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江南】奖状(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55:50

年龄越长越恋旧。现在回老家,目光落在旧风景旧物件上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前些天回去,去小时候常常玩耍的九大沟走了走,又跟三叔要了堆放旧物的老屋的钥匙,去那里翻翻拣拣。父亲做的木箱子上面落了一层厚厚的土,擦拭干净,箱面好几处都蹭掉了漆,打开,母亲拧麻绳用的拧车子,父亲拉过的二胡都搁在箱子里。人的生命比不过物件长久,父亲去了,母亲去了,哥去了,爷爷去了,从12岁起,我就一直与我至亲的人作着这满是疼痛的告别。摩挲旧物,他们的面貌神情、话语动作就都清晰起来,过电影一样,让我心动眼热,又温暖又难过。

一个挂着一把老锁的简陋破旧的小木箱引起了我探究的兴趣。老锁是太爷那辈人就有的东西,隐约记得老锁的钥匙像一个尖尖弯翘的大铁钉。老锁上锈迹斑斑,没有钥匙,我找来一把小锤敲敲打打开了锁,箱子里的东西却让我噤了声。

是一摞奖状,爷爷的奖状!

我取出来一张一张查看。有二十多张,奖状已经泛黄,有的浸了水渍,有的缺了边角,有的背面零零星星沾带着土墙上的泥片。看得出是爷爷从墙上一张一张剥下来的,带墙皮的那几张,分明是用铲子一点一点铲下来的,大概又用砖块压平整过,所以尽管破旧,却摆放的整整齐齐。

“奖给优秀饲养员***”

“奖给劳动模范***”

“奖给农业学大寨英雄***”

“奖给植树造林标兵***”

……

奖状上的字是毛笔写上去的,已经褪色,褒奖的语句有明显的时代烙印。

爷爷是陪我、呵护我最久的亲人。爸爸去了,我仍然是村子里那个最调皮的孩子,只因为有爷爷护在我前头。亲人们一个个离开,每遭一次难,爷爷就泪眼婆娑,每次都摸着我的头说:“爷活下长头了,早该替了他们去的……”爷爷活了86岁,是老刘家最长寿的人。我感激爷爷,只有他给了我完整的亲情与爱。

爷爷的故事大都是从邻居那里听来的:

因为有丰富的饲养经验,性子好,又细心,爷爷被任命为生产队里的饲养员。爷爷爱牲口如命,长期在生产队的牛圈里盘了土炕睡,他说牛马干活累半夜得加草料;爷爷心疼牛马干活卖力,喂牲口的麦草必定挑选了最好的,铡成均匀的寸断;爷爷给牛和马梳理毛发,陪它们唠唠叨叨;爷爷给牲口圈适时垫上干土,决不允许粪尿粘在牲口的皮毛上;爷爷赶马车拉东西、赶牲口碾麦场时乐呵呵的,一根鞭子甩得山响,从不舍得落在牲口身上。因为用心,爷爷养的牲口个个又新炫又俊样,村里人啧啧赞叹,“优秀饲养员”自然非爷爷莫属了。

爷爷个高,力气也大得惊人。据说一次赶车给生产队拉麦捆,一边的车轮子在山路上落空,情急之下,爷爷用自己的肩膀把马车轮子扛了起来,马车和牲口才没掉到沟里去,落下了“刘大人”的雅号。

爷爷干农活也是一把刷子,摞麦草垛是技术含量较高的农活——生产队的麦草垛大得像一座山,碾熟的麦草滑的很,没点能耐是收拢不住的,爷爷就是垛顶上调兵遣将的那一个英雄。收麦、摞麦草是全队人的大事,“麦黄糜黄,绣女下床”,有劳动能力的人这个时候都活跃在晒场上,无数人叉着麦草听爷爷使唤,什么时候扔麦草,往哪里扔,全凭爷爷说了算。毒太阳在头顶上晃呀晃,爷爷戴着竹凉帽,在麦草垛上面排兵布阵,语声朗朗,笑声朗朗。我们几个小伙伴央求了又央求,才被恩准到麦草垛顶上帮着踩麦草。踩麦草像踩在白云上,可好玩。踩麦草的我们崇拜极了爷爷,就“爷爷、爷爷“喊得山响,乡亲们就哈哈大笑。爷爷的麦草垛摞得又瓷实又模样好,圆锥样的,长方体的,两三年雨水都渗不进去,爷爷因此被大家尊称“场把式”。

那时候经常大会战,就是全村的精壮劳力都在工地上平田整地,用椽子搭了临时的指挥棚,工地上红旗招展,大喇叭里放豪情万丈的革命歌曲,时而夹杂些通知、表扬之类,吃饭都是妇女们送到工地上去的。爷爷力气大,干活有眼色,又不惜力,一次次站台子上领奖,自豪感荣誉感越来越强,整个人精神得像上满了发条的闹钟,越发克己奉公。

三叔家正房的一面墙上贴满了爷爷的奖状,那面墙成了爷爷的荣誉墙。奖状上落的土总会及时被爷爷掸去。爷爷每次出门前在奖状前站一会儿,进门后在奖状前站一会儿,睡觉前在奖状前站一会儿,起床后在奖状前还站一会儿,乐呵不尽。

我们家成分不好,是富农。从人人嫌弃的富农到劳动模范,是那个年代爷爷创造的奇迹,爷爷的奖状浸透了奋斗的汗水。人世间,很多人的努力是不得已而为之。爷爷跟他们不一样,他的努力中满是热爱与快乐。

人和其他生物的生命体本身没有多大差别,都不过是一个从幼芽到兴盛至衰亡的过程。人与其他生物又是不同的,不同之处在于因为热爱、善良、勤劳,驾驭生命体的人又赋予自己的生命以温度,以情感,以灵魂,以信仰,以力量与厚度。

后来,包产到户了。包产到户后村子里也有人恭恭敬敬请了爷爷去帮着摞麦草垛,回来时还送了烧鸡等美食酬谢,爷爷却有点萎靡不振。晚上又站在他的奖状前,端着煤油灯看呀看,有时候还长长的叹一口气,显得很落寞。

包产到户后,爷爷永远失去了得奖状的机会。

再后来,三叔盖了新房。新房子光洁亮堂,新家具漆色油亮,新房子的墙壁被书画作品占满,爷爷再也没有了他的荣誉墙。爷爷的背更驼了,造林能手、劳动模范的爷爷,一天一天被光阴的手翻成陈旧泛黄的书页。

六年前,爷爷走了,无疾而终,享年86岁。

这些奖状竟然被爷爷连泥一块铲下来藏在木箱里了?怪不得那时候老见爷爷有事没事就去老屋子里待上半天!

翻看爷爷的奖状,我感慨万端。

傍晚时分,带妻儿给爷爷上坟。我们跪在坟前,把一张张奖状烧给爷爷。一抬头,爷爷栽的树绕着村庄,郁郁葱葱。

一般癫痫病人的寿命长吗哈尔滨比较正规的癫痫病医院在哪奥卡西平片治疗癫痫的效果和其他药物有什么区别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