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荷塘】梁家河,渐行渐远的故乡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1:45:47
破坏: 阅读:3281发表时间:2017-08-14 18:43:06
摘要:社会的发展,带来了物质的富足和人民生活的安康幸福,但也带来了许多阵痛和遗憾,例如中国大地上正在消失的一个个村落。

【荷塘】梁家河,渐行渐远的故乡_1伊春癫痫病要注意哪些ttp://www.vsread.com/iconograph1/8ad21f0d3a6db8a48b313c2a5444d30c.jpg" alt="【荷塘】梁家河,渐行渐远的故乡(散文)" class="chatu" /> 梁家河,生我养我的地方,常常出现在我的梦里、我的视野里,却未曾出现在我的文字里,今天终于鼓起勇气,用我拙劣的文字描述家乡梁家河几十年的风雨变迁。
   或许随着城乡布局的调整、改革的推进,家乡的名字会在行政区域图上消失,到那时,梁家河就会成为历史,成为一个消失的村落。不仅仅是家乡,祖国大地许多村子已经消失或者正在消失,毗邻家乡的几个村子的居民已被搬迁,成了无人村,没了人烟,村名还有存在的价值吗?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我想,那些常年在外打拼的游子有朝一日回家,却在手机地图上搜不到家乡,找不到那个小小的黑点,该是多么地失落,就像一个被父母抛弃的孩子,连家也没了。他们魂牵梦绕,他们朝思暮想,他们根系所在的家乡啊,怎么就没了?
   我的家乡梁家河村中间有一条河由北往南蜿蜒穿过,两岸全是连绵的山,河的流向是个“S”形,整个村子也是“S”形布局,只是尾巴比较长而已。“S”的第一个弯道处有两片人家,河的东面是坝上(因为居住的北面有前咀子水坝,所以叫坝上),西面是北河,都是依山而居。在“S”的中间是东西走向,大约二百多米的中村,居住集中,是梁家河的中间地带,地势平缓,周围全是水浇良田。在“S”的第二个弯道处,河的西面是我家住的地方,有十几户人家;河的东面偏南是南河,南河沿河向南三百多米,在河的西面的山沟里,还住着几户人家。
   听我奶奶一辈人描述,我们梁家河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周围十里八村还是个“小香港”,许多平原上的人都愿意把女儿嫁到我们这山沟癫痫病到底能不能治好?沟里来了,不为别的,只为能让饥肠辘辘的肚子填饱,我母亲就是其中一个,后来我舅舅、大姨、小姨都对我妈说:“咱妈当初咋能把你嫁到这山沟沟?不是上坡,就是过河,都能把人累死。”这是后话,先不提。
   六七十年的梁家河是个衣食丰足的地方,沿河两岸是一排排柿子树和伟岸的白杨树,再往河两边延伸,就是一块块良田,种着时令的蔬菜。春天最早上市的是韭菜和前一年种的菠菜,紧接着就是西葫芦、“五月先”豆角、蒜苔、笋、黄瓜、西红柿、茄子……一直持续到初冬。乡亲们把这些蔬菜运到乡上的街道换些钱,日子过得虽不富裕,但是解决了温饱,有个别家里还有千儿八百的存钱,这在当时已经很不错了。听外婆说,当时平原上主要靠天吃饭,遇上大灾之年,分到的粮食早早地就吃完了,家里又没个经济来源,有的人家连买盐的钱都没有。
   想想我们梁家河,那时在王队长的带领下,一年四季都有菜卖,一担担、一车车换来了多少块块毛毛钱,就是这些块块毛毛钱又换来了生活必需品,换来了生产必需品。
   说起王队长,我们这些七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都知道,他是我们村很有威望的队长,也是县上的先进人物。据说当年去县上乡上开会,由于不认识字,他腰里别着个旱烟锅子和旱烟袋子就去了,县乡领导安排的事情,他都是靠脑子记,竟然一个不漏,回来落实得头头是道。他带领乡亲们在山坡土地肥沃处开荒,撒上麦子、玉米、高粱,队武汉癫痫告诉您癫痫的五大病因上粮食总产量一下子提高了,乡亲们虽累点、苦点,但是没有饥饿之忧。
   六七十年代,中国许许多多的地方粮食短缺,笼罩在人们心头的除了饥饿还是饥饿。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里面,主人公孙少平上中学,饿得眼前发黑,课间就去宿舍扣吃一丁点黑馒头,这一细节令人难忘,令人心酸。如果把这讲给今天的孩子,他们还以为你是在编写一个穷人的故事。想想家乡这样一个小山沟,虽然贫穷,但是基本能吃饱,平原上的人又怎能不羡慕呢?毕竟人是铁,饭是钢!
   那时我们梁家河环境特别美。春季,河两岸山坡首先盛放的是连翘花,黄色的小花点缀着枯黄的山头,就像给山穿上了印有黄色小花的裙衫,随后开的是野桃花、杏花、洋槐花,一个春季,山坡上花开不断,尤其是槐花开了,放眼望去,整个山都白了。置身其中,蜜蜂的劳动交响乐充盈耳旁,槐香扑鼻而来,令人心醉神怡太原专科癫痫医院好吗
   春天来了,牛羊满坡,牛儿、羊儿的叫声此起彼伏,回荡在山沟沟。在地里劳作的大人们,有的一听就知道自己的牛羊在什么位置,有点不住地向山坡眺望,瞅瞅自己开挖的私人田里有没有牛羊,那可是他们明年能否等到分粮食时的救命田。放牛的孩子们也不闲着,拿着个小䦆头在山坡挖起了柴胡、黄琴,赚点油盐钱。洋槐花含苞欲放,孩子们就拿个袋子,把那些未开的槐花摘下来,拿回去晾晒,等到寒冬腊月,做槐花饭,也可以当菜吃。山沟里,一年四季溪水长流、清澈透亮,溪水两边长满了水芹菜,孩子们趁嫩采摘回去,用水煮后凉拌着吃充饥。
   进入八九十年代,全国土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之风吹遍了大江南北,人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思想也放生了变化。平原上的公路一公里一公里延伸,电线一千米一千米架起,兴修的水利渠延伸到家家地头,庄稼种植慢慢地实现了机械化,粮食产量大大地提高了。许多脑子活泛的人开始跑运输、栽果树、做生意、搞建筑……致富路子也广了,脸色不再蜡黄,而是洋溢着作为一个平原子民幸福的微笑。
   我的家乡梁家河虽土地分到各家了,似乎与外界隔离了,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种的蔬菜被大棚菜挤出了市场,人们的经济来源受到了冲击。遇到收种更是辛苦异常,有句顺口溜就很能说明问题:“梁家河,九道弯,不是人担,就是驴驮。”当乡亲们还在麦场碾打麦子时,平原上的人们已经拿着板凳在树荫下扇着扇子乘凉,昔日的“小香港”一去不复返,而且还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问题:许多小伙子娶不到媳妇,作父母亲的为此整宿整宿愁得睡不着。
   为了生存和生活,七十年代以后出生的小伙、姑娘,初高中一毕业就背起铺盖远走他乡谋个工作挣点钱。有的靠自己的努力,工作干得有声有色,有的生意做得小有成就,有的甚至定居北上广。和我小学一个年级的同学,这几年远在云南,承包了土地种植蔬菜。他在朋友圈发的茄子有一尺来长,大棚菜带给他的不仅仅是袋子里的钱多了,还有作为一个中年人精神上的富足、快乐,和我同龄的还有在西安、上海等地的,他们工作不一样,但这几年在社会上的历练,让我这个孩子王见了都自觉惭愧,因为他们的阅历、见识能写成长篇小说了。
   也有的孩子为了改变自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他们选择了求学,第一个大学生让乡亲们激动了好长一段时间,因为梁家河自诞生起,没出过一个才子或者举人,后来竟有一个是我县当年的理科状元,村上、镇上敲锣打鼓表示祝贺,村里一位能人也感慨地说:“咱们充其量会种地,可这些娃娃们有知识有文化,将来飞机大炮都能造出来,那才叫有出息!”
   一个个、一批批七零后、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走出了梁家河,有的定居在都市,有的倒插门入赘到其它村子,有的挣钱把家搬到了平原上,新农村建设又把一大批父老乡亲搬走了。
   这几年,逢年过节和妻子女儿回家看望父母,越来越感觉到村子的静谧。我们住的这一块原来有十一家,现在搬得就剩下四户人家了。领着女儿在我们这一块转了转,那些牛羊满院畔的院子长满了杂草,有的窑洞倒塌已不成样子。
   走过王牛子大哥居住的地方,就剩下了一孔破窑,窑洞前土木结构房子早已荡然无存。想当年,他带领儿子长江和女儿小绒在山坡开垦荒地二十多亩,每逢收麦时节,他挥着杆子割麦子,小绒在后面捆,长江往地头扛麦捆,三口人干得热火朝天。十二点回到家里,傻嫂子端上来的饭,我们这些人看了都没了胃口,他们饥肠辘辘,也只好填饱肚子,有人做饭总比没人做强。有时候就能听见傻嫂一声声悲戚的惨叫声,不用问,那肯定是饭做得不成样子了,王牛哥用棍子的在暴打。
   整个梁家河,就王牛哥家麦子多。有一次王牛子大哥开着手扶拖拉机,拉着一车麦子沿山坡往回走,扶手猛地扬起,把他甩了出去。我拉着架子车正在上坡,看见这架势,扔下车子爬上地畔。结果王牛子大哥爬起来,追上了拖拉机,刹住了车,就像战士夺回了阵地一样。他坐在车上,依旧笑眯眯对我说:“这手扶拖拉机是个坏坏腰,扶手把我打下去了。”我惊魂未定,却对王哥充满了敬意。庄稼人,干的是最累的活,最平凡的事,但是许多举动令我们感动、敬畏,因为他们才是大自然的改造者、生活的创造者!
   今年端午假,我回了趟南河三娘家,整个南河,我和三娘算了一下,原来有十九户,如今就剩下四户人家了。毫无疑问,那十五户乡亲已搬到其他村子或者城市,融入了新的大家庭。三伯说:“精准扶贫工作组来了几次,说要把咱这儿剩下的人都搬到原上去住,这儿将来就成了林区,无人居住区。”
   只讲穿不讲究吃的肖哥在西安打工二十个年头了,一家三代人已经定居西安,他弟弟前几年搬走了。刘氏兄弟一个在贵州,一个在淳化……三娘给我讲了半天,我还是想不起刘氏兄弟中的老二,几十年未曾谋面,况且他们走时还是个孩子,现在见了也不认识了。“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古代的一幕,今天也同样上演着,前者外出创业立家,从此根系他乡,故乡已经成了记忆,最后恐怕连记忆也没有了;后者是外出为官立业,最终落叶归根,回归故里,故乡还是一片记忆的温床,给失去的岁月留下了储存的空间。
   许多在外的乡亲们,每次回来都要回梁家河转一转、看一看,我想就是为了找寻早年那些往事,拜访生活多年的乡亲。与一位老乡在西安偶遇,他告诉我:“父母在时,再忙都要回咱们梁家河,那里有我的牵挂!父母亲如今不在了,回去却增了不少伤感,自己成了没妈没爹的孩子,没有家可回了。”我笑着说:“你回去还有咱们一起长大的伙伴呀!”他反问道:“咱们一起长大的谁在梁家河?你在吗?我找谁去?”说得我一时无语。
   是啊,岁月流逝,我们的父辈们逐渐地老去,作为我们这些离开土地外出谋生的后辈们,就像断线的风筝,没了根基,到处漂泊,若干年后想落叶归根,我的家乡梁家河还是当年那个牛羊满坡、田间往来种作的梁家河吗?
   未来几年,梁家河剩下的乡亲们,随着村庄布局调整,老的老去,搬的搬走,最终就剩下孤零零的一个村庄,一个无人居住的村庄!
   到那时,一个无人居住的梁家河,我的家乡,我在哪里去找寻少年时代那些鲜活的记忆?我在哪里找寻我可爱可敬的伙伴和乡亲们?
   梁家河,渐行渐远的故乡!

共 396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