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看点】千缕情丝绕渠河(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30:28

秋虫的鸣唱已停歇,冬意氤氲着从北方飘飘而来。

这个冬天来得很温柔。身上的衣衫从单衣到秋衣,再到毛衫,慢慢地转换。我像一个蚕,慢慢地把自己裹成厚茧,裹住我的身体,我的耳,我的眼,裹住我心里深深的思念。

每日,我匆匆的脚步往返于家和单位,丈量着永无止境的忙碌,我闻着水泥和沥青的刺鼻味道,在鸽子笼一样的楼房里舞蹈。我讨厌这样的时光,可是,我又怕闲暇。

闲暇的时候,我的心总被不知名的虫子咬着,一点一点啃噬。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疼,不知道是不是痒,更不知道用怎样一个词才能合适的形容。只有在我梦里反复出现那一渠清水时,我才猛然醒悟,原来是渠河藏在我心底,挠着我的痒痒肉,让我抓心挠肺不能平静,即便是笑,也带着抑制不住的泪意。

我的村庄不太大,西面有两道堤,一个较低较窄,是小堤,一个较高较宽,是大堤。渠河,就在两道堤的怀抱中,静静地流淌。

那时候的渠河,在我的眼中很美。不说岸边芦苇随季节变幻着外衣,不说水中野鸭成双成对嬉戏,单是那河边的一片沙滩,就给童年的我和伙伴无尽的乐趣。

我和我的伙伴光着脚在沙滩上奔跑,累了,就用沙子筑城堡。有土山,有土房,也有两道高高的堤坝,堤坝里也躺着弯弯的小河。筑着筑着,仔细一看,不知不觉竟筑成了村庄的模样。于是我们就哈哈大笑,辨认着各自家的位置,往自己的家添砖加瓦。想要围墙的,我们就一起帮着拉起来;想要狗窝的,我们就帮着建起来;五姐姐家里只有一间茅草屋,我们就帮着盖起了大院。村庄在我们的手里变化着,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美。

后来,村庄果然就变成了我们想象的样子。

有时候,我们就在原地跺着脚,跺着跺着就有水渗出沙面,然后就越来越软越来越陷,几个人也跺得越来越欢,就像是现在的孩子玩蹦蹦床,虽然不太能弹跳,也玩得不亦乐乎。忽然不知谁一声惊呼,紧接着便是大家东倒西弯,泥面塌陷,锁住了我们的脚。我们一边倒着,一边笑着,一边笑着,一边倒着。

渠河里是有鱼虾的,站在岸边,可以看到细细的鱼影,身上披着透过水面的阳光,三五成群的嬉戏。有时我们会下到水里,往里是不敢走的,只站在浅浅的地方,静静呆着,等着调皮的鱼儿过来亲吻脚面。

我们都吃过渠河里的鱼虾,大人们有时趁着农闲在河里撒上两网,把大的做成清蒸鱼或者红烧鱼,小的炸成干鱼。有时候会烧上一锅鱼汤,放上几个红红的辣椒,点上香油和醋,我们喝起来希里哈拉,边吐着舌头,边馋着锅里的,不一会儿嘴就麻了,身上热了,脸蛋红扑扑的,别提多爽了。

不知什么时候,五姐姐家扎了一个橡皮船,可以到河心去了,撒下网去,捞出更多的鱼上来,然后就在大堤坡上,弄了几盆子来卖。我们小娃娃们就围在旁边,讨论着哪个鱼的个头大,哪个鱼最活泼,然后在过路者捞起来自己最喜欢的鱼时啧啧叹息。五姐姐就靠着家里卖鱼的钱和我们一起上了小学,上了初中。后来,加入到捕鱼队伍的人越来越多了,大堤坡卖鱼的盆子也越来越多,渐渐成了一个市场,远近的人都慕名而来。好几个村里娃就靠着渠河的供给,成了大学生,走出了家乡,来到了城市,我也算是其中一个。

我的父母都是老老实实的农民,在小堤的东侧,有我们家的田地。春耕秋收,拉犁讲耧,耙地锄草,真正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若是风调雨顺,就靠天吃饭,若是上天不赏雨滴,渠河就派上了大用场。用简陋的机器和管子就能从渠河里引水过来,清澈的河水解决了庄稼的饥渴,也抚慰了父母的心,更是解决了我们一家人的生计问题。到我稍大一点,就和父母在地里做活,每当引渠河水浇地的时候,我总是觉得一股喜悦和活力在我心中流淌。看着那水一点一点地灌满一格格田地,我总是能听到庄稼拔节的声音。我觉得它们在和我嬉笑,在与麦苗亲吻,它们在跳舞,在唱歌。这种遐想在很长一段时间幸福着我的生活,我的心灵是那样的宁静和充实,以至于我坐在学校的教室里,也总是想起青青的麦苗,金黄的玉米,还有它们散发出来的香气。

我是个女娃,可是我做过汉子的事。

上初中时,我的学校是需要带面粉的。那时候父亲为了多挣个钱,出外打工去了,母亲的肚子里怀着我的妹妹。我需要套上我们家的大骡子,赶上架子车,翻过两道堤,到邻村去磨面。那个骡子比我还高,我牵着它,心里发怯。或许它那一段心情不好吧,总是欺负我,时不时就踩我的脚,偶尔还停下来打转转,不肯前进。我眼里的泪花花就那么含着,到最后都没有掉下来。因为我知道,即便是哭,也没人能接过我手里的缰绳。我牵着骡子,穿过架在渠河上的小桥,渠河的水里是没有我的倒影的,可是我总觉得,渠河记下了我倔强的样子,记住了我的青葱岁月。

再后来,我骑着家里唯一的自行车,到二十里外县城高中求学,一遍一遍从渠河的桥上骑过,每次过桥,我总是要把自行车的铃打响,好像那样就能和渠河打招呼,就是对渠河说我来了,我走了。

我来了,我走了,与渠河相伴的日子终归是远去了。

如今,我在城市里落脚多年,有了房,有了车,有了家,有了娃。

可是我却觉得我生了病。

我像是漂浮在半空的物质,在阳光的穿透下分化成细小的颗粒,我找不到完整的自己。我不知道我失落了什么,却总觉得自己需要药。

尤其是夜深人静想起家乡的老父老母,想起青青的麦苗和金黄的玉米,想起我坐在田埂上看着渠河水咕嘟咕嘟地在田地里撒欢,想起我眼里含的泪花花,我就有止不住的冲动,我就想披衣而起,开上车,带上娃,回家找妈。

可是,明天还有工作,明天还有任务,明天我还是要在钢筋水泥中活着。

我的渠河,就在我梦里淌着吧,或许有一天,我就在你的岸边,搭建一个茅草屋,闲拾诗书之趣,偶吟高歌抒怀,钓上几条小鱼,偷窥亲密野鸭。与娘家三五步远,妈来看我,我去看妈,一日几见,再也不会想念成灾。

如何快速控制癫痫病发作昆明癫痫病医院好吗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怎么走山东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