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梧桐女贼和衙役的几种版本长诗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09-17 21:32:14
女贼和衙役的几种版本(长诗)
  
   一、正版:虹奴
  
   虹奴
  
   虹奴走在大街上
   没有一个人知道
   她是名震天下的女贼
   那天很多人看见
   一个白色衣裙的女子
   戴着宽边墨镜
   身上落满桃花
   那些广为流传的故事
   比如皇帝的寝宫少了一串最珍贵的手珠
   比如宿州府的官印出现在厕所的茅坑里
   都是她干的
   她还顺手从御花园
   拔走了一棵罕见的牡丹
   也曾摸了一把
   知府夫人的饱满胸脯
   城墙上贴着缉拿她的皇榜和官文
   而她在春天的阳光下
   用皮靴的高跟敲打着街面
   用微微上翘的嘴角
   和每个迎面而来的人打着招呼
   没有人不看着她
   没有人敢靠近他
   宿州府的财主们每天都赶往县衙
   或者丢了银子或者女儿被光裸着
   吊到屋梁上
   很多人都说虹奴是个男人
   也有人说她是个女人,她每天走在大街上
   等那位姓杨的衙役
   把锁链套上她雪白的脖子
   晚上她就潜伏在城东的桃花山庄
   关于她,史书上是这样记载的:
   虹奴,滁州人
   偷官府,盗皇室,劫大户
   明朝末年处决于宿州北教场
  
   虹奴之桃花山庄
  
   长发披散长裙拖地,虹奴抽摩尔烟
   喝红酒,烟是细长的那种
   盛红酒的是高脚的玻璃器皿
   而衙役就在她的不远处,用萧声
   将杀气布满周围
   她装做无所察觉
   暴雨梨花针,藏在贴胸地方
   那些细小的锋芒,可以破空无声
   见血封吼,可以把那个衙役
   变成一只刺猬
   但她不。她任由他躲在
   一朵桃花的背后
   桃花落在红酒里
   整个山庄,香气络绎不绝
   这让她无来由地想起一只短匕
   她早晨起来
   把一只短匕
   插在大腿根部的皮套里
   她喜欢那种冰凉
   就像喜欢红酒从喉间滑过的感觉
   喝完酒,她把玻璃器皿抛到
   离衙役不远的地方。那把短匕
   在她的手里冷白、闪烁
   泪水和桃花扑簌扑簌落下
  
   虹奴之北教场
  
   那一天下着大雪
   那一天一根绳索勒在喉部
   那一天
   无法喊出衙役的名字
   她的背后插着一块写着她名字的木牌
   跪在白色的积雪里
   她只有一个遗憾——
   执刀的不是那个杨姓衙役
  
   杨姓衙役,一妻一女
   其实都在现场,满怀着惋惜和恐惧
  
   虹奴之彩虹桥
  
   虹奴在雨后的彩虹上黑发飘起
   面孔清晰。虹奴的道路上
   前面没有人,后面也没有人
  
   躲在一颗露珠后面,我看见
   她向我走来,不断地向我走来——
   一个追踪的衙役最终无处躲藏
  
   二、盗版:女贼和衙役
  
   1、女贼
  
   黑夜的屋顶上
   她踏瓦无声
  
   黑衣黑裤,黑斗篷
   黑布蒙面,黑色面纱遮住眼睛
  
   一截脖子,在黑暗中,晃眼的白
   ——一个手持腰刀的男子猫腰跟踪
  
   2、衙役
  
   衙役大声喊:我一定要抓住你
   女贼伏在屋顶,不做一声
   衙役不知道
   她是他十年前的同桌
   那时她是优等生
   她接到过每个男生的情书
   但是没有他的
   他坐在她的旁边
   从来没有看过她一眼
   他腰里别的刀子
   常让校园寒噤无声
   当他揪住邻桌女孩的脸颊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和喜悦
  
   3、追捕
  
   从宿州到滁州,只在瞬息之间
  
   他们看不到对方的身影
   却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和呼吸
  
   他们在对方的牵挂中奔波不停
  
   4、新仇旧恨
  
   来无影,去无踪
   偷金银,窃细软
  
   衙役被降了一次职,扣了十次薪
   公安局长的唾沫喷的他满脸都是
  
   老婆揪住他的耳朵骂
   窝囊废
  
   5、对决
   洛阳那里治疗癫痫病最好
   他们站在一个财主的庭院里
   半夜的对决没人知道
   暗中的生死没人关心
  
   凉风擦面,他双指夹注一枚铁打的暗器
   刀尖挑落面纱和斗篷
  
   莲花乍现,那个校花就在对面
   他不敢正视她的眼
  
   6、捆绑
  
   衙役用疼痛让她的眼泪流下来
   用修正主义路线
   让她挺拔起来,她公主一样
   抬起了胸部
  
   “让我在痛苦中怀着愉悦死去吧”
   女贼在内心嘶喊着
   衙役对自己作品的杰出赞叹不已
   惊慕不已
  
   7、起解
  
   衙役身揣公文
   女贼身披锁链、颈戴长枷
  
   他们不坐火车和汽车。步行返回宿州
   是衙役的主意
   他手持杀威棒,腰刀拍打着屁股
  
   他跟在她身后。他们的脚踩在雪地上
   咯吱咯吱的响声让他们的旅途更加寂静
  
   8、途中
  
   当他们到达淮河岸边 滁州已远
   宿州也不在眼前
  
   卸长枷、砸铁链
   衙役把女贼扶起再推倒
   雪地上盛开着玫瑰和火焰
  
   9、女贼和衙役
  
   衙役把女贼据为己有
   他们潜伏民间
   男耕女织
   与邻为善
  
   女贼仍然是女贼
   衙役仍然是衙役
   他们各自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演出只在暗中进行
  
   三、现代喻言版:铁戒指
  
   2040年她白发苍苍,她的中指上一枚铁戒指
   灰暗而冰冷.2006年的夏天一个巨大的炉子
   让她的眼里闪射着那时的曙光
  
   风箱在推拉的作用下,让炉火烧得更旺
   一小块铁在炉火的正中,把他赤裸的上身
   映得通红
  
   破晓时分,他开始了敲打,不断地敲打
   一小块铁尖叫着,被反复放进炉火中
   又被反复拿出,搁在砧板上
  
   一小块铁成长为一个长条型的薄铁片
   一小块铁成长为戒指的模样
   一小块铁拿在手里有一种烧灼感
  
   他把它放到凉水中,"吱"的一声
   青烟腾起,凉水沸腾,这使她想起
   一小块冰在乳头上能让波涛翻涌
  
   2006年7月21日凌晨5点30分,一小块铁
   从废旧的镣铐上砸下来,一个炉子
   在宿州的西郊闪现着曙光
  
   三十多年过去,她依然准确地记得:
   一小块铁在他的劳动中像一块陶土
   被他锤打揉捏出幸福的声响
  
   四、短剧(手抄本):飞
  
   时间:不详。
   地点:牢房。
   人物:女贼、衙役。
  
   女贼在铺着麦草的地上睡觉。好像睡的很香。忽然,她抖动双臂,想做欲飞状。但抖起的却是锁链的声响。
   女贼睁开眼。
   女贼看了看站在栅栏外的衙役,不好意思地翘动一下嘴角。
   衙役面孔黑暗。
  
   女贼:(幽幽地说)刚才做了一个梦。
   衙役:哦。
   女贼:我梦见我在飞。
   衙役:哦。
   女贼:你就不想听听吗。
   衙役:哦。
  
   死寂,死一般的沉寂。死一般的沉寂大概有三袋烟的功夫。
  
   女贼:我还是说说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衙役:哦。
   女贼:在梦里,我看见我在飞。
   衙役:哦。
   女贼:在梦里,我看见我在飞。
   固原市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所有的人都在飞。
   我和他们。
   在我的头顶。
   像一个个涡旋,
   在飞。
   衙役:哦。
   女贼:树木在飞。街道在飞。马车在飞。
   牢房在飞。
   锁链在飞。
   衙役:哦。
   女贼:(似乎有些激动)与此同时,我看见
   另一个我,
   在相反的方向——
   我的脚下
   飞。
   和所有的人所有的事物一起
   飞。
   像一个个闪亮的犁铧,
   在飞。
   衙役:哦。
   女贼:(似乎有些激动)树木在飞。街道在飞。马车在飞。
   牢房在飞。
   河流在飞。
   衙役:哦。
   女贼:诸事万物,都在飞。
   衙役:哦。那就飞吧。
   女贼 :在上,是涡旋。
   在下,为犁铧。
   衙役:哦,那就飞吧。管它什么涡旋,管他什么犁铧......
   女贼:......
   衙武汉癫痫治的好吗役:海阔凭你跃,天高任你飞。
   女贼:......
   衙役:飞吧你。
   女贼:......
  
   画外音:衙役知道,女贼只要想挣脱锁链,锁链就不见;女贼只要想逃出牢房,牢房就不见。衙役还知道,这一起都是虚构,一切,一切,包括衙役都是虚构。但女贼不知道。
  
   五、其他版本
  
   羊皮书:押解
  
   她戴着长枷上坡,脚镣在春天的尘土里
   黯然无声
   桃花正灼灼。一路上她唱腔婉转,凄美迷人
   那官差手扶腰刀,跟在后面
   多么像一个跟班。"歇歇吧"他擦净青石板
   拿出水囊和饭袋
  
   "她是冤情深重的女子"
   作为旁观者,我知道,我的前世就是
   那可以忽略不记的官差
   一个垂钓者提着沉甸甸的鱼竿
   眼皮也不抬一下。一个过路的孩子
   让手里的瓦片向我飞来
  
   但她不能没有押解的官差
   她的美,让我喜欢这个沉默的角色
   盈盈泪光,促使暗藏心中的冰凌
   炸开。“她的脖子和手腕是美的
   她的脚是美的,她的蓬头和垢面是美的”
   为了美,我甘愿是一只追逐的苍蝇
  
   柳树正吐绿,杨树正扬花
   她鼓着胸脯,脸泛着红晕。被诬偷情的女子
   怨恨自己的清白。踉踉跄跄
   发配为奴的道路也不平坦。一路的搀扶
   没有人看到冷漠背后的柔软,没有人察觉
   爱情已经突破各自扮演的角色
  
   手抄本:衙役
  
   "她是个女贼。"我记得她——我多么
   害怕她到来。尽管我已准备好礼物:
   脚镣,手铐,鞭子,绳索,和刑具
   我坐在一张大桌子后面,有如党卫军
   沉在黑暗里——亮出指甲
   和牙齿。然后,开始背诵
   属于我的台词。声音必须陡峭,不能
   被瞬间的怜悯绊住
   而她是安静的。把偷盗
   说成一种娱乐,把勾引午夜房间的男主人
   说成忠贞的爱情。她的身体
   必是为刑具准备的。桌面上的墨水瓶
   蹦得老高。哦,我多么想
   她看着我,认为我是最有魅力的的暴君
   她把钞票藏在粪池里,把一卷诗集
   和手稿掖到贴近胸乳的地方
   在反光的水泥地面上她向我展示
   屈辱和快乐——她的背那么直
   她抬起汁水流溢的下巴
   嘴角掠过不易察觉的微笑
   在女人中寻找她的脸,我现在
   穿过时光和街道。一张大桌子后面
   我害怕她突然闯入我的房间。女贼和爱人
   一个人饰演的多种角色,逼迫我
   继续那未完的讯问
  
   线装孤本:女人 后附 女牢
  
   女人
  
   将被木锤打晕
   将被袜子塞住嘴巴
   将被麻袋从头套到脚后跟
   将被肩膀扛着飞跑
   将被关进木笼
   将被披上锁链和长枷
  
   在这之前,他——
  
   把木锤先敲在自己的脑袋上
   把袜子洗了一遍又一遍
   把麻袋套捂在鼻子上试试透气功能
   把马鞍搭在肩膀上
   把木笼刨出光泽
   把锁链和长枷弄成坚固的工艺品
  
   他在她的监督下,不敢怠工
  
  
   女牢
  
   秋风在残垣断壁中翻捡出一些皮索、锈蚀的
   脚镣,或者一些长枷的残片
   夜间贴耳墙根,犹能听到呻吟和粗喘
  
   锁链在凸凹不平中哗楞哗楞响。刑具在旁边
   闪着幽光。苏三,窦娥,或者该凌迟处死的偷情者
   她们褴褛衣衫,眼神在惊恐中愈显清澈
  
   而那些虐囚的狱卒脸生横肉
   他们的指甲和牙齿
   经常滴着血
  
   当狱卒的脸破碎并脱落。她们在暗中
   开始磨制一个长条石:
   它粗糙,丑陋,不太完整
  
   我看到它,是在一个下午:
   它的出现充满着意味和激情。多少时光
   已经过去,也没现出一点失败的特征
  
   我不敢断定那些受难的女子
   有没有我前世的情人。我站在秋日的阳光下
   看到她们的枯骨久久地不肯倒下
  
   后綴
  
   就在我把这诸多版本合并一起,正要付梓之际,我收到一个没有回执地址的邮件。里面是一本诗集和一封短信。所谓诗集,不过是几个练习本合订到一起。上面抄满了诗,却没有署名。短信上说,作者也曾经是一名衙役。是不是衙役谁知道呢。也许衙役就是寄信人,也许寄信人就是女贼。谁知道呢,反正已经无从查询。不过那诗我颇有几分喜欢。现抄录两首,以飨读者。如下:
  
   1、与友书
  
   如你所愿,我可以宽恕我的敌人
   但绝不与他(们)为伍
  
   如你所愿,我可以化作所谓的太阳
   但绝不照亮黑暗
  
  
   2、把血啐在衙役的脸上
  
   好像她喜欢被捆绑
   喜欢倒吊着双手
   好像她
   喜欢戴着镣铐行走
   喜欢被抽打
   坐老虎凳
   喜欢竹签扎进指甲缝
   有人曾向她问起那些残酷的事情
   她说最厉害的一次
   也是一块烧红的烙铁
   先放到屁股上
   后搁在乳房上
   她在“滋滋”冒起的白烟中
   尖叫,然后昏厥
   她讲这些的时候
   浑浊的眼睛,在恐惧中
   愈加清澈
   她甚至掀起衣服,让人看身上的伤疤和烙印
   她为自己受过的这些大苦
   充满自豪感
   当有人问还有更狠的吗
   那干核桃一样的脸忽然泛起一阵红晕
   她似乎为没有被押往刑场
   而羞惭
   恨不能回过头去让衙役的大刀
   刷地一下砍进后颈骨
  
   2008-02-17 初稿
   2009-12-13 修改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