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冬·忆】我的铁爬犁(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16:55

1998年冬季,我正式成为了,鹤河小城所管辖下最大的一个林场中的居民。这个林场座落在群山环抱之中,东侧是绵延几十千米的山脉,一条铁路线横亘于山脉与林场之间。西侧是较为陡峭的山脉,西侧大山脚下的民房密集,与林场中心的居民区紧密相联。一条沥青公路从林场的中心“穿城而过”,也是林场与外界沟通的主要通道。林场的南面,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群山与峡谷湿地。那条铁路线就隐没在群山环绕之中。林场的北面,是两条山脉之间的“平坦地带”。公路、铁路、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就从这个方向一起“涌出”林场,再“相互簇拥着,并肩溜出林场辖区,奔向外面更广阔的天地。”

站在林场的高处向林场的北侧举目远眺,鹤河小城的楼群小区轮廓依稀可见。冬日里鹤河小城庆祝节日时,燃放的礼花,在林场的公路上就可以清晰看见,那爆开的各种姿态的礼花。林场与鹤河小城的距离不算远,约十千米左右。

我居住在西山脚下的居民区中。房子原本是林场给林场职工盖的宿舍,后来作为报废房子舍弃了。我的陋室比较狭小,不足二十五平米,冻害也特别严重,邻里之间的间壁墙,墙壁上的裂缝宽约五厘米,从地面开始,裂缝一直开裂到房屋的顶端。邻居之间不存在“隔音”之说。邻居家说话、闲聊,相互之间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因为,即使你小声说话,对方也会听的清清楚楚。所以,邻里关系相互之间都非常和睦,生怕关系搞不好,保不齐哪天就会把你的“隐私”曝光与天下。冻害形成的大裂缝,成为了搞好邻里关系的桥梁和纽带。

冬日里取暖得需要烧柴,居住在林场可不比小城,小城的居民能买到燃煤、能买到天然气,能交一定的钱,冬日里统一供暖。林场的居民,冬日里取暖得靠自己来解决烧柴的问题。

我的西侧邻居主人有些畏惧寒冷,冬日里他总是把家中的火炉子、火墙烧的通红、滚烫。因此,他们家的烧柴,每年的冬季“消耗量”总是创造“世界纪录”。

因为间壁墙裂缝的缘故,他家里的热气也不听话地通过裂缝,“流进”我家里。我家的室温也“沾了”不少他家的“热能”。所以,我也不能只管占便宜而不作为吧。只好也把火炉子、火墙烧得通红、滚烫。以求得两家的室温平衡,这样好是好,只是烧柴消耗量大的惊人了。

住在林场的人们,一般都是冬季里靠自己的力气,上山捡拾做饭、取暖用的木桩子、死树、风倒木等,然后用斧子或手锯制成柈子用作烧柴,再将烧柴一点一点儿地积累在一起,形成一个很大的柈子垛。

冬日里做饭、取暖用的烧柴,一般人家都会节约着使用,室温一般人家都会控制在零上十几摄氏度左右。我家可就不同了,室温一般都在零上十八摄氏度左右,无形之中烧柴的消耗量,达到平常人家烧柴消耗量的一倍之多。

好在做教师的,每年都有假期的优惠待遇。近乎两个月的寒假,不用干别的,全部用来上山寻找烧柴,运烧柴、锯木头、用斧子劈开木头,制成柈子,用作烧柴。只有贮备足够的,足够一年用的烧柴,才能在新的一年里,“饮食无忧”、“冷暖无忧”。

运烧柴得需要运输工具,一般老百姓家里养不起拖拉机、卡车等大型机械,家里面如果没有专人伺候牲畜,那也养不起骡、马、牛、驴等牲畜。

我只有一架人力手推车和一只老旧的木制小爬犁,可以作为我的烧柴运输工具。

冬日里,我根据捡拾烧柴的距离和路况,来决定使用我的运输工具。

头几年,仰仗年轻力壮,我推着手推车,往返出行约十六千米,捡拾做饭、取暖用的烧柴。家中储备的烧柴数量很可观,柈子垛堆积像个小山包似的,冬日里烧柴取暖,并不怎么“吝啬”烧柴的使用数量。

近几年,离家路途较远的烧柴,都被有牲畜的人家,几乎捡拾干净,离家较近的山包只有一条羊肠小路且又很陡峭,手推车根本上不去,即使上得山来,也下不去山。我的手推车从此就没了“用武”之地。

生活还得继续,日子还得照样过下去,冬日的取暖还得继续,捡拾烧柴的劳动也不能终止。走山路、爬陡坡,使用爬犁最便当。

寒假如约而至,我提前整理好多年也不用的木制小爬犁,天刚蒙蒙亮时,我就沿着上山的小路出发了。小路上布满了各种“型号”小爬犁留下的痕迹。我一个人边拉着小爬犁,边喘着粗气,吃力地在山坡上慢步行进,说是漫步行进,其实就是弯着腰、弓着背,嘴巴离地面不足三十厘米,和爬行也差不了多少,有人习惯于把上山称之为爬山。林中小道上除了我脚踏积雪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外,森林里静悄悄的,悄无声息。远处灰蒙蒙的只能看出一小片落叶松的轮廓,不远处,我看到小路旁,卧着黑乎乎的一块平顶巨石,近前细看,巨石上面的积雪已经被过往的人们,清扫干净,露出了巨石本来的灰褐色。原来,巨石所在的位置,恰好是上山或下山的“休息处”,在巨石上面或躺或坐都很是“舒服”、“解乏”。

我好奇地在平顶巨石上面坐了一小会儿,两条腿由于连续向山上行走,真的有些麻木之感,经过这一暂短的休息,嗨,精气神也上来了,浑身觉得恢复了好多的力气。

冬日里天短,我赶紧拉着小爬犁继续向山坡上爬去,突然,扑棱棱——哗哗哗,一群在雪窝中过夜的飞龙,被我的脚步声惊醒了,纷纷从雪窝中飞了出来,惊慌地落在树杈上,小脑袋一伸一缩地打探着我的行踪。我抬起头来看了看它们,好家伙,大约有十来只飞龙呢。浅灰色带有褐色斑点的那只飞龙,好像是它们的首领,只有它卧在树杈上,懒洋洋地瞄了我一眼,仿佛是在埋怨我打扰了它的好梦似的,只见它复又把头扭向它的同伴们,或许是在批评它们的哨兵“谎报军情”呢。看它毫不惊慌的样子,我不觉得好笑,故意停下脚步,弯腰捡起一根小树枝,对准这只“摆谱”的飞龙,佯装“打枪”的样子,嘴里还发出砰砰的声音,想吓一吓这只“淡定”的飞龙。谁知,这只飞龙只是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歪着头看了看我,连站立起来的意思都没有。见状,我暗暗佩服这只飞龙的智慧和胆量,只好“服输”,转身继续向山坡上爬去。

好不容易爬上山顶,简单地喘了口气,抬眼望去,山顶却是小“平原”一片。我不紧不慢地寻找着可以做烧柴的死树、风倒木、粗壮的松木枝桠等。眼前的一小片杨树林中,有几棵生有裂痕的、树干局部有的已经脱了表皮,露出里面灰白色的、光溜溜的树干,这些树直径大约十五至二十厘米粗的杨树站杆(站立着已经风干了的死树),正是用作烧柴的好原料,材质好重量也很轻,一次可以运走好多根木料,又节省很多的力气。

一阵紧张的忙碌,三棵杨树被放倒、锯成三米长的圆木段、装上爬犁,用棕绳捆扎牢固。我试了试我的力气,拉动这些木料还行,显得很是轻松。

真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啊。上山时,山坡的倾斜面大约有四十几度,快到坡顶时斜面更陡一些,我是扛着小爬犁才勉强爬上山顶。这回好了,小爬犁装着满满的杨木段,来到该下山的地方,我往山坡的下边一看,约有四五十米的斜面,光秃秃的一片洁白,中间还有一个急转弯的弯道,连一个缓冲的丘陵或土坎都没有。哎呀,可愁坏了,怎样把满载烧柴的小爬犁,滑下这样倾斜的山坡呢?

眼看冬日的太阳,已经渐渐落下西山顶了,再不想办法下山,就没有机会了下山了。一着急,办法就来了。配重“放坡”法开始了。我就是最好的“配重”,一屁股坐在满载烧柴的小爬犁后面木头上,一双脚拖在斜坡的雪地上,随着快速下滑的小爬犁,两只脚快速地蹬着地面,起着调整小爬犁快速下滑时“方向舵”的作用。

满载的小爬犁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越滑越快,一瞬间的功夫,滑到了该急转弯的地方了,不知怎地,我的双脚此时却失去了“方向舵”的作用了。身不由己地从小爬犁的后面“飞”到了斜坡旁的树丛中去了,小爬犁却像一艘“无人驾驶的火车”般直奔山坡下的松树林子冲了进去,我的耳边传来一阵咔咔砰砰的碎响。

过了一小会儿,我爬起身形,小心地滑到了小爬犁“隐身”的地方,唉,小爬犁此时已经“面目全非”,爬犁角撞碎了,小爬犁的底部承重用的两根五乘五的桦木方子也被撞断了。我吃力地把满载烧柴的小爬犁翻转了过来,抽出别在杨木段中的手锯,就近选择两根不成材的小桦木,锯成两根爬犁角,拿出身上的小绳子,将两根爬犁角缠绕在破损的爬犁上,用力将爬犁拉出小森林,来到下山时的主道上。

好不容易回到了山脚下的家中,打开捆绑的绳索,小爬犁立刻就散了架,再也不能为我“卖命”了。

没有了爬犁,手推车也上不了山,只好用肩扛、绳子拖的方式,储备烧柴了。这种方法既费时又费力,收效甚微。

我不时在想,身居山脚下,大山上面的烧柴又是那样的多,为什么人们都舍近求远地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去寻找烧柴呢?原因就在于这个可恶的中途带拐弯的斜坡,不知有多少木质材料的爬犁,都在这里“粉身碎骨”了呢。

倘若换成铁制材料的爬犁,结果又会是怎样呢?带着这个问题,我以串门闲聊的名义,走访了当地许多在冬季里,采集烧柴非常能干的朋友。他们都对我讲,铁爬犁也不管用,虽然下斜坡时不怕被树木撞碎,但是,在其它路面上行走,实在是太耗费人的体力。原因是铁爬犁的底角使用空心铁管子制作的,接触地面时的面积太小,还没等装载足够的烧柴重量,爬犁底角就直接和雪下面的土壤“亲密接触”了,拉动它时又涩、又沉重,几乎和在土壤中行走差不了多少,用不了走多远,人的体力就会消耗殆尽。所以,没有人会拉着铁管子底角的铁爬犁上山运烧柴的了。

怎么办?铁爬犁也上不了山。木制的爬犁经不住斜坡的“折腾”。难道就只能靠肩扛、绳子拉的方式收集所需要的烧柴吗?

铁爬犁的底角能否用平面的铁板来代替呢?我跑去问经常用爬犁为家里收集烧柴的朋友。这位朋友闻之,从家中仓房里,拿出了一个底角是钢板(小汽车的车弓子)焊接的铁爬犁,对我说:“这铁爬犁好是好,结实。就是在斜坡上不走正道,在平地上也是左摇右摆不稳定,容易“翻车”呢”

这也不行,那也不妥。细细想来,铁爬犁无外乎有这几样缺点:自重沉、吃雪深、铁板底角易左右摇摆,斜坡上不好控制方向等等。

我不甘心每日爬山上上下下地耗费体力,用肩膀扛来几根小站杆儿,用绳子拖来几小捆“剩余物”的现状。一日,刚刚吃罢晚饭,家用土锅炉突然漏水“罢工”了。望着土锅炉上面的水管子,正好是易于制作铁爬犁的横梁,空心的铁管子比起实心的铁棍,自重当然很轻。我当机立断:拆除土锅炉,散热片拿去卖钱,水管子用来制作拉烧柴用的铁爬犁。

现在就缺铁爬犁的底角材料了,用铁管子?不行,接地面太窄了。用铁板子材料?也不行,斜坡上不好控制方向,易“翻车”,也容易伤着拉爬犁的人儿。

唉,这也不行,那也不妥,怎么办呢?无意之中,我的眼光落在了手推车的两个车轮防护栅栏上。四乘四的钢质材料角铁,分别配以空心的四根铁柱子支架。将它们翻转过来,钢制角铁不就恰好是铁爬犁的两条底角吗?角铁的底面一侧棱角很锋利,又有加强筋保护,能很好地防止铁爬犁在斜坡上的侧滑现象,也便于对整个铁爬犁的控制,真是绝佳的材料。

说干就干,马上行动起来,用铁锯将角铁的一头先锯开一个小三角型豁口,再将角铁的一头轻轻用力,使豁口处合拢起来,将合拢的豁口处焊接牢固。这时铁爬犁一头的角铁已经翘起来了,也就充当铁爬犁的弯头部分。在弯头处用电焊枪分别焊上两个空心铁环,用于连接拉爬犁用的绳索。将设计好的铁爬犁横梁部分,按一定的间隔分别焊接牢固。一个自重轻便,结实又能抗撞击,斜坡又能防滑,底角又平整,接地面积宽又省力的铁爬犁问世了!

我自己设计的铁爬犁,铁质空心立柱约有三十五厘米(铁爬犁的高度),横梁长六十厘米(铁爬犁的宽度),共设有四根空心铁管横梁,每根横梁的间距为四十厘米(铁爬犁的长度)。外表上看去,我的铁爬犁并不好看,倒有点像铁爬犁中的“丑八怪”,铁爬犁的弯头上焊接有两只小铁环儿,加上两根有些直愣愣的角铁弯头,活像一只灰不拉几的“懒蜗牛”。

铁爬犁一米六几的“身长”,扁而肥大的身躯,谁见了都会说:“好笨重的铁爬犁!你能拉得动它么?”我只是挥挥手儿,淡淡的回答:“唉,用用看呗?”然后一笑了之。

有了属于自己的运输工具,心情自然轻松愉快起来。上山爬坡,下山送坡,操作起来如履平地。

上山爬坡时,我可以扛着铁爬犁上山坡,一点也不觉得沉重,角铁材质的爬犁底儿,不“吃雪”,不侧滑。可以在树丛中自由地转来转去,极大地节省了运输烧柴的时间。

下山坡时,只要将铁爬犁头对准下坡的路口方向,坐在铁爬犁后的烧柴上,用脚轻轻控制铁爬犁下滑的速度便可,必要时还可以将铁爬犁连同爬犁上的烧柴,一起翻转过来,慢慢地滑下陡峭的山坡,到了平整地带,只需将铁爬犁翻转过来即可正常在雪地上行走。这是以前老旧的木制材料爬犁想不敢想的事情,因为来来回回地翻转爬犁,一般的爬犁早就散了架了。

有了这个“丑八怪”样子的铁爬犁做帮手,每年在冬天的寒假中,我都会储备有很多的烧柴,即节省时间又省去很多的力气。

学校合并后,我回到了阔别三十多年的鹤河小城,住上了楼房,再也用不上我的好帮手—铁爬犁了。虽然,在搬家时忍痛将铁爬犁送给了需要它帮助的朋友。但是,冬天里寒冷的低温,让我每每想起和我的搭档铁爬犁一起,爬山卧雪运烧柴时场景,心中仍然免不了产生出一阵阵的、乐观面对人生的感怀。

癫痫病的危害有多大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都有哪家治疗癫痫病的价格大约多少钱?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