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菊韵】银杏夫妻树的故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48:12

团堡集镇老街背后有一座小山,高约一百二十米,山上林木葱郁,繁花吐秀。山顶一座古寺,名为“石龙寺”。寺中的石龙长三丈,它本是东海龙王敖广的孙子,因在敖广水淹陈塘关时违反指令提前发水,导致敖广发怒,将他贬到此山野地潜心修炼,代为一方护法神龙。寺的四周全是树木,林荫蔽日,树木中以银杏最为高大。其中靠寺门东边120米处的山石上,有两棵银杏最为突出。这两颗银杏树亲密无间并肩挺立,高约40余米,粗十余米,枝繁叶茂。据寺庙资料记载,石龙寺修建于明洪武元年(1368年),此两棵银杏就是当时寺庙主持长老慧海法师亲手栽种的。到今天已经有近七百多年的历史了。到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这两棵银杏已经长得壮实高大,开始结出饱满的果实,同时还在根部发出108棵小银杏树苗。此时寺院长老智通大师将此108棵小银杏树苗移栽到寺庙周围。智通长老告诫全寺28名僧人说:“此银杏乃我寺树,众人不得损坏。那两棵大银杏树对护寺有功,我封它为‘夫妻银杏’,诸位必须加倍用心爱护。”众寺僧唯命是从,一直沿袭着爱护着银杏树。

到明宪宗4年,(1468年)石龙寺周围的108棵小银杏树也长成高大的大树,而且有48棵母银杏树,每年结出银杏果实到达1000斤以上,每年为寺庙平添500两银子。当时夫妻银杏已经早满100岁树龄。石龙寺首席长老圆通大师亲自主持仪式,为“银杏夫妻100年”做寿。寺院内外张灯结彩,请狮子和乐队助威。圆通长老自念《华佗经》三卷,率领众僧人给夫妻银杏叩头叩拜。从此寺院爱树的风气更加浓厚,谁也不能无辜损坏损伤树木。一次,一个新来的小和尚把扫地的飞尘泼到一棵银杏树底下,就遭到三天面壁的处罚。

银杏树爱寺庙,寺庙众僧爱银杏树,石龙与银杏气息相通,灵性和灵气互相灌输,树与龙相同与共。从1468年起,银杏树被寺僧尊敬为夫妻树。每年都要祝愿银杏树的百年爱情。明隆庆二年(1568年)石龙寺长老法明大师再次主持为银杏树的二百年寿诞大会。法明长老作《银杏大爱真情赋》以倡导爱情的永久。发明长老赋中有一段这样写道:“爱情和谐,社会安宁!和睦即幸福,夫妻百年恩;生活简简单单真情贵如金。前世约鸳鸯,今生磨耳鬓。缘是苍天赐;分由自己争。情容得福,爱和得乐。两心合成中秋月,天上人间都是歌。仁山嘉树,万世长盛,为世间真情?红日洁月,天地永昌。人间伉俪,纯金璞玉:良夫善妇,不弃不离;为爱为家,无我无己。合二为一,共圆人生,爱种大地,情传万代……”

也许是寺庙和众僧的真情感动了高大的银杏树。这两棵银杏树真的长得四季长青,用浓浓的绿色荫佑寺院。一百多棵银杏树除每年结果外,还用他们的叶和皮,为寺庙僧人防病治病。每到秋季,寺庙僧人都要把落下的银杏黄叶一张张捡起来,理平后妥善保管着,用来煮汤水给众僧饮用。据资料记载:寺庙里的僧人从1490年到1694年(明万历22年)的二百多年里,寺庙里没有出现一个带病的和尚。那就是银杏树用他的枝叶立下的功劳。

1625年(明天启5年)七月,天发大旱,一连80天没有云彩,更没有一滴雨水。大地干涸,禾苗枯死。石龙寺118棵银杏树一起伸出长长的枝桠,张开厚厚的叶子,织成一张厚实的绿色天网,把石龙寺覆盖的一片阴凉。连大殿前的鱼池也没有被烈日晒干,游鱼照样游动。寺庙长老感动,每天早晨起来,都要率领众僧围绕院墙,向每一棵银杏树作揖敬礼,表示对寺庙招护的感激。对这对银杏夫妻大树更是要跪拜三叩首。

1653年(清顺治十年)四月,一连三十天大雨,山洪暴发,浊浪奔涌。团堡河爆满,洪水卷到大街中间。石龙寺也处在滑坡的危险中。长老神智带领81个僧人跪在佛祖神像前,求其保佑。此期间,在夫妻银杏树的带领下,他的184棵银杏儿孙一齐伸开自己的根,牢牢抓紧大地,将石龙寺的地下凝固成一个整体。这些银杏树根用它发达的根系和根须吸着雨水。结果山下大街上有七八家房舍倒塌,而石龙寺寺庙却安然无恙。水灾一过,神智长老就带领僧人为银杏树培土保护,感谢这些大树为寺庙带来福音。

石龙寺的银杏树就是这样的虔诚,这样的忠实,为自己生存的家乡奉献着大爱。其实银杏树奉献的爱心远远不止这些,还有许多许多。

清雍正二年(1724年)的冬天。大约是十一月下旬,施南府大峡谷,有土司头人的大小姐与忠厚仆人相爱,如胶似漆,但是遭到身为土司头人的父母反对。无论大小姐怎样抗争,仆人怎样向头人表白,头人就是不允许二人成婚。在一个雪花纷纷的夜晚,大小姐和自己的爱人私奔出走,一路颠簸,逃到石龙寺外。寺院里和尚早以歇息,二人无法进入寺庙栖身。就来到夫妻银杏树下的石柯里躲避风雪。也许是他们的真爱感动了夫妻银杏树,半夜这两棵银杏树竟然将自己身上的叶子全部脱光,降落在这对私奔的青年男女身上,形成一床树叶大被,将他们送入温暖的梦乡。第二天上午,这对男女得到长老的指点和帮助,远走汉阳结成夫妻。

由以上佳话,这对夫妻银杏树就又成了团堡一带青年人相爱成亲的媒人。从清雍正五年起(1740年)到清光绪八年(1882年)的一百四十年间,先后有万县、重庆、石柱、都亭、云阳。奉节等地的413对青年来到这银杏树下明证自己的爱情,结成美满夫妻。其中有陈氏、李氏、刘氏、郑氏、张氏、黄氏、覃氏的对多对夫妻最为优秀,家庭最为发达。他们的儿子或孙子都中举成为科甲前三。成为一代显赫官员或财主贵人。

可惜从民国五年(1916年)到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间,石龙寺几度变换,寺内僧人逃亡异地,没有人管理,后来被国民政府改为国民党的区乡公所驻地。驻在这里的乡丁和官员,不再爱惜这些宝贵的银杏树。他们用刀在大树身上深刻梯步,爬上去摘隐形的果实,还肆意将银杏树砍下来烧火煮饭,还当着冬季烤火的材料。这样一百九十多棵大银杏树就全部被砍光,只剩下那两棵最大的夫妻银杏没有遇难,因为太大,那些乡丁软蛋砍不动。1948年11月,一个国民党的保长住在寺庙里,还打算雇人将这两棵夫妻银杏树砍倒来烧火。附近一个农民得知消息,就对那保长说:“你砍不得那两棵树,那是神树,你砍了就要遭殃!”

那个保长也不信邪,硬是要将树砍掉。手下人有点怕,那保长就自己捞起袖子,扬起大斧去砍树。可是当他扬起斧子,就在要砍向妻树的时候,突然天上一个炸雷,“轰”的一声巨响,将他的斧子卷向半空,又急速下落,正中那保长的头顶,将脑袋砍成两半。手下大惊失色。连声大叫:“是神树,动不得!”

就这样消息传开以后,再没有那个敢再提出去砍夫妻银杏树了。因此这两棵银杏树才得到保存下来。

1950年,新中国成立了。石龙寺改为区政府的粮仓,得到专人管理。夫妻银杏树也就得到相应的照顾。1968后,由于“文革”的原因,石龙寺粮仓撤销,成为武斗的一个据点,那些造反派在银杏树下构筑工事,银杏夫妻树的根部严重损伤。那棵公树的干被划破一米高一块皮,木质损伤破裂。1970年后,一些放牛的孩子把公树用刀挖成一个大洞,在里面烧火。

尽管夫妻银杏树遭到如此的不公,他们还是相依为命,照样挺立在坡上坚强的生活。每年照旧开花结果,默默地将银杏奉献到大地上,让人们去收获。1980年到2000年,石龙寺相继成为区党校和成人技校,有干部出入这里,这样放牛的孩子再也不敢肆意来损坏树木了。

也许是我与这两棵夫妻银杏早有良缘吧!1999年我被安排到团堡教育站负责全镇的“普九”宣传,10月底验收结束,当时的教育站长罗华就指派我说:“你去镇成人技校吧,那里如今比较清闲。”话虽如此,实际是把我支开,去看守保护石龙寺。因为那时党校也撤开迁移别地,只有镇成人技校虚设在这古老寺庙里——一个最是清水没油的单位。我这人一贯服从领导安排,又不计较个人得失,于是在一个烟雨朦胧的冬日下午,我独自走进石龙寺的山门,顺理成章的当起了庙里的常务“长老”,开始驻守起这坐富有传说的寺庙来。

一座1200平方米的寺庙,空旷幽深,我独自一人爬上山,心有几分胆怯,不敢贸然进入,就靠在夫妻银杏树身上喘息。夫妻银杏树像迎接我一样,用她坚实的体魄撑住我的腰,好像在说:“你进去吧,有我们给你作伴。”我忠实的当着守庙的长老,出了每月下山去拿那点维命的菲薄的工资外,几乎都是守在寺庙里,早上我把寺院内外打扫干净,白天上午整理资料,写些文章。下午到银杏树下走走,夜晚巡查寺院。我觉得在这里就是古书里的“世外桃源”,既不羡慕别人的升官发财,也不为自己的孤独叹息。我就这样的与古庙相亲相爱,让它做我生命的又一个旅店。我日日感悟着古庙,一点不觉得孤独,也没有什么寂寞……

远山如黛,绵延如墙,白云悠悠,变幻苍狗;脚下街市人来车往,爬行如蚁……我最爱坐在那对并排而立的“夫妻银杏树”下休息,清风吹面,撩起我旷达的神韵。我实在赞赏这两棵饱经沧桑。历经患难的大树。这两棵银杏树至今已有近七百多年的生命历程。他的所有同伴都在自然风雨,人为灾难中灭绝。独有它们“夫妻”年年相依为命,共同扶持,抗拒风霜,能郁郁葱葱的活到现在,我真不知他们生命的真谛在哪里?虽然母树的根部被歹毒的人儿用刀多处剜空,可是他每年依旧无怨无悔的献给人们50多斤优质银杏果实。我每次都被这两株银杏感动着,觉得他们是世界上最伟大最忠贞的恩爱夫妻,他们不仅有互相体贴的真情,还有无私奉献的母爱,它们的树蔸下,围绕的是一圈茁壮的幼苗,他们艰难的从石缝里吸取养料,不仅养活自己,还要哺育孩子,还要无偿的给人们果实。试看,世界上的人类,有那对夫妻能与他们比试忠贞,能和他们较量爱情。即使是那些山盟海誓,信誓旦旦,如胶似漆的红男绿女,在石龙寺的夫妻银杏面前,也都自然暗淡无色。我爱这对夫妻银杏,我挑来带肥的泥土给他们的根部培上。我提来清清的河水给他们浇灌。我找来青石板,在树下搭起一个小方桌式样的石凳,可以在上面看书写字下棋,陪伴夫妻银杏树游玩。每当我来到树下,就像遇到和蔼的长者,与这对自然界的老夫妻交流,悟出许多人生真谛。

2000年春季,团堡乡里有个副乡长级别的姓杜的干部,时已壮年夫妻,结婚多年没有孩子,就在人们的推介下来石龙寺的夫妻银杏树下,虔诚的许下愿心,要大树保佑他们夫妻早日生下孩子,还当场捐献300元现金,由我找工匠为银杏树砌起护台,并把母树下面的空洞补好。我很欢喜,因为我终于有了保护银杏树的钱,我把银杏树保护好后,就在第二年这对姓杜的夫妻抱着一个壮实的男孩又一次来到树下,给银杏树披上彩红,叩拜银杏树给了他烟火传承。我感悟发现,是这两株银杏树的真爱,滋养了他们顽强的生命;是他们无私的奉献,得到上天的庇佑;是他们善良的母爱,延续着永久的未来。

杜家求树得子的消息传到四面八方,引来许多青年男女到大树下订婚合影,有的还来给大树披红。我略着统计,从2000年到2005年的五年中,就有849对新人在树下合影成婚,有149段大红佩戴到夫妻银杏树身上。2005年,集镇后街一户常年照护银杏树的曾姓人家,他的儿子曾锐在利川五中毕业,考上清华大学。成为团堡人民破天荒的美谈。夫妻银杏树,就是这样厚重的回报爱他的人。

最富我人生纪念的是2000年的除夕之夜。领导不安排人换我,我只好依旧看护寺庙。大年不能与家人团聚,我感到很有点凄凉。

但是工作的责任心还是使我安心看守。中午,我端着一碗酸菜肉丝面来到夫妻银杏树下,把面条放到石桌上,像祭奠祖先一样敬重他们,与他们团年,共吃团年面。晚上山下的集市上灯火辉煌,跳舞的,唱歌的,搓麻将的好不热闹。我却坐在银杏树下,与这对老夫妻默默的交流。直到半夜,我才回到寺庙里,在石龙的隔壁小屋睡下。

2001年夏天,暴雨倾盆,石龙寺和夫妻银杏笼罩在茫茫烟雨中,寺院门楼的土砖被雨水泡软。4月29日如夜天雨稍停,我出外查看,突然发现银杏树上有几道白光闪烁,就走过去看。刚挪动几步,寺门上的一壁土墙倒塌,正砸在我站立的地方。“好险!”若不是银杏树用白光吸引我离开,那我就不堪设想……为此,我对这对夫妻银杏更是顶礼膜拜,感激非常!我及时与相关领带汇报,联系工匠及时修好寺门,还特的为保护夫妻银杏打上一段20米的围墙。

2001年九月1日。湖北省特级教师郑昌成等在利川市办起首家私立民办中学,在全市内到处寻找好教师,没有得到合格的,最后来到石龙寺聘请我。我得到领导批准,就去利川支持民办教育,当上一所学校三个年级的语文教师。每月学校发工资1548元。可是修理石龙寺的工人们直到年底的腊月二十五日,还没有领到该得的工钱。工人们找到教育站去要,教育站领导甘绪祥无法解决,就对我说:“把你的工资扣2500元来发工人工资。”因为他说我是两边拿工资。我当时没有犹豫,因为为了保护文物,保护我心爱的夫妻银杏大树,我就乐意奉献!

山东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河北有癫痫病医院吗成年癫痫患者发作时的表现成年癫痫病有哪些早期症状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