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八一】想起我承德当兵的日子(散文·旗帜)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00:30

一、北京兵小郭

我新兵连在承德县下板城,那是1981年11月的初冬,在邢台市不感觉怎么冷,来到承德已经冷得厉害。听老兵说,最低时气温零下20度左右,晚上站岗需要穿皮大衣。

第一天到达下板城那天下午,锣鼓喧天的欢迎仪式之后,就是吃饭。其中还有个笑话,大锅煮面条,大概在列车上老吃面包的缘故,有位邢台县的王姓老乡,居然一下吃了八碗。

把个北京兵小郭惊奇的不行,每每与人说话,就要说这个事。

“那小子真他妈能吃,一下吃了八碗。”

北京的小郭很重感情,我们只是新兵连两个月的友谊,后来,各奔一方。可是,他退伍之后,一直寻找和我联系的方式,有了联系后我们时常相互交流。

2005年的秋季,我们俩终于在北京相聚。此时,他已经是航天部门一位处级干部。即使过去20多年了,他还没忘八碗面的事儿。

二、紧急集合

新兵都怕紧急集合,因为时间无法确定,肯定是在夜间。为的是应对突然袭击嘛。所以,白天的时候都抓紧练习,有的蒙着眼睛打背包,怕摸黑速度上不去。

记得新兵连紧急集合搞了三次,都是深夜或者凌晨,嘟嘟哨子猛吹,心里直发慌,第一次我还算不慢,黑暗中打背包,尔后迅速跑出去集合,背着背包一阵猛跑。似乎没有背步枪,不然,跑几华里可受不了。

第二次,心急如火的我,背包怎么也打不好,只好抱着被子出去集合。那位来自山西的申连长走到我面前说,你怎么还抱着被子啊?一句话,让我无地自容。

咱的心眼少。有人在屋里黑,不好打背包。就抱着被子出来打背包,借外面的光亮。我呢,直接抱着被子站队。连长肯定批评啊。

第三次紧急集合,背包倒是打好了,可等我出了宿舍,队伍跑远了。我急急追赶,总算追上了。不过,这时,部队已经跑了一圈回来。排长看我刚赶过来,自然不高兴,命令我再跑八里地。

三、处女作的诞生

新兵连最大的收获,就是结识了承德县文化馆的编辑,成全了我的处女作。那时,周末我喜欢和战友闫增嘉到下板城逛街,虽然要步行好几里,心里也高兴,因为可以买杂志和书籍,而且我要去找文化馆。

在邢台的时候,我起初投稿的对象是邢台县文化馆的百花报。自己认定,承德县也会有的。果然,这里有份文学报纸《谷雨》。见到两个新战士走进编辑部,编辑田雨和刘朴老师对我很热情。田雨老师胖胖的,个头粗壮,他负责诗歌创作,刘朴老师戴着眼镜,瘦瘦的,他负责小说创作。

去过一次之后,我很快把在邢台写就并且投稿无果的短篇小说《回音》抄写,拿到《谷雨》编辑部。

刘朴老师很快回信,指出了不足之处,让我修改小说。我兴奋异常,这意味着小说有发表的可能。果然,半年过后,这篇处女作在《谷雨》刊发,一个整版。

尽管我离开了下板城,刘朴老师对我的创作一直很关心,不断的写信指导,给了我极大地帮助和鼓励。

30年后,邢台战友见面时,闫增嘉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还能说出承德县文化馆编辑的名字。

四、惊心动魄之夜

新兵连结束训练,我分到了承德市二六六医院,时间是1982年的1月。

没想到,承德市如此美丽。医院门前有一座山包,山上绿树葱葱,普宁寺(又称大佛寺),就在山下。不远处,则是避暑山庄,宫墙蜿蜒起伏,很像万里长城。棒槌山、普乐寺等名胜古迹环绕周围。

1983年的那个春日的夜晚,那天晚上,我们几个战友一块到礼堂看电影。刚走上台阶,突然窜上来一个年轻小伙,上前就抓住了小刘的领口,恶狠狠的说:“你说今天咱们怎么着吧?”原来,小刘白天在工作时,和这个小伙发生了争执,晚上就找人要报复。

我们发现,在他身边,站着七八个小青年。小刘二话没说,立即挥拳还击。几个小青年围了上来,我们也紧跟着上前,一场搏斗就要发生。正在这时,传染科一位身材高大的老兵冲了上来,三下两下就把那几个人推开,并厉声喝道:“谁打我们战友?出去。”老兵的大义凛然之举,使那些人退缩了。毕竟邪不压正,毕竟这是在部队礼堂门口啊。

那场电影没看好。当夜,我们又去找那个寻衅滋事的小伙,目的是解决问题,以后不再发生这类事。那小伙看我们找到家里,有些害怕,竟挥舞着两把菜刀,对我们说:“谁敢进来就砍谁。”但是,这只能吓唬胆小的。我们进去了。他一动也不敢动。

......

那是一个惊心动魄之夜啊。我感觉自己一夜之间长大了。也就是从那以后,当我面对种种突发性事件的时候,都能从容应对,毫不畏惧。而且,退伍之后,我也有过见义勇为的行动,在街头制止过两次殴斗事件。

五、四个女兵

四个女兵两个来自北京,一个叫宋晓蕾,一个叫赵薇。另外两个来自山西大同市,一个叫张淑芳,一个叫王俊芬,因为是同年入伍,并且一起干了几个月的杂活,所以,印象很深。

虽然后来医院也有新的女兵来到,记忆就模糊了。

在医院带领我们的班长是河南人,韩春堂,个子不太高,但人很机灵。

宋晓蕾、赵薇个子都很高,也很漂亮。一个苗条,一个丰满一些。

赵薇泼辣一些,宋晓蕾比较沉稳。

张淑芳、王俊芬则都是个子不太高,一个瘦削,一个丰满。这俩人,王俊芬善谈,张淑芳内向。

刚开始是种树,先在医院里面,夜晚还要在院里武装巡逻。春天到来,我们又到医院周围的山上种树。

开会、唱歌、相互交谈,互相之间印象逐渐加深。

记得赵薇爱唱《外婆的澎湖湾》,还喜欢模仿我们邢台的土话,“使类慌”,到她口中成了普通话:“使得慌”,还是北京味。

1983年10月退伍时,这四位女兵还专程送到承德火车站。赵薇说了一句话,我至今记得很清楚,“谁让我们是同一年的兵呢?”

2013年,我曾经在长城网发帖,希望和这四位女兵能再次相聚。可是,帖子发出后,却一直没有音信。

六、新闻写作起航

如果说,下板城成就了我的文学处女作,那么,承德市我的新闻写作开始起航。

因为酷爱文学创作,我利用业余时间写作,不断的向外投稿,还参加了浙江一个文学函授班。

一次,政治处新闻干事胡政到门卫拿报纸,忽然看到了《冀东文艺》给我的退稿信,引起了他的关注。

他马上约我到政治处座谈,了解我的创作情况,鼓励我向新闻写作进军。临走时,给了我两本稿纸。

随后的一段时间,他对我倾注了心血进行培养,部队干部去观看文艺演出,他不忘带着我。部队搞文艺汇演,组织创作班子,他也把我列入名单。

我的新闻写作纯粹自己摸索,进步还算不慢,半年多的时间,在《承德群众报》和北京军区《战友报》刊发两篇通讯,阅读《战友报》得知,有很多战士在读者来信版诉苦,自己写了一二百篇,一篇也发不了。可见,在这张报纸上发稿多难啊。

由于我表现突出,医院还把我作为自学成才的典型进行宣传。

不能不说,十几年后,我步入记者的行业,和部队的锻炼有很大的关系。

30多年过去,青春已成为遥远的记忆,但往事历历在目。故事还很多,三言两语无法说。

亲爱的战友们,你们还好吗?

治癫痫病医院太原治癫痫三甲医院癫痫患者发作四肢强直怎么进行抢救海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最好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