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荷塘】四季随想(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17:04

【春夜听雨】

经历了长久的寒凝,从隆冬里穿行过来,声音轻轻地、缓缓地,像丽人拨动的琴弦,似精灵般一场久违的春雨,终于在春节后的二十余日进入雨水的第一周撒落人间,使万物得到沐浴,滋润着长期干渴的大地,滋润了人们的心田……

若在往常,我每逢听见雨声,心里就难免感到异常的忧虑和惊恐,今夜听这雨声,心情反而变得格外平静、安然而又舒坦。虽时至午夜,我却毫无倦意,室外那哗啦、哗啦,一阵紧似一阵雨点落地与屋檐的流水声,加上啪嗒、啪嗒,不时有雨点敲击窗户玻璃的声音,犹如在弹奏一首天籁般的美妙乐曲,倾刻,将我一整夜的睡意驱赶得一干二净。

俗话说:春雨贵如油。这场春夜的雨,是咱庄户人企盼已久、心情焦灼之时到来的,是自去年秋种以来大地经历过近五个月的烘干之后,凝结而成的甘霖。此刻,我又好像听见诗圣杜甫在那即兴赞咏:“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由此,我亦赞叹这春夜的细雨既美丽动人,而又温柔多情!为使众生燥热的心态不再失衡,她精心制作了和谐的音符,又恰似专赐我自小巷旧宅搬迁新居以来的一段祝福……

静听这春夜的细雨,仿佛在观赏一场新旧交替的传递。沙、沙、沙,叮、叮、叮……如上苍的使者,轻叩着,敲击着,把春的脚步,把季节的回声与土地渴望了一年的福祉,降落到夜的深处,赠予了人们。同时,也把世间的一切污浊和陈旧尽情洗涤一新。我立于二楼的书房,似乎感到了季节之吻。空气中,从此不再有冰凝、冷酷,代之而来的是充满温馨、和煦;下雨时,不再有那身居土墙危房的担惊、忧虑,经三年努力而变的是新院的高大、宽敞、明亮;周围增添了绿的希望、激情和生机……

听细雨霏霏,我依稀窥望到那膨胀舒展的驱动力。虽说立春已过雨水到来也有多日,气温仍是乍暖还寒,但只要有了这春夜细雨的抚摸、滋润和沁透,那些土层与地表上的菜蔬和麦苗,沉睡着的青草,还有那些被阴霾般的季节锁定很久的动植物,终于苏醒过来,有了水分的力量和春天的催促,它们一个个像小精灵般喜出望外,竟相期待伸筋拔骨,膨动生长!新一轮生命得到了释放,自由舒展抑或是飞扬。这之中有杏花吐蕊,桃花绽放,梨花似雪……

听着潇潇春雨的声响,我宛如走进一个充满希冀、透着丰沛生机的世界。抚摸春草如茵,看见花朵含苞,柳树露出嫩芽,小麦在返青拔节,吐出逼眼的绿,似一层厚厚的绿绒毯铺于无垠的大地。瞻望油菜抽苔,它们在在雨丝中茁壮成长。只一个转身,便绽开金黄色的花海,飘来第一缕馨香。于是,这个世界才生机盎然、蓬勃向上......

听这绵绵细雨的敲击,我恰似又听到八百多年前报国无门的陆游,怀着对春天渴望的惆怅:“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由此,这今夜的春雨,堪称耳畔最美的乐曲!

……

【夏夜捉蝉】

每年麦收过后,当盛夏来临,天气大多燥热得像个大蒸笼,傍晚乡间农村的树林中,便聚满了成群结队捉蝉的人们(俗称“知了”)。为给燥热难熬的心绪寻求一点宁静与恬淡,每当黄昏时刻,我便饶有兴致地加入到了捉蝉的行列。

捉蝉,并不是单纯为了吃得爽口,就像喜欢钓鱼的人不一定喜欢吃鱼一样,而是在于捉蝉过程的那些乐趣。通常在燥热的天气下,树林里却有凉风习习还可以纳凉。通过捉蝉,同时也让我想起了我的童年,自然的回忆,正如一支悠远的歌曲,不时回响在时光的隧道里。

我从小生长在鲁西南平原的一个农村,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中后期,我在上小学,村子里长着许多榆树、枣树、槐树、柳树等树木。麦收过后一段时间,一到傍晚放学回家,我就拿个小铲到树下寻找蝉洞。那是一个很有特点的小洞,洞口像小豆粒一般,用手一扣又变得很大,否则就不是蝉洞。通常,有些蝉乖乖地被从洞中挖出来,而有的蝉却又很狡猾,缩在洞底就是不出来。我怕将蝉剜烂,这时就用一根柴草或小木棍竖在蝉洞内,待蝉顺着柴草或小木棍往上爬时,再将其轻轻的抽拉出洞。晚饭后到了夜间,就一棵树一棵树地去“摸”蝉,因那时还没有手电筒,只好全凭眼睛和感觉,有时竟误把小树杈或树疤当成了蝉。一般情况下,每人一晚上可捉到二、三十只,能捉四、五十只就是比较幸运的了。对于蜕变后在树上的蝉,在树下点燃一堆火,用手使劲晃动树身或用脚踹树,蝉就会自动朝着有火的方向飞奔而下。

到了七、八十年代,有了手电筒捉蝉就方便多了。每人一晚上可捉到四、五十只,六、七十只蝉,也不算是多费劲的事了。

九十年代至今,捉蝉又增添了“新式武器”,有了能充电的矿灯。但因为病虫害的日益严重,一些让蝉赖以生存的榆树、柳树、枣树等都渐渐枯萎而迅速减少,代之而起的是新发展的成片的速生杨(根的汁液较苦),使小小的蝉亦和人类一样,来一次生长需求的“革命”,也慢慢学会了适应它生长与生存的空间和环境。

随着近些年来夏季的雨水充沛,很适宜蝉的繁殖与生长,蝉的数量就多了起来。但捉蝉的人数也相应的剧增,男女老少齐上阵。上至中老年人,下到几岁的儿童,捉蝉旺季大多是全家人都出动。这不乏人们皆已认识到蝉是餐桌上的美味,且又属无公害食品。特别是油炸“金蝉”,闻之令人馋涎欲滴,吃起来真是酥脆可口,余香持久且营养丰富,实属食物家族中的上乘佳品。再者,吃不完还可以卖钱(一市斤40元左右),又能增加经济收入。

由此,凡是有树(尤其是杨树)的地方,从傍晚7时左右开始至夜里10点多,树林中就聚满了捉蝉的人群,恰如赶集市逛商场一样,人声鼎沸。不同的是,每人手拿一个充足电的矿灯,提着一个小桶,深一脚浅一脚地快速行走,反复来回穿梭,一棵树一棵树地照,上下仔细察看,无数条铮亮的灯光不停地闪烁,形成了“地毯式”、“拉网式”,“无缝隙”覆盖似地搜查寻找,从而也给乡间的农村夜幕,添上了一道别致的风景。

若体格健壮者,眼神好步伐又快的,三个小时左右就可捉七、八十只,甚至过百只蝉,一般的也能捉四、五十只。更有能吃苦不嫌累的,出蝉的旺季都是捉到凌晨一、两点钟,捉到二、三百只的也不在少数。感觉实在累得走不动了,就坐下来歇上一阵,聊聊天、拉拉家常。有喜欢唱歌的还可以喊上两嗓子,真乃是乐趣横生!

时常,因捉蝉的人数过盛,就会形成激烈的竞争趋势,难免要跑很多的冤枉路,付出大量的体力消耗,换来的却是没有收益的“劳动”。我和有的人就采取“机动多变”的策略,到捉蝉人数稀少边远的树林里去,或者捉上一、两个小时就回去休息,到深夜10点以后待捉蝉的众人都已散去,我们再出发捉上一到两个小时,竟也经常能捉到七、八十只,甚至过百只。捉蝉,既是对人意志与耐力的体验,又是培养锻炼人吃苦精神地一次磨砺。据粗略估计,每晚捉蝉七、八十只,过百只,大概得走相当于10多公里的路程。

有资料显示,蝉是一种危害树木的昆虫,它吸食树木的浆汁,雌性蝉把卵产在树梢的嫩枝上,枝条就会枯死,在风雨中,经过发育的卵随着干枯树枝的折断落地而钻入地下,三年后(或时间更长一些)生长成(又叫蛹)虫。在蝉栖息过的树上,经常也能看到许多枯死的树梢,捕蝉,不仅是一件趣事,还有利于树木的保护。而且,蝉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碳水化合物等多种营养成分,具有清热解毒、止惊、催乳等功效。油炸金蝉香酥可口,对肠炎、声音嘶哑都有一定疗效。近年,又逐渐成为城乡一些宾馆、饭店、餐厅的一道名吃。

【感悟秋天】

一场绵绵的秋雨,将夏天远远地抛开,自北国吹来的阵阵凉风,驱走了高温闷热的酷暑,将一片片泛黄的树叶吹落撒满一地。

陡然凉爽的空气,催人一早一晚加衣盖被,防止秋寒的侵袭。人说“自古秋日悲寂寥”。从宋朝词人辛弃疾的“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到李清照的“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人比黄花瘦”,还有秋瑾女士的“秋风秋雨愁煞人”……无不诠释出四季轮回的秋天,是多么的萧杀与沉郁。

从学校走向社会,从社会到军营,再从军营到社会,似人生的一个个站台,几多追求、几多寻觅、几多坦诚、几多努力……机遇就象一个个负心的“女郎”,将我无情地抛弃。放眼风雨里程,心中不免涌起一阵孤寂……

再回首“恍然如梦”,偶尔也尝试那“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境界。以平常心善待生活,且不去管那付出的多少,有多少回报,收到的果实是酸辣,还是苦涩,但愿最终能赢得自己赖以生存的方寸之地。磨难与幸福虽无法成正比,然而只要坚守“生于斯、长于斯”,不被时代、生活所抛弃,也就无怨无悔。

霏霏的秋雨,冲淡了我每一回痛苦的记忆;岁月的年轮,抚平了心灵上的一道道裂痕,用宽容豁达的胸襟,去包揽下那世间的繁琐、喧嚣、曲解、诽谤和争执,惟有在夜深人静之时,独居一方陋室,炼狱般地挑灯苦读,在家人的鼾声中驰骋于“人类天国”的四季。或是在聆听风声、雨声、钟声、鸡鸣犬吠声中铺下一叠稿纸,在直线加方块里,或在敲击电脑键盘的噼啪声中,描绘着人们的喜怒哀乐、生活的千变万化,在大千世界里,渴望摘取一串沉甸甸的理想的开心果实。正如有支歌中唱道:“不经历风雨,难见彩虹,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成功!”亦如“要生存就得先把泪擦干,走过去,前面是蓝天。”这就是一条不变的人生哲理!

王安石有句脍炙人口的诗:“昨夜西风过园林,吹落黄花遍地金。”秋天是清高的,如果你创造出了富有与辉煌,面对那满地的落叶,你会不屑一顾;秋天又是惆怅的,倘若你虚度了春和夏,经受不住生活的磨难与事业的失败,那么秋天就无法使你感到前途的光明。

我是从春天走来的,却没了春天的稚嫩;我走过了夏天,也没了夏天的狂热,因为我已进入一个成熟的季节……

【这个寒冬】

2009年11月12日(农历九月二十六日),立冬不到一周,一场不期而至的暴雪骤降北方数省大地,将连续多日的艳阳丽日驱赶的无影无踪。万物披上皑皑白雪,到处是银装素裹,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厚厚的积雪,把充满绿色生机的大地掩埋;肆虐的北风,给天地间不断加剧制造着萧杀,阴冷与凄寞。视觉中的图像,一时难以分清城镇与乡村的本来面目,一簇簇肥胖而臃肿的枝条,将树木压得摇摇晃晃,不时发出吱嘎的声音。道路结冰,人迹罕至,大有古时的那种“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孤寂。回望那房檐下悬挂着的长长的冰凌柱,使人顿感自然界的神奇与威力。

纵观世界的一切事物,总是在裂变中衍生。而且是在不经意间让人猝不及防,却又难以预料。正如天有阴晴冷暖,日月有盈有亏,山有高低起伏,水有平稳汹涌,市场有高潮与低谷,人生有顺境和和逆境,家有欢乐和痛苦……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就像前一个时期的天气,从霜降至立冬一直是无霜期,并且气温保持在二十几摄氏度以上,真乃是一个秋后的季节。可正愉悦于这种舒适环境的人们,那能想到恶劣的天气就在眼前。一场来自北国狂扫而下的强冷气流,却顿使天气陡变。小雪节气未到就降下一场几十年来不曾遇到的大暴雪,气温跌落至冰点以下,一直十多天寒冷异常,将历史上数十年同期的气温记录而改写。

相比之下,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出生于新中国成立第六个年头的我,积50余年的生涯,从苦涩的童年至青少年时期的抑郁(升高中时正逢上文化大革命,取消考试升学无望。从军7年与退伍返乡后的机遇频失)到改变命运的中年,无不在曲折动荡的颤变中度过。

年近不惑走上工作岗位,殚精竭虑奉献10余个寒暑,“知天命之年”又从单位退居二线。不久,欣喜被市级一家民办职业学院聘为教师(主要担任学院的报纸编辑、副总编等),使自己的余热得以发挥。通过近两年的尽心尽职,初步赢得了院领导和师生的认可和信赖。然而,事物往往有时在处于非常优势的境遇中,也就会越容易朝向不利的因素甚至向更坏的方面变化。正当工作得心应手之时,学院因招生量不理想经济难以为继,报纸亦无法正常出版。历时近两年的大学教师生涯(报纸编辑于新闻教学工作)即告结束,一时赋闲在家,从高雅的文化氛围一下归于世俗圈中,深感空前的孤寂与落寞。

“艳阳天须防那寒流骤降,百花园也有那蛇蝎暗藏……”这是上世纪70年代初一部京剧戏曲里的唱词,至今让我记忆犹新。一句看似极为普通的白话文,其中却蕴含了生活中的无数哲理。不是吗?本是艳阳丽日,气候温暖和煦,转瞬却风云突变,大雪纷飞寒冷异常;日月光彩照人,但时常也有阴晴圆缺,或发生偏食、全食灰暗无光;人生有得意与失意交错不迭……无论如何,我们仍要坚信自己、改变自己:或许,我们无法移动高山,但我们可以做好本职;或许,我们无法改变天气,但我们可以改变心情;或许,我们无法改变世界,但我们可以改造自己;或许,我们无法延长生命的长度,但可以拓宽生命的厚度。

凡有强烈追逐梦想的人,欲出人头地,成就一番事业,必先经历命运的坎坷、挫折与磨难,而后矢志不移,坚持努力向前,方可看到风雨过后的一片阳光。也正像有人说的:“上帝在关闭一扇门的同时,也在为你开启一扇窗!”同时,更要坚信无论怎样落寞失意的人生,唯有走出心理的无奈,前面必定是一片阳光明媚、鲜花盛开的春天,记住英国诗人雪莱的那句名言:“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武汉的专业癫痫医院哪家好哈尔滨有什么医院可以看好癫痫呢?丙戊酸钠片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