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平凡】成佛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28:23
我说,你即禅,秀色可参。      这事要是搁在释迦牟尼那时候,吴南北肯定会被武僧们赶出佛门,甚至可能会被活活烧死,以证佛法,以净佛门。   幸好,这不是几千年前,也幸好他们所在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寺庙,而这偏远的小山沟里,估计大佛门都找不到这里,得在途中迷路。   当然,佛无大小,大佛也不看寺庙大小,甚至不看年龄大小。恐怕,吴南北也是这么想的。否则南北小和尚的师傅也不敢娶妻,更不敢生下一女,即南北面前这一女孩儿,名为李东西。   小和尚吴南北的师傅姓李,至于为什么给女孩儿以及从小被师傅捡来的小和尚两人分别取了这么一个全天下最不像名字的名字,大抵是小和尚的师傅下山化缘时常常分不清东西南北吧。   不过,一东西,一南北,也挺好,仿佛天生就该在一起。小和尚便常常拿这事说事,事后换来的是女孩儿的一捶,捶在小和尚的头上,然后大骂“笨南北”。   于是,小和尚也常常对女孩说:“不要总捶我,把我捶得越来越笨了,以后笨得不会做事了,你和师傅、师娘的衣服就没人帮你们洗啦!”   女孩儿不说话,想了想,倒也是这个理。笑着对小和尚说道:“看不出来,你南北也不全笨哈!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以后去方丈那里领铜钱的事儿,就交给我吧,省得你被老方丈骂得屁滚尿流。”   说到这里,女孩儿像是想起了什么,顿时满脸惆怅。   “笨南北,你说娘亲怎么老喜欢下山买胭脂水粉,我爹那个混蛋又没啥钱,使得我们每一顿的米饭也只能减半了。”   南北小和尚摸了摸头,充满委屈地说道:“每一次没钱买米,米饭减半的都是我,你和师傅、师娘一粒米也没减啊!”   女孩儿不好意思地用双手遮住了脸,然后做了个鬼脸。   “南北,我娘亲说,等我再大一两岁,也要用胭脂水粉这些东西,可是家里已经没有铜板了啊!”   说完,女孩儿又开始惆怅起来。   小和尚摸了摸衣服里面的袋子,摸出了五个铜板。这五个铜板是师娘瞒着师傅给的,用来下山买胭脂水粉的。小和尚心想,才五个铜板,勉强够一个人买,至于以后东西也要买……   “等我成佛了,就能够帮你买胭脂水粉了。”小和尚郑重其事地对女孩说道。   “好你个笨南北,成佛有个屁用,成佛又娶不了媳妇。”女孩儿骂道。怕是想到自己爹爹确实娶了妻,于是接着说,“就算娶了媳妇,也跟我爹一样,没钱给我娘没胭脂水粉!”   “老方丈说了,成佛即有舍利,很值钱呢!等我成佛了,你就叫人把我烧了,然后把烧出来的舍利拿去换胭脂,不就……”   小和尚还没说完,就被女孩一拳捶在头上。   “笨南北,这是我爹教你的还是老方丈教你的?你若是要去成佛,我现在就烧死你!”女孩儿凶狠狠地说道。   小和尚哪敢再说话,头也不敢偏,只敢任女孩儿敲打。   “真想不通你们一天要念什么经,我爹虽然现在没以前讨厌了,但也开口一个佛,闭口一个佛,还说顿悟呵,连娘的胭脂水粉钱都给不起,顿悟个屁……”女孩儿骂道,仿佛还不解气,“老方丈也是,虽说对我好,每次跟我说话,总是禅呀禅的,成天坐在房子里能悟出禅?笨南北,你也修佛,你悟出禅了吗?”   被敲打了半天的小和尚听到女孩儿问自己后,盯着女孩儿,开心地笑了,没想到问题会这么简单。   禅么,不悟天,不悟地,不悟苍生。禅就在我眼前。   你即禅,秀色可参。      【二】   若是没钱买胭脂怎么办?   等我成佛了,烧出舍利给你去换。      “我佛慈悲!”   小和尚双手合十,念念有词。心底的话儿也只敢藏在心底了,说出来还不被女孩儿骂死去。其实骂死也好,只要不被烧死就胜过一切。不然,成佛八字还没一撇,自然就烧不出舍利,烧不出舍利,那就白烧了,浪费柴呢。   小和尚清楚记得,上次从后山捡回来的柴已经快烧完了,如果拿来烧自己,烧完后,自己也死了,死了就没有人帮师傅、师娘他们捡柴,没有柴,做不来饭,东西他们岂不是要饿死?话说,煮饭也是自己的事,师傅、师娘懒成那样,整天都看不到人影儿,没有自己,一家人衣食住行都成问题。在综合各方面原因后,小和尚发出感慨:“看来我还死不得!”   兴许是感慨声稍大了点,被女孩儿东西听到了,后者一瞪眼,骂道:“笨南北,你又在胡说什么?信不信我真的烧死你!”   小和尚在想清楚自己的重要性之后,倒也不怕,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家里柴不够呢!”   “你倒是有点出息好呗,难怪你从小就没人要。哼!”东西偏过头,一个人往山下走去。   小和尚沉默了一会儿,心想自己真的就那么惨吗?师傅不是要了我嘛,难道师傅不是人?等小和尚回过神来,女孩儿已经走远了。   “东西,等等我……师傅不是人啊!”   小和尚朝前头大喊道,话一说出,结果可想而知,少不了打骂。      小和尚感觉自己腿都快要断了,终于跟东西走到了集市,这日头已经晒完了一大半。小和尚找到那家胭脂店,匆匆付了钱,拿着胭脂准备往回走,就被东西叫住了。东西露出狡黠的笑容,对小和尚说道:“南北,我想吃冰糖葫芦。”   小和尚想装作没听见,继续往前,结果被东西揪着耳朵回来。小和尚委屈地说道:“可是我们没钱了啊!”   东西松开了手,神情立即由狡黠的笑容转变成撒娇,“我就是想吃一小颗,剩下都给你。老方丈不是总说南北最聪明嘛,我知道你有办法的。”   小和尚磨不过女孩儿,也不敢磨。丢下一句“我成佛去了”,便老老实实一个人走到了对面卖糖葫芦的摊前,不一会儿小和尚真拿回来了一串糖葫芦,递给了女孩儿。   “东西,我们赶紧回去吧,不然天就要黑了。听老方丈说,天黑了,上山的路上多强盗。到时候若是把你抢去了做媳妇,我卖舍利也换不回你啊!”   “放屁!要抢也是先抢你,我跑得比你快。到时候肯定不管你。”   ……   “我佛慈悲!”      或许只有老方丈才知道佛慈悲不慈悲,至于师傅,就算知道,恐怕也只知道一半,或者还不到一半。毕竟在小和尚心目中,整个寺庙,最像佛的,也只有老方丈了。就连对面山上的另一座寺庙里面都找不到跟老方丈一样像佛的了。想到这里,小和尚似乎明白了什么。“难怪,每一次外出讲经,老方丈都要我去,这是不屑出手啊。”   小和尚想起了去年前往对面上讲经论佛,那时候自己才十一岁。哦,现在好像还是不大,也才十二,还得等到下个月二十七日才满十二。没有别的好期待的,只能期待那天的米饭不减半,就已经阳光明媚。   去年在对面寺庙与人讲经时,由于前一晚洗衣服洗到很晚,当天实在是困得很,以至于盘腿坐下之后,睁着眼睛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周围的人早已散了,只有东西正伸手一拳过来。那回小和尚偏过了头,挡开了那一拳,不过换来的是东西的四五拳。自那以后,小和尚再也不躲了。不躲,只有一拳;躲了,远远不止一拳。   打归打,打完之后,东西对小和尚十分崇拜,称道:“南北,你真厉害,你一句话不说,就打败了所有人。尤其是那个老头子,估计是自知其法不深,无言面佛,以至于吐血晕了过去。”   小和尚一脸尴尬,不知道自己仅仅是睡了一觉,便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   “南北,你脸红干什么?”   “我刚才睡着了。”   ……      东西破天荒地分了一颗糖葫芦给小和尚吃,也仅仅只是一颗。不过,已让小和尚感动不已,一路上始终带着微笑。要知道,搁在以往,通常零食都是东西独享,当然,小和尚也很愿意她独享,甚至恨不得用舍利把这世间她喜欢吃的东西都换来给她吃。而自己呢,只需要努力修佛,成佛,最好一次性能烧出两颗舍利,这样,就能换来更多东西了。这一次,吃了一颗,那是肚子实在饿了。   笑着笑着,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寺庙。小和尚忍不住感慨,快乐的时光总是这么不经意间就溜走了。因为,到了寺庙之后,东西便一个人跑其他地方找其他和尚玩耍去了。   小和尚把买来的胭脂好生放在师娘房间里的桌上,然后乖乖一个人去洗衣服了。想到洗衣服,想到师娘一天要换好几身衣服,小和尚就瞬间领悟的修佛成佛之不易。以后东西也会一天换好几身衣服吗?小和尚心想。      正走神得厉害,突然头顶就传来一阵疼痛,一道身影停在小和尚面前。相比较于小和尚,来人的五官丑陋太多。果然小和尚是捡来的。   “师傅。”小和尚躬身行礼,并说道,“师傅,你能不能求方丈多给一些铜板,以后东西也要买胭脂。”   被称之为师傅的中年和尚拍了拍自己的徒弟,无奈道:“好好修佛吧。”   小和尚一听,顿时心灰意冷,叹气道:“连师父你都这么说,看来真的只能成佛了以后,烧出舍利给东西换胭脂了。”   中年和尚顿时笑了起来,“修佛修出名堂了,自然就能赚钱了,何须烧舍利?随便拿一块坐在屁股下面的石头扔出去,很多达官贵人都抢着要呢。”   “师傅,你修出名堂了吗?”原本小和尚很想说出下一句“你肯定没有,不然怎么连师娘的胭脂钱都给不起”,但想想后果,就自觉收回去了。   “你真喜欢东西?”师傅不回答,反问道。   “她东西,我南北,从小就在一起啊!”   “可东西和南北方向不同,你确定你分得清方向?”   “我当然分得清,不是只有师傅你才分不清吗?师娘前几天又说……”   “滚!洗你的衣服去……”      中年和尚总觉得哪里不对,于是又叫住小和尚,“南北,你的佛珠哪去了?”   小和尚不料,这么快就被师傅发现没了佛珠,师傅果然是师傅。“佛珠……前天在后山砍柴的时候,弄丢了……”   “早间吃饭的时候不是还在吗?你个笨南北,还敢撒谎!是不是今日下山的时候给东西换零食吃了?”中年和尚骂归骂,但丝毫不生气。   “她说她想吃冰糖葫芦,还说我最聪明……”一下子被揭穿,小和尚只好一一说出来。   “……”   “况且,如果是师娘想吃,你敢不给师娘换吗?”小和尚突然反问道。   “换啊,但一串佛珠也不止换一串糖葫芦,少说也能换五串……”说完,便一巴掌拍在小和尚头上。“真若喜欢她,赶紧洗完衣服去做饭,东西应该也饿了。”中年和尚随后叹了口气,就不见身影了。   中年和尚虽说长得不怎么样,虽说经常分不清方向,迷路,可在武学的造诣上,世间无人能敌。他的武学也是他的佛学,只是这世间大多数人,只信武,不信佛。   不过,时间无敌又能怎样?还不是怕师娘,还不是给不起胭脂水粉钱,还不是会迷路……尽管这样,小和尚依旧最佩服自己的师傅。至少这世间能娶媳妇又能住在寺庙的和尚也就只有自己师傅了。就算有第二个,那也得等几年自己长大了,去做那世间第二。   小和尚撇着嘴,边洗衣服,边在心理发牢骚。   等我成佛了,我一定要把东西南北改成一个方向。这样我就能和东西永远走在一个方向。师傅也不会迷路了,占我大便宜啊!      【三】   不修佛,不成佛?   这是歪理。   不疯魔,才不成佛。      又一日早晨。   山下的鸡鸣刚响不久,这山上的僧人便已经做起了早课,念经诵佛。   这天气倒是一如往常的好,山的另一端,太阳冒出了小小的一头,可那光芒好生刺眼,宛如佛光普照山头,神圣得很。   小和尚虽然破例不必参加早课,可师傅师娘的意志违背不得,一大清早不是去劈柴,就是挑水,还要扫地。最头疼的那一大盆子衣服,幸好昨晚就已经洗好了呢,这会儿应该干了,如果风大的话。   小和尚刚拿起扫帚,似是想起还有一事未做,又放下扫帚,然后轻悄悄来到了隔壁小屋内。一女孩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可能是梦里太调皮,被子被踢到了地上,女孩儿也横在床中间,一只脚早已伸出了床沿,那姿势实在不堪入目。   小和尚捡起地上的被子,重新帮女孩儿盖上。至于女孩儿伸出来的脚,小和尚可不敢再碰,否则……三个月前的事儿,小和尚还清晰的记得呢,倒不是记仇。在小和尚心目中,只要每天和女孩儿在一起,这世间哪有仇恨可言?   只是,那日女孩儿用脚跟小和尚讲了一个世间最大的佛理,也是最不像佛理的佛理。      那日,女孩儿也是这睡觉姿势,一只脚伸出了床沿。那早,小和尚照例来到女孩儿房间里帮女孩儿盖被子,正想把伸出来的脚也移进去,不料,刚碰上,女孩儿本能地就是一脚踢过来,正中小和尚的额头,可能是女孩儿力气太大,抑或是小和尚那日也还没睡醒,迷糊地很,随后就在地上翻了还几个跟斗,若不是身子骨硬,差点晕过去。   事后,不是女孩儿向小和尚道歉,反倒是小和尚主动向女孩儿道歉。   小和尚略有心虚地说道:“东西,我错了。”   女孩儿双手叉腰,反问:“那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北京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最好哈尔滨最好的癫痫医院昆明的癫痫病医院怎么样昆明去哪治疗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