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星月】村外人家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47:20
   一、   气象专家说,厄尔尼诺气候现象卷土重来,受它的影响今年冬雪格外的大,还没有到十冬腊月皑皑的白雪就覆盖了萧索的田野,一切的生命迹象都被埋葬起来,除了坚硬就是僵硬。偶尔有牧牛羊的人像幽灵一样在茫茫的雪地间驱赶着牛羊飘忽的游动,也有人带着猎狗在搜寻着留下新鲜印记的野兔。   郭二喜家建在自家的责任田里,孤单而矮小,那用高高的树木做的电视天线杆孤傲而嫉妒的立在寒风雪地里,寒风吹过,输电线和电视拉线发出呜呜的声音,那声音夜晚很恐怖,像怨妇的哭泣,也像是游魂野鬼的嘶号,然而这一切对郭二喜一家四口人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抑或是他们精神世界里的一道风景。   在这样的冬季,郭二喜家昼夜始终冒着柴烟的烟囱让人们知道那不是夏日里农田的临时窝棚,还有那仄斜的栅栏和没有力气的狗吠。上秋的时候,患了疯病的妻子贾晓雪带着在上中学一年级的二女儿郭二双抱了干枯的玉米秸秆把房子的四周围了又围,虽说很不安全,但这样就等于是给房子穿上了一层棉袄,现在围房子的玉米秸秆已经落满了积雪,即或是烟囱跑出火星来也不会着火。房子很矮,身体强健的郭二喜不用掇来梯子就可以上去,雪大的时候扫去厚厚的积雪,避免把房子压塌的可能,有时候要用长长的杆子上上下下的捣杵烟囱,或者用一根长绳牢牢地拴好里面装着砖头和石子的袋子在烟囱里上下的拉起和放下,这样可以撞击掉挂在烟道里的柴烟和寒气结成的冰垢,让灶膛好烧,减轻屋内的灶膛烟熏火燎程度。   这是午后的三点钟,凛冽的寒风裹挟着飘飞的雪粒无情的打砸着障碍了他们前进脚步的一切,郭二喜家窗子上蒙着透光性很差的大棚布,风紧又没有屯子四周高树缓冲的庇护,塑料布一阵紧过一阵的咕嘟,就像那锅里煮沸的米,也如奄奄一息的病人在剧烈的残喘,它们似乎不情愿告别这美好的落日。屋内很暗,已经拉亮了并不明亮的电灯,灯泡上沾满了夏日蚊蝇屙的屎,挂着灶膛里倒流出来的和旱烟的烟垢。   “一轮明月照西厢,二八佳人巧梳妆,三请张生来赴宴……”人称村姑的郭二喜的妻子贾晓雪屋里屋外的围着锅里已经响边的水南腔北调地唱着,她的头上插着不知道哪里捡来的塑料花别在凌乱的头发上,手里舞动着把儿已经松动了挂满黄黄水垢的水舀子。灶膛燃着的稻草已经燃到灶外,她用露着脚后跟的棉拖鞋往灶膛里踢打,顺手把已经冲去了糠麸的米倒进锅里。   “妈,我要屙屎!”躺在炕上的大丫郭大双冲在灶膛的妈妈喊。   大双今年二十二岁,她是五年前患的病,尽管也看了大夫但是不见效,一天比一天严重。大双是五年前患的病,那时候正在读高中二年级,也和其她的同龄人一样满怀着美好的理想逐梦。外表秀气,性格内敛,即或是遇到什么让自己不快的事情也不和家里讲,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家庭处境,自己只有这样做才能减轻母亲的压力,况且母亲为了供养自己读高中已经在亲属圈里拉了一屁股债。也恰恰是她的懂事终究被书费压垮了。   九月里的天儿很热,中午放学回来的大双一边吃着饭一边对妈妈说:“妈,我们要交材料费,各学科共计三百六十元。”   “怎么刚交过钱又交钱,没完没了了,你问问老师不交行不行?”   “那肯定是不行,以前交的是练习册的钱,这套提纲老师要天天用,老师也要经常用来留作家庭作业,我们班有的同学问过老师了,且下午要交齐,否则上课没有提纲用不许上课。”   “双,和老师说说,咱过几天交,我一会就给你借去。”   “老师说了,不行。”   “不行也没有办法,今天肯定交不上了,快也得三天两天的。”   “那我不念了,下午我就去收拾我学校里的东西。”大双无奈而茫然的说。   “你说什么?死丫头片子,要账的鬼,我要你拿不念要挟我。”说着缝纫台上一把锋利的剪子飞向大双。   大双没有防备,锋利的剪子一下子就戳破了大双的额头,鲜血顿时流下。   大双呆愣愣的捂着流血的伤口,委屈的哭着说:“你打我,我的头流血了。”   贾晓雪看到孩子额头的血也一时愣怔了,但是很快奔到大双跟前查看伤口,好险那,大双要是不躲闪一定戳破了眼睛。   “双,妈这是怎么了,是妈不好,快让妈妈看看,咱赶紧去诊所。”贾晓雪边说边用卫生纸擦拭大双流血的额头,搂着大双也呜呜咽咽的哭起来。   因为伤口很大,所以诊所的大夫处理完后缝了两针,又开了些口服的消炎药。   贾晓雪回到家,在自责的同时心里在反复的诅咒丈夫郭二喜,要不是他把钱赌输了也不至于家里孩子读书费劲,要不是出去和小姐鬼混也不至于让自己对孩子失手,把气撒在孩子身上。那哪里是扎在了大双的额头,分明是扎在了孩子的心上,也分明是扎在了自己的心上,这以后要是留了疤痕可怎么是好?   贾晓雪是在大双读初一的时候和丈夫郭二喜带着孩子来到城里,丈夫打零工或者用摩托车驮座,自己在家做点小裁缝,剪裤腿、上拉链、钉扣子。开始的时候还不错,后来运管管得紧不准许无证驮座,靠近他家租房子的学校扩建把通向他家的那整条街的道封了,这样生意就一落千丈。丈夫郭二喜就找了个私人收粮搬运的活,怎料他下了道,经常把一把把汗水挣来的钱给了歌舞厅出台的小姐,有时候竟然回家要钱和在外面借钱。他对两个孩子的学习是不闻不问,也从不去学校和老师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   大双在家病休三天后去了学校,交上了妈妈用泪水借来的那三百六十元钱。原本就因为家境压力而变得内向的大双,经历了母亲歇斯底里的失手,变得更加少言寡语,课间经常呆呆的发愣,上课也经常跑神,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大双终于病倒,由开始的头疼到后来的晚上不断地噩梦,再到后来的幻听、玄言。   大双的病倒粉碎了一家人贫寒的幸福,贾晓雪托人找坊间看癔病的人看,也在百年的老榆树上挂上了红布,许下了大愿,但是无济于事,也到精神病专科看,显效甚微,费用太高住不起,只好回家慢养。大双病后,贾晓雪也失去了希望。大女儿病倒不能再读书了,丈夫挣点钱不是喝了就是嫖了。面对这样的处境她想到了死,也多次在江边踌躇,也多次想吃下鼠药“三步倒”,自己死了一了百了,可是两个孩子怎么办?自己不能死,现在死不起,她不能再在城里住武汉羊羔疯哪个医院专业下去,他必须回到乡下。转年夏天在亲属的帮助下郭二喜在自家的责任田里盖上了两间小房武汉的癫痫专科医院在哪里,说是房子因为有窗子和冬天整日不断地缕缕柴烟。   “等一会,我把锅里的饭捞出来。”贾晓雪放下手里扭动的水舀子,应了声躺在炕上的大双。   大双回到农村后的第二年又得了流脓的疱疮,开始是在腿上,后来满身都是,整天都要一丝不挂的躺着,现在已经不能独立自理了,大小便需要家人的帮助。   贾晓雪捞出了煮熟的米饭,推开只用薄塑料做窗子的道闸子,大双病后就住在这间小屋武汉小孩羊癫疯,还有读小学的二双,晚上二双照顾着姐姐。   大双读书的时候就渴望有一间属于自己的独立小屋,因为在她的理想小屋里有着美好的梦想:做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做一名翱翔蓝天驾驶战鹰保家卫国的军人;做一名答疑解惑的教师;做一名……而这一切都将埋葬在现在属于自己的小屋里。   贾晓雪给大双收拾完大便,又顺手打死在炕上跑来跑去的蟑螂,她推开通往屋外的门,她要给大双换一下空气,也需要把大双屙屎的臭气赶出去,二双就要放学了。   贾晓雪也许是对大双的内疚,也许是家境的压力,现在的她也有些疯癫,有事无事总要唱着二人转,但是她就会几句,更多的时候是唱自己在中学读书期间文艺汇演时唱的《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二、   贾晓雪是唱着那首歌嫁给郭二喜的。   那年贾晓雪二十二岁,她和所有同龄人一样,只要是没能考上学就只有回家种田,等到婚龄就嫁人生娃。在当时,女孩子能读完初中的不多,一方面是因为家里不重视女孩子读书,认为是给别人家投资,一方面是因为女孩子多数不肯吃苦没有人生目标,认为女孩子读太多的书没用,终究是要嫁人给人家生娃,不如学些女人的过家本事。诸如能做鞋子,能缝衣服等,所以大双是当时村子里很优秀的女孩子。   那年的正月里,屯中自己叫刘婶的女人到家说媒,听了媒人刘婶的介绍父母很中意,当即就在刘婶的撺掇下,择了好日子,两家人就相了亲。郭二喜长贾晓雪一岁,虽说是小学文化,但是人很健壮,满脸黑中泛红,典型的健康体征,给大双父母和人媒人倒水递烟的眼里很有活,大双的父母很高兴,就开了礼单,大双的婚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贾晓雪对这门子婚事开始不是很中意,一是郭二喜文化低,二是身材矮。   “有文化没文化啥用子哩,咱乡下人种田用不着,我和你妈还小学没有毕业呢不也过得很好的吗?也把你们养这么大,再说身高身矮也不是什么大毛病,人健康有力气就行,咱农村过日子靠的就是健康有力气”大双的爸爸说。   贾晓雪想想父母说的也在理,过日子不就是那么回事情吗,也就完全应了父母的话。那时的郭二喜的确是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摔跤没有对手,各项农活样样是好行家里手。这让尚处在婚恋中的贾晓雪很高兴,见面总给郭二喜买包烟什么的,郭二喜也总是衣袋里带着糖块给大双留着。每逢各种节日郭二喜就接贾晓雪到家里住上几天,未来的公公婆婆等人也对贾晓雪十分的热情,甚至做饭、洗碗、喂牲口也不让大双伸手,每次去都有礼物相送,从不空手。   很快贾晓雪就沉醉在了婚恋当中,完全进入了角色。夜晚的时候她常常想现在的郭二喜在想什么,在做什么,是不是在想着自己。赶上雨天她惦记郭二喜带没带雨具,是不是淋雨了,冬天的时候又惦记郭二喜穿没穿自己给他做的大棉鞋,手脚冻伤没有,现在的贾晓雪满脑子是郭二喜,郭二喜也就经常出现在她的梦里,有几次居然幸福的醒来。   初夏时节,郭二喜过来帮助贾晓雪家锄地,那是刚联产承包的第一年。贾晓雪的父亲让她和郭二喜去蛤蟆塘锄地,地离家不是很远,走着也就是半个小时的时间。两个人说笑着去地里,走出屯子,翻过一道丘陵地就到了,两个人的说笑引来几只喜鹊的聒噪。郭二喜总是铲的很快,一会就把贾晓雪落下很远,然后就折回来铲贾晓雪的垄,这样贾晓雪就可以少干些。贾晓雪需要的不是这样,她希望两个人能一个进度,这样可以说说话,不论她怎么叫他,郭二喜仍是老办法,想办法不让未来的媳妇少做些,他完全没有领会贾晓雪的意思。   间歇的时候,开始两个人玩“下大边”,就是各自捡了草棍和小土块做棋子,谁输了弹谁的脑瓜门,结果总是贾晓雪赢,她就用力弹郭二喜的脑瓜门,郭二喜呢也不躲闪,撩起头发露出额头让贾晓雪弹,腻了就玩“石头剪子布”,因为郭二喜出的快,所以也总是贾晓雪赢。郭二喜索性就仰躺在地边的草地上,佯闭着眼瞧贾晓雪,贾晓雪就拿了小草棍儿,轻轻的划郭二喜的胡子和眼毛,郭二喜假装不知道,就满脸的摩挲,贾晓雪就铜铃般的咯咯咯的笑。贾晓雪小伎俩的重复撩拨起了郭二喜的冲动,郭二喜一伸手就把贾晓雪揽在怀里,郭二喜突如其来的举动也是贾晓雪一直奢望的,所以她就闭上眼睛享受郭二喜的吻,由脸到唇,最后牢牢地吻住贾晓雪的舌头,她感到自己浑身燥热,也很窒息,她已经感觉到郭二喜硬梆梆的东西已经支在了自己的腹部,她用手咯吱了几下郭二喜的咯吱窝,郭二喜一笑,贾晓雪趁势坐起来红着脸嗔怪着说:“你好坏!”   郭二喜只是嘻嘻的笑,幸好整个这块田里没有外人,否则一定会被别人渲染的乌七八糟。   “你不想?”郭二喜问。   “不想。”   “你想?”   “天天晚上想。”   “我可不能和你做出先育苗后扣棚的事,要是外人知道我就是不羞死,也得被爸妈骂死。”   两个人从草地上起来,彼此扑打扑打身上的尘土和草屑拿起锄头继续锄地,要近中午的时候就锄完收工了。   那次的事是贾晓雪婚姻里最美好的回忆,也就是那年的冬月贾晓雪嫁到了郭二喜家,贾晓雪如愿以偿的过上了婚前所奢望的生活。一年后,他们就有了现在的大双。大双的降生给他们的生活平添了欢乐,他们也无数次的想象大双的未来,贾晓雪也很早的就开发大双的智力,数数和背诵古诗,讲安徒生的童话。   在贾晓雪一心一意过日子,伺候郭二喜,照顾公婆等家人的时候,在他朝着自己规划的生活努力的时候,厄尔尼诺现象扭曲了郭二喜,生活和贾晓雪开了个大玩笑。   郭二喜不是古代先哲,不是君子,他做不到出淤泥而不染,更做不到富贵不能淫。   单调的时代,落后的农村,没有几家有黑白电视机,多数晚饭后的农村生活是男人们聚集到屯子当中的辘轳井旁的老榆树下山南海北的讲些新闻,也有要好的朋友到一起玩扑克、麻将、牌九。女人们听听收音机,听歌曲,或者给孩子丈夫的衣服缝缝补补,后来屯子有了小卖部就都聚集到那里。   郭二喜是屯子当中经济比较好的,所以就有人打起他的注意。 鄂州那家医院癫痫病好 共 1193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