈,相互查看谁捉的泥鳅大小呢。忽然,不知谁说了一声:“咱们歇一会吧?”这个主意不错,我应声*一个跳到岸上,选了一个朝阳又背风的地儿,坐下来休息。几个小伙伴和我挤在一起,说说笑笑,好不惬意。这时,我的一个伙伴不知从哪儿,变戏法似的摸出一包香烟来说:“咱们也尝尝香烟是什么味吧?”我好奇地看了一眼,湛蓝色的烟盒上,写着漂亮又潇洒的“迎春”二字,银灰色的内包装纸,交叉着的褶痕,让人很想马上拆开,去尝尝里面香烟的味道。我的爸爸那个时期也吸烟,不过,不是“迎春”牌子,而是“握手”牌子的香烟,价格么,好像是一角五呢。“迎春”要比“握手”贵好多呢,大约二角五吧。

我还在想香烟的价格呢,哧——火柴已经擦着了,两头一般齐的一根香烟,已经放在了我的手上,我犹豫了一下,终于狠狠心,拿起这根香烟凑到火上,点燃了这根香烟。心里想着爸爸吸香烟的样子,像“喝水”一样“喝了”一口浓浓的烟儿,霎时间,浓烟像“辣椒面”似的“窜”入我的鼻腔里、嗓子眼儿的缝里、喉咙下的食道管中,好么,像中毒了似的,鼻涕、眼泪、呕吐物,一齐“喷”了出来,身体不自主地“颤抖”着“震动”了几下,差点儿把牙也“震”丢了。

再看伙伴们,比我的样子也好不到哪去。“这哪叫香烟哟,一点儿也不香,还呛人!”几乎全是这个感受。看着这个漂亮的香烟盒,想着刚才的“滋味”,伙伴们扔也不是,留也不是。扔掉觉得“浪费”,留着带回家,一准全都得“吃锅烙”。

我看着脚下的干草茎,哎?有办法了。因为干草茎的里面是中空的,直径也就是0.5-1.0毫米,所以,用它来吸进嘴里的烟量不会很多,不会觉得烟很呛的。于是,我们每人一支烟,用干草的茎插上香烟的一个头,另一头点燃,用嘴吮一下干草茎,把烟吐掉后再去闻闻自己吐掉的烟味儿,这样不就很容易把一包烟“处理”掉了么。一包烟二十颗烟卷,我们一共四个人,每人“熏”了几乎是五颗烟卷。回到家里,都成了“乖乖儿”喽,倒头便睡的、上吐下泻的、只喝水不吃饭的、直喊头疼打针的、真是“八仙过海闹罗汉”呐。原来,熏烟也能“醉”人喔。

这是我*一次品尝香烟的“滋味”,领教了香烟的“厉害”。这一次的感受,让我直至参加工作以后,对香烟也是敬而远之。

1981年结婚成家以后,我工作单位里的男人们,几乎都是“大烟囱”,我这个毛头小子不吸烟,被人认为“太嫩”,“不靠谱”。还有一套嗑呢“男人不喝酒,白在世上走,男人不抽烟,白在世上颠儿”。我看见同事们闲暇时间里,在那儿“喷云吐雾”,一副悠然自得,飘飘欲仙的样子,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同在一个办公室里,天天有香烟环绕左右,不会吸烟也会吸烟了。

想到有人说的被动吸烟,要比吸烟者“中毒”更深的道理,在别人敬给我一支香烟的时候,我竟鬼使神差地接过来,学着同事们的样子吸起了烟来,但是,只会“熏”烟,还不会吸进复出地“返烟”。有个同事见状说:“你把烟吞进肚子里,就会返烟了。”我一听这话,还有点害怕:“那要是呛着了咋办?”“没事儿,你试一下就知道了。”我狠狠心,吸进一口烟儿,吞进肚子里,说也奇怪了,吞进去的烟儿竟自己随着呼吸“跑”了出来,哈哈,吸烟也很简单么,让你们瞧不起我,看我不是也学会吸烟了吗?

那个时期的一些不良习气,有个顺口溜:“烟卷一递,说话和气,酒杯一端,政策放宽,要想讲实惠,还得箱子柜。”果然会吸烟后,人们看我的眼神儿都不一样了,为了一根烟,可以和我神侃一个多小时呢。我家里的火墙堵了,去林场后勤找队长,递上一根烟儿,马上就答应你,一会就派瓦匠给你修好。回父母家想蹭个车儿,只要递上一根烟儿,立马就听到:“上车吧,捎你回家。”我明白了,小小的烟卷,原来是人与人之间交流、沟通的“介绍信”、“通行证”啊。

不久,我也就成为了“烟民”里的瘾君子喽。从几毛钱一包的烟到十几元一包的烟,从白杆烟到过滤嘴的烟,差不多全被我“品尝”了一圈儿。“品尝”的副作用也随之而来,三四十岁的我,面黄肌瘦、饮食不思,咳嗽不断,“老态龙钟”喽。

时光的推移,电视机悄悄地进入了百姓的家里,深山里的人们,从每天晚上两个小时的供电时间里,了解到许许多多的科学信息,其中就有吸烟有害健康的视频资料、讲座等。人们开始意识到吸烟的危害,纷纷劝说家里的亲人戒烟。反应很快的是我妻子和女儿,规定我在家里吸烟时得满足条件,才让吸上几口烟儿。一是家里来了会吸烟的客人时,才会“借光”吸上一两根烟儿,二是干体力活后,才让吸上一根至两根烟儿,让我“解乏”。

这么苛刻的“条件”我是接受不了。于是,想方设法编造“理由”,冬季上山运剩余物时,吸烟——可以吓跑吃人的野兽,夏季上山采野果时,吸烟——不招蚊虫叮咬。秋季在河边捕鱼时,吸烟——不招毒蛇的侵害。目的是让她们娘俩放宽条件,让我继续过烟瘾,当我的香烟“奴隶”。

谁知,“理由”不奏效,家中还刮起了“戒烟风暴”。一觉醒来,我的香烟不见了,打火机也消失了。看来,娘俩对我采取了“强制”措施了。怎么办呢,不能对她们“发火”,因为我知道吸烟对她们的健康也影响。无奈,烟瘾上来时的“煎熬”实在受不了,灵机一动,有了——我上会吸烟同事的家里“串门”去,哈哈,烟瘾过足了,我再回到家里,煞有介事地料理着家务,好像“戒烟风暴”和我没有关系似的。可是好景不长,一次我“串门”回到家里后,身上的衣服“道出”了我“戒烟”的秘密。女儿气得住校上学,不再理我。妻子气得把我的衣服通通挂在了院子里“晒”烟味儿。她们劝我戒烟的努力——白费了。

没有女儿的协助,妻子也着实很无奈,她没办法帮助我戒掉烟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烟瘾越来越大。一天一包烟不够吸,那就一天一包半吧,还不行,再加点儿“旱烟”解烟瘾吧。同事们诙谐地说:“这些烟鬼,都成了双枪老太婆了。”我当时在办公室里就有专门吸香烟的、长长的红色烟嘴儿,还有吸旱烟的小烟袋锅儿,真的是“双枪”呢。烟龄么,二十八至三十年左右吧。五十几岁的我,好多人开始称呼我“老爷子”呐。

工作的变动,我的新居迁至父母亲的家,单元门挨着单元门,双亲八十二、八十三的高龄,呼吸道都不好,扫地的浮灰多了——咳嗽不止,炒菜的油烟多了——咳嗽不止,开门时间稍长,进到室内的冷空气多了——咳嗽不止,我的烟味多了——也咳嗽不止。看着年迈的双亲,把我们一点一点地拉扯大,就“积累”了这点怕烟儿的毛病,我不能因为吸烟儿,让我年迈的双亲“毛病”加重。联想到我的妻子,这么多年来,一直承受着我的二手烟的“毒害”,身体状况也亮起了黄灯。顿觉警醒,为了亲人们的健康,也为了自己的健康,不信就戒不掉这个烟瘾!

二零一一年的除夕夜晚,我用很后一包香烟里的一只烟,点燃了庆祝新年的鞭炮后,毅然决然地把香烟扔进了噼啪作响的鞭炮之中。悄悄地从此与香烟“绝缘”。一连几天,妻子都没有看见我的宝贝——香烟。只觉得我有点儿怪怪的行为,有事儿无事儿地、莫名其妙地在屋子里“转圈儿”,偷偷地在抽屉里翻弄笔记本儿,翻弄多年也没动过的影集、相册。不常用纸巾的我,每个口袋里竟然都有纸巾。在这有点儿“郁闷”的环境中,度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直到这时,我感觉度过了烟瘾的“危险期”。郑重地向家人、朋友们宣布:“我戒烟了。”父母亲知道了这件事,很高兴地说:“这小子还真行,戒了这么多天才说。”妻子听了,有点担心地说:“啥药也没有,你能戒到底吗?”朋友们听了,不以为然地说:“你也就是说说而已吧,哪天看见好烟儿,那就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

我可不管别人说什么,依旧用毅力戒掉难缠的烟瘾。半年时间过去了,一根香烟也没动过。三年时间过去了,依旧对香烟敬而远之。我的一位同事惊诧地说:“能把烟瘾戒掉的人,什么事儿都能做得出来!”以此来说明戒烟的艰难程度。嗨,烟瘾没了,饭量可就上来了,从前一顿饭半个馒头,现在两个馒头还喊饿呢。工作中精力倍旺,干劲十足哩。

其实,戒掉多年形成的烟瘾,的确需要顽强的毅力和坚定的信念。烟瘾上来时,我的大脑里会产生好多解除自己“戒烟令”的想法,就像两个派别在“斗智”。喜欢吸烟的一派说:“悄悄地去商店买一包烟,去没人看见的地方好好吸上一次后,再戒烟也不晚呀。”不喜欢吸烟的一派说:“这点儿烟瘾都忍不住,以后就戒不了烟了,快背口诀呀。”于是,我采纳了不喜欢吸烟派别的话,背起了“口诀”。我戒掉近三十年的烟瘾,用的口诀就是一句话,需要在自己的意念快要动摇时,才反复地背诵这句话。“不吸烟能死吗?”、“不吸烟能死吗?”口气一句比一句强硬,一般连念三至五遍时,就自然恢复到戒烟的状态了。

目前,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吸烟的“污染”、“破坏”环境的危害性了。*政府部门也出台了在公共场所,包括公交车,限制吸烟的种种规定和措施。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吸烟的陋习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人们纷纷扬起生命的风帆,都来亲手创建一个温馨、和谐、健康、环保的清新环境。

癫痫患者可以开车吗昆明的癫痫病医院儿童得了羊癫疯还可以治疗吗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