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墨海】我的父亲是共产党员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4:07:25
摘要:父辈们对党的感情之深是我们这代人所理解不到的。尽管现在的党因为少数“蛀虫”的侵蚀而蒙了羞,但在父亲他们那一代人心中,党,永远是值得他们信赖的党。他们以自己是党的一员为荣,中国共产党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是永远也无可替代的。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愚忠”,但不管怎样,对这些和父亲一样的老党员,我不由得肃然起敬!    我的老父亲是个有着5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是个受党教育多年的、典型的毛泽东时代的干部。   76年唐山大地震的时候,老父亲在厂里担任行政科的科长,统管基建物资,全厂一千多号人的搭建临建棚的物资的发放都要经父亲批准才行。这点权利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要是存着点“谋私”的心,那还是很方便的。可结果呢,分到我们家的物资只有几根竹竿和几块塑料布。用这些东西搭成的临建棚晴天不遮阳,雨天还漏雨,真是有点郭德纲相声里面说的“外面小雨,屋里中雨,外面中雨,屋里大雨,要是雨下的实在太大,全家人都得上外面避雨去”。那时我们住的是父亲单位的宿舍,周围都是父亲厂里的人。我那时还小,还不懂得什么,但看着别人家用铁管和苫布支起来的棚子,也觉得自己家的特别寒酸。幸好在这样简陋的临建棚里没住多久就搬到了一个条件相对好一点的大棚里,过上了十几家人住在一起的集体生活。后来,随着天气的渐渐转凉,人们对地震的恐惧也慢慢减弱了,于是陆陆续续地都搬回了自己的家,日子终于正常起来了。   76年7月28日地震后,10月中旬又发生过一次较大的余震。这两次地震都是晚上,我记得很清楚,地震过后,父亲简单地安顿好我们母子几个,便匆匆向厂里赶去。那个时候我还不懂得担心父亲的安危,只是觉得他不在身边,就没有依靠,没有主心骨,很怕。其实现在想来,父亲何尝不是放心不下他的妻子儿女呢?但作为一个干部的责任让他顾不得那么多的儿女情长,在他心里,非常时刻,一切都要以国家的利益为重,厂子比他的小家要重要得多的。   父亲作为主管行政的科长,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厂分房小组的成员。我们家六口人,哥哥跟姐姐只相差一岁,数异性大子女。而且当时我们全家只有一间十二、三平米的小平房。按条件,分间房子是合情合理的。况且父亲又是分房小组的成员,怎么也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多少也得沾点光不是。然而,好几次,父亲都把分房的机会让给了别人。后来,曾经问过老父亲后不后悔当时的几次让房,老人家说:不仅仅我一个人“先人后己”,当时的干部都是这样的,那个时候党的教育是干部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党的话哪能不听呢。朴素的话语,道出了一个老党员对党的忠贞。在这间老房子里,父母一住就是三十多年。   父亲还做过厂里的纪检书记。这个职位有点类似现在的“反贪局长”。那是在父亲退休的前几年,也就是八十年代后期了。那时的人们思想已经开始解放,各种各样的腐败已经屡见不鲜。父亲的工作就是监管干部的廉洁与否。说起来,这是个得罪人的差事,但同时,如果你足够“贪”的话,也是可以为自己“创造”很多财富的。但父亲没有。兢兢业业,实事求是地在这个个岗位上工作了几年,其间拒收的礼品也不在少数。对比现在的那些大贪小贪们,尽管父亲实在是“官小职微”,但一样称得上是“两袖清风”,“廉洁奉公”的。用父亲自己的话说:不做昧着良心的事,吃得香,睡得实。   父亲退休后,组织关系转到了街道。除了按时缴纳党费以外,每个星期都会有党员活动。老父亲很看重这些,总是积极地参加。后来,父亲住的房子拆迁了,虽然原来的党支部还在,但也因为离得太远而失去了联系。一转眼,两年多过去了。就在前不久,父亲突然对我提出了要求:要我找到原来的党支部,把他这两年落下的党费补缴上去。面对一贯节俭的父亲的这个要求,我打趣道:又没有人找您要,干嘛还要主动去缴呢?两年多的党费可是够您吃一顿好的啦。听了我的话,父亲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但坚定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父令如山”,我虽然心里不很赞成,但也要去执行啊。来到党支部办公室,说明来意,李书记热情地接待了我,并告诉我已经有很多跟党支部失去联系的老党员来补缴党费了!   告别李书记,我在心里重新审视着这个“党费事件”。父辈们对党的感情之深是我们这代人所理解不到的。尽管现在的党因为少数“蛀虫”的侵蚀而蒙了羞,但在父亲他们那一代人心中,党,永远是值得他们信赖的党。他们以自己是党的一员为荣,中国共产党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是永远也无可替代的。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愚忠”,但不管怎样,对这些和父亲一样的老党员,我不由得肃然起敬!   南昌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如何诊断癫痫病周口有哪些癫痫医院靠谱海南有哪些专治癫痫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