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西风】二爷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27:03
无破坏:无 阅读:1045发表时间:2016-12-26 11:31:53 题记:二爷是个种田的农民,没有读过书,连自己的名字也写不出来。可在我的心里,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一)   那是个晴天,高远的天空飘着洁白如纱的云朵。阳光还很辣,热烈地舔着散落在小路上的稻草,发出细微的声响。收割庄稼后,父老兄弟们还顾不上松口气,就接着犁田播种油菜。此起彼伏的吆喝声,飘荡在空旷的田野上,悠长而响亮,一声声飘向大山那边。   村子对面的山脚下,有块四四方方的干板田。窄长的田埂上,几朵叫不出名的野花在凉爽的秋风中摇曳着,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芳香。田边的一块光滑石板上,稳稳当当地放着一担水。那水,是从村头半山腰的古井里挑来的,清澈而透亮。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头上顶着一块帕子,手里提着一壶水,走几步就弯下腰往田里淋几滴水,滋润干裂的泥土。那几滴水,刚落在地上,散成一个圈,眨眼就不见了影子。饥渴的泥土就像一个贪婪的婴儿,长大嘴巴吮吸,嗞嗞响着。妇女后面跟着膘肥体壮的大牯牛,它弓着腰绷直后腿,拉着沉重的犁铧,在高一声低一声的吆喝声中一慢慢往前挪动。犁田的是个五十来岁的汉子,他双手用力压着犁柄,瘦弱的身子往前倾斜。干板田像石头那样坚硬,汉子时而低头摇晃犁柄,时而抬头扬动皮鞭,硬涩的土块被缓缓地翻倒在犁铧的两边,细碎的干土随即飞扬起,犁田的汉子如在硝烟中艰难地前行。热辣的阳光,扎在犁田汉子的脸庞上,额头上的汗珠,如溪水般流淌。汉子一直用力扶着犁柄,腾不出手去擦一把。他吆喝着牯牛往前赶,那响亮的吆喝声夹杂着生活的酸甜苦辣。犁完地把牛赶到地头,汉子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他的眼前浮想出一片金灿灿的油菜花,那金灿灿的油菜花仿佛接出来饱满的籽粒,好日子就像在向他不停地招手。   淋水的妇女,拉犁的牯牛,犁田的汉子,像一幅优美动人的油画,在田野上起起伏伏,一点一点飘进我的记忆深处。那淋水的妇女是我的二奶,那犁田的汉子是我的二爷,他们在脚下的那片土地上,抛洒着汗水,收获着希望,走过了一个个春秋冬夏。      (二)   二爷是个种田的农民,没有读过书,连自己的名字也写不出来。可二爷会唱花灯调子,还会讲好多好多古老而神秘的故事。在我的心里,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二爷家的祖屋前面,是一块铺着石板的院坝。院坝的角落里,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梨树,树枝密密匝匝地向四周伸展,像一把遮风挡雨的大伞。宁静的夏夜,树叶在习习凉风中沙沙响着,大人们三三两两来到梨树下,热火朝天地摆起了龙门阵。我们这些顽皮的孩子,在院坝里玩起了各式各样的游戏。我们玩累了,就围在二爷的身边,缠着他讲故事。二爷性格温和,古铜色的脸庞上时常挂着慈祥的笑容。他喝了口茶,眯着眼望着我们,摸了摸后脑勺,比划着动作讲起了故事。二爷从来不讲鬼故事,怕吓着我们这些小孩,他给我们讲《哪咤闹海》、《罗通扫北》、《杨四郎探母》。我们上学读书后,二爷给我们讲得最多的故事是《蒙正赶斋》。他咳嗽几声清清嗓子,挺着身子一字一句认认真真地讲了起来:从前有个读书人叫吕蒙正,住在古庙边的一个破窑洞里。寺庙里的那些和尚,饭前就会敲响大钟,吕蒙正听到钟声后,就赶去寺庙里吃斋饭。时间久了,那些和尚就想羞辱一下吕蒙正,故意在饭后敲响大钟。吕蒙正听到钟声后,像往常那样赶去寺庙吃斋饭,可什么也没有吃到,在一群和尚的讥笑中饿着肚子回到了破窑洞。从那以后,吕蒙正刻苦读书考中了状元,后来在朝廷做了大官。二爷不厌其烦地给我们讲这个故事,他是想告诉我们一定要珍惜时光,像吕蒙正那样用功读书,长大后成为国家有用的人才。   只要二爷有空,他就会坐在梨树下给我们讲故事,我就是听着他讲的那些故事一天天长大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记得那些夜晚,月亮很圆,星星很亮,夜风很柔。出门打工后,二爷家的那棵大梨树时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看的好常在我的梦里出现,我很想回到日思夜想的山村,坐在二爷的身边,听他讲那一个个百听不厌的故事。      (三)   堂叔考上中专那年,我们村里遭遇了百年一见的旱灾。   太阳挂在万里无云的天空,像火球无情的炙烤着大地,庄稼失去了生气,一天天枯萎,一天天灰白,一天天枯黄。只有山崖上的那一丛丛芭茅,还是那样苍翠,在烈日下依旧摇摆着狭长的叶片。村庄沉浸在悲哀之中,愁苦写在父老们的脸庞上,他们蹲在村口的大树下,忧愁地谈论着眼前的灾情和来年的生计。愁眉苦脸的二爷站在他家的梨树下,烦躁不安地抠着树皮,他想到了求雨。天旱无雨,村里人想着求雨,那是老辈人一代代传下来的习俗。   一条肥大壮硕的黑狗,被结结实实地绑在一副担架上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羊羔疯。两个腰圆膀粗的汉子,抬着大黑狗跟在二爷的后面,我们一群小孩在后面看热闹。大黑狗蹬着腿拼命挣扎,时不时发出一声声嚎叫,引来了更多的狗,别的狗也跟着叫,一个村子只听到狗叫声。二爷他们抬着大黑狗来到村口的第一户人家,二爷抬起头,一脸虔诚地望了望高远的天空,咂了一下干裂的嘴唇,用力咳嗽几声,扬着脖子大声喊:“抬狗求雨,抬狗求雨哩。”主人家的大门癫痫发作丧失意识怎么办虚掩着,主人早就站在大门背后,端着半瓢水等着二爷们的到来。听到二爷的呐喊声,主人拉开大门,慌忙端着水出来,把水狠狠地往大黑狗的身上泼去,一边泼一边喊:“家家门前下大雨,家家门前下大雨!”二爷他们又抬着湿淋淋的大黑狗,往下一户人家赶去,一群人一直忙到晚饭过后,二爷累了,再也没有力气喊叫了。   那晚,二爷坐在梨树下,眼巴巴地等着下雨。可山那边没有刮来一丝风,老天没有下来一滴雨,二爷蹲在地上,一声声叹气。到了最后,二爷捧着沟壑纵横的脸庞,轻声啜泣起来。是要供娃娃读书,还是要填饱一家人的肚子?生活把二爷逼到了悬崖边,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该怎么办呢?一连几天,二爷天麻麻亮就出门,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晚饭后,二爷才乘着朦朦胧胧的月光回来,胡乱扒了两碗饭,话也不说,倒在床上蒙头大睡。那些晚上,我坐在二爷家的梨树下,没有看到二爷,也没有听到二爷讲故事,我的心里空荡荡的。我没有看到月亮,我也没有看到星星,月亮和星星去陪二爷睡觉了吗?      (四)   二爷不抽烟,他闻到叶子烟的味道,呛得口水鼻涕流了出来。在山里人的眼里,二爷不是真正的男人。可谁也想不到,二爷去县城批发回来一些叶子烟,打算背到村子附近的乡场上卖。离村子最近的乡场有八里路,最远的有二十几里路,一个来回几十里,天亮出门,翻山过岭,天黑才赶回家来。可二爷不怕苦累,为了孩子上学,还有什么苦不能吃呢?   去乡场卖叶子烟的头天晚上,二爷坐在堂屋里,理着一捆捆枯脆的烟叶。他把弄碎了烟叶,轻轻柔柔地放在膝盖上,像在抚摸着自己的孩子。二爷把叶子烟放进半人高的背篼里,用塑料布严严实实地盖在上面。忙完这些,二爷蹲在地上,大声咳嗽起来,闻到烟叶的味道,他就会咳嗽。听到二爷的咳嗽声,二奶躲在门背后,偷偷抹起了眼泪。尽管闻到烟叶味,二爷就忍不住咳嗽,但二爷还是每天背着烟叶去乡场上卖。   二爷为了赶路,清晨就背着几十斤叶子烟出门,他的脚步声唤醒了沉睡中的小山村。二爷的脚步声,咚咚响着渐渐远去,和着他的背影一点点消失在村口的小路上……   共 278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2)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