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看点·春韵】乡愁与河(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33:31

人是善于追古抚今,温故知新的有思想有情感的动物,对于曾经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记忆和眷恋,自然是无法释怀的,细究其内容,无非是于人、于情、于物、于事等有关,故乡于我的记忆,我是凡夫俗子,当然也就不能脱此俗套。

故乡有三条河流,名字中不但带着富贵、透着大气、而且含着文化气息。体量也分大、中、小三个档次,大的叫沙河,有着俊朗儒雅的大家风彩;不大不小的叫黄金河,名字散发着一般浓浓的土财主味;小的名西溪河,淌着诗情画意。但雅也好,富也好,诗也好,受儿时的影响,河在记忆里有意无意也有了个亲疏,黄金河因水深不见底儿时怯于亲近而情感平淡,沙河、西溪河倒是那种多介于一米以下非常适宜儿时所好玩水的知根知底的深度,因而儿时的朝夕相处而情深意浓。

三条河自东向西地在湖南省东北部的群山间环绕出一块土地。斗转星移,沧海桑田,应证了一条恒古不变的法则——地有水则灵,居有水则兴。随着时光岁月的历史积聚,这块土地在三河之水的滋养下焕发出“风水宝地”的光芒,风调雨顺,人兴财旺,福寿绵延,五谷丰登,百业兴盛,尤其那“福寿绵延”很是风光招眼,因此有了一个连神仙都眼红不已的名字——长寿街。

史载,宋理宗淳佑三年(1243)癸卯,此地出现张袁氏105岁,邓黄氏103岁,宝佑元年(1253)癸丑,魏测100岁等三位百岁老人,这在当时全社会人口寿命普遍不高背景下,实属盛事奇事。于是平江知县王有光上奏朝庭赐此地名曰“长寿里”。此为正史,中规中矩。民间传说却是神鬼惊悚,传元末明初这里有位翁姓老伯寿高“三甲子”,在庆寿时恰逢号称“前朝军师诸葛亮,后朝军师刘伯温”的刘基经过此地,慕名前往祝寿,讨教长寿之诀,老人取出一锦囊展开,上书四句偈语:“寿年三甲子,眼观九代孙,若问送终子,江西刘伯温”。念毕溘然长逝,从此便称为长寿街。名出大家,益贵益彰;从明代以来,长寿街成为湘鄂赣三省交界的边陲重地,商贾云集,物走四方,到民国时期更有“小南京”之称,就算是公有经济一枝独秀的时代,仍不失其地灵水秀物丰之本,该地的优良物产远走港澳台东南亚等地,为国家的建设发展筹集珍贵的外汇,后经变迁,“街”变了“镇”,听上去高大上,与时俱进感十足,但博人眼球的时髦、肤浅虚荣的流行快感终抵不过底蕴深厚的历史深沉,盲目的“变迁”终会被历经“大浪陶沙”而沉淀下来的传统证明为幼稚,传统也不会因一个文字或一个外型的改变而轻易地消失,于是就有了这么个怪异的现象,如果你是外地人,打听长寿镇也许他人会有概念上的一时混乱而稍作迟凝,但如你问询长寿街,立马就会告诉你,可见这名字巷深酒香的陈酿千年的效果;因此也就怪不得在外的长寿街人、在回应他人问询是哪里人氏时、是那么的底气十足:“我是长寿人”。

是啊,这世间谁都想做“长寿人”,唯有长寿街人这“长寿人”做得是既名正,又言顺,彼是天定,只可珍不可弃,心可羡不可妒啊。

三河的无私付予,成就了一方水土的兴旺。

巍巍乾坤,朗朗日下,傍一河而居之地多矣,三河环抱之地奇矣。

三条河中有着土财主名的河在长寿街的西南面,因老屋在街的东北向,到那条河去就需走过整条街,从街的这头走到街的那头,穿过整条街道。那时的街道青石板铺路,十来米宽,两旁都是屋顶青瓦,大木排门临街,门前条石阶基,从街的东边走到街的北面。黄金河就从南边向长寿街流淌而来。它很有特色和个性,外形上看是个标准的河的形状,很是符合南方人心中的河的标准,河面不宽也不窄,大约百来米宽,水有深有浅。稀奇的是它该深的地方深,该浅的地方浅,该直的地方直,该拐弯的地方拐弯,在到了长寿街时就恰到好处地拐了个弯,这个弯拐得很是有天分,形象一个深碗,河水拐到碗底后,又缓缓地回拐上去到碗的另一边,然后再向外继续向前。向前河床在这也突地抬高,深不见底的河道变成了只拥有浅浅水面的河滩,这个碗底河道就形成一个天然的回水湾,河水一下变缓了。

伴着河流变化的河岸上建有一釆育场,沿河水漂浮而下的树木,都规钜听话里聚积在这个河湾里而不再向下,再打捞上岸堆集在釆育场里,然后通过运输工具运送到需要的地方。这个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成的河湾巧夺天工,我们人类只需稍作修饰,一个完美的天然树木集散场就一气呵成了,由此可见大自然的灵性。

对土财主河的认识纯属偶然,虽说在同一条街,但我与它各居两端,因而似天各一方没有来往。大约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某个夏天的某一天,听大人们讲离街十多里的一个地方来了一个外国女人,顿觉好奇,那时对外国人的了解来自“斗资批修”的“赫鲁晓夫”的宣传画和抗美援朝连环画里的“美国鬼子”,印象一点就是坏人与高鼻子,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认识了。现在外国人到了家门口不远的地方,自然就想去看看了,于是约了伙伴去看。在好奇心的驱驶下徒步十多里路,七八岁的小孩竞然都不觉得累,在那里才真正地完整了对外国人的认识。高鼻子,蓝眼睛,白皮肤,金银色的头发,嘴吧说着与我们不一样的听不懂的话,不过那女的倒是蛮热情的,“哈啰”“好啊有”地对人笑,我们也笑。

回来的路上在一条河的河边停了几副排,我们跳上去玩,一会放排人回来,问了下我们,我们回应是“长寿街”的,放排人就撑排顺河而下。清蓝色的河水川流不见底,沿河岸上树木田野相伴,葱葱绿绿,稻菽金黄,农舍点缀,天上阳光蓝天白云,排在河中走,人如画中游,人与自然,和谐如一。这如梦似幻的情景到现在都清晰如咋,后果的所谓“千亩油菜花”虽有视觉上的享受,但缺乏心灵上的共鸣,我想应是多了人为的故意而少了天然灵性这个内涵的缘故。

搭坐在木排上的我们就这样没有丝毫的迷茫,循着自然的规律,跟随画中河水的流向、家的方向漂流回了现实中的家。

三河之中体量最小的西溪河是记忆中最深的,原因很简单,它就在老家长寿街罗家巷的老屋不远处。

西溪河离老屋二十米不足的距离,河面不宽,大约也是二十米不到的样子,河水清澈,流水从容,蜿蜒平静,水面也不深,清晰见底,河边颜色葱绿、错落有致的大、小、高、矮、粗、细的树耸立,枝繁叶茂,生机勃勃。

站在河边清晰可见河底大小不一、或圆或扁、或粗或细、形状各异、圆润光滑的河卵石;绿黄的水草爬在河底随着水流放肆地、不知疲倦地摇摆扭动;各种不太大、也有小的却如蝌蚪似的鱼儿欢快地游动着诱人伸手欲捉。

河上一座年代沧桑、时间久远、只有一个拱的石拱桥横跨两岸,桥全用深灰色麻条石彻成,石纹均匀,精致平整,工艺绝仑;石桥拱形似月,远远望去宛如半轮明月浮落水面。

紧靠西溪桥下游边有一个二十多平米大的“码头”。

“码头”的设计心思巧妙、匠心独具,靠河上游的部分,两条长短不一、相互隔开的青石板架空水面伸入河中,像一个侧躺着的“上”字,吃、穿、用的清洗功能区泾渭分明,各尽其用,互不影响。

鸭子悠闲自在、左顾右盼地在不远的河面上漂浮着,拾吃着顺水流下来的菜叶,时不时将头插入水下觅食,然后将头高傲地抬起、伸长着身子、扇动着翅膀呱呱地欢叫。

河风吹着岸边树上的叶子一片轻哗声,水面波纹舒展,光泽盈盈,柳叶枝也婀娜多姿地摇曳着……

每天早晨天蒙蒙亮,各家早起的“担水人”就担着两个木桶把自家需要的生活用水担(挑)回家,其后一整天就不断有罗家巷的女人、姐姐们在其上的各自位置劳作着,有的清洗盛满竹蓝的各种瓜菜蔬菜,有的用“鞋槌”(外型形似鞋子的有握把的细长木槌)槌洗着满木桶的衣服,有的涮洗着各种生活用具,间或拉扯着东家长西家短的琐事和趣闻,不时传出阵阵笑声和一下一下的“鞋槌”槌洗衣服的沉闷的嗵、嗵声,偶尔有男人下来就着青石磨自家用钝了的菜刀……

这场景:碧水、轻风,石桥、流水、闲鸭、游鱼,笑语、人影、青草、绿树、拱桥、弯月……整个一副梦里水乡似的画境,令人流连,引人往返,让人痴迷。

西溪河在记忆里有太多的不可忘怀,吃着用它的水做的饭菜长大,穿着用它的水洗干净的衣服御寒保暖,冬天,雾气弥漫,若隐若现,恍若仙境,河面结上一层薄薄的冰,光洁如镜,扔块石头下去,一片咯嚓、咯嚓的冰裂声;到了夏天在它的怀里戏水玩耍,游泳也是在呛喝了好多口它的水才学会的,尽管当时被呛喝得眼泪鼻涕一把糟也乐此不疲。

盛夏时节河边树上的蝉叫得欢的时候,翻找屋里角落蜘蛛织结的丝网,就着口水捏成团按在找来的竹枝尖上,然后趁着母亲午睡偷偷跑到河边去沾树上叫得正起劲的蝉。

无聊乏味时会站立河边,找些薄薄成半圆或近圆的小石块,侧斜着身子顺着水面抛扔出去,玩“打水漂”,石块贴近水面如蜻蜓点水似的蹦跳着,很是灵气,漂过之处,留下一条由数十个水波纹圈联结成的直直的水线,熬是好看,如此用心一玩,无聊之心也因之舒泰而全无了,满满的一脑子打水漂之乐趣。

当然,那时最企盼的还是想人“浪鱼”(就是有人将茶枯加什么与水搅好在河的上游倒入河,鱼缺氧被迫浮上水面),这个时候就几乎一整天都呆在河里了,既耍水又捉鱼,且母亲此时脾气也分外的好,不但不骂“剁脑鬼”了,反而细心交待只要莫去水深的地方就行,当时还想不清楚母亲为何一下变得这般通情达理,现在回想起来才明白,那时生活苦,能有机会不花钱从河里捉些鱼回来让正在长身体的儿女们吃是难得的奢求。

沿着铺满青石板、条石阶基、大排门的罗家巷的街道走过西溪桥,再往前行二三千米则有一条我们叫作“沙河”的河,这是汨罗江的上游,只是在流经长寿街时不知为什么被称为“沙河”?儿时想不出是为什么,现时记忆起来大慨是因为满河里的沙子的缘故罢。

记忆中的“沙河”,二百来米的宽阔河道,大气天成,尽收眼底是铺满河床的沙子,洁白平坦,水平如镜,天水一色,浑然一体,

河水在沙子上面尽情地流淌,清澈透明,透过水面可清楚地看见沙子在水的带动下轻缓地滚动,鱼儿张合着两腮亲近着沙子欢快地游动着,

伸手入水掬一把沙子,捧在手里,手中的沙子,莹珑剔透,粒粒可数,丝丝地给人一种温痒感,

人走在水边的沙滩上极目楚天,蓝天白云,心旷神怡,脚下的河沙柔软温润,沙白养眼,人、沙、水自然和谐,就算你一时激动躺在上面来回翻滚沾上一身沙,立起身后只需轻拍几下,衣服立马干净如常,无灰无尘无痕,

“沙河”的两岸筑有防洪的沙土堤,堤寸步不离、不离不弃地陪伴着“沙河”向前延伸,临河斜面长满几米高的芦苇,风吹着它左摇右摆,远观像极了千万只小手在晃动,发出有节奏的、一陈陈的“哗哗”声,人要是一入这芦苇,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景色:沙海云天、蓝天碧水;河堤似带,流水如玉;芦苇蔽岸,天地相呼;如诗如梦……

记忆中的“沙河”是块欢乐之地,芦苇中玩“捉迷藏”,玩“捉特务”(当然是美国、蒋介石的特务),沙滩上我们玩沙人、垒各种沙造型、在平整如布的沙面上涂画各种字画、扑在沙面上压造人形图像、满沙滩乱滚,玩“打沙仗”,只是到最后眼里、鼻子里、嘴巴里、耳朵里、头发里、鞋子里、贴身的衣服里等都是沙子、脸上也被芦苇划破,回家免不了被母亲咒得要死,但心里却是兴奋的,因为实在玩得太过瘾了啊,晚上就连睡觉也格外睡得香。

记忆中的乡愁和河,是清晰、快乐、景美、洁净、令人难已忘怀的,那里给我留下了太多的美好,在后来的岁月时光里,虽几次回去,且每次都心中冲动着想去看河,却被友人现在“沙河”的沙子都不知“开发发展”到哪里去了?“沙河”的水也变得浑浊不清,再也不能如以前那么掬水可喝了,也看不见洁白平坦的河底,浑浊的水下掩藏的是藏污纳垢的浊泥和险恶的淤坑,也不知那些以“开发发展”的名义获得的利益都做了什么用途?西溪河的那江南水乡风韵的水也不知被谁弄得形似“臭水沟”的话刺激,欣欣然顿成戚戚然,心中伤感:那可是有着二千多年的历史见证与时光记忆的沙子、是流淌了经年时久的溪水啊,黯然神伤,终抑制住自己看河的燥动之心,抑郁苦闷时日。

但近期欣闻国家实行“河长制”,故乡河的风采重现殷殷可期,心中顿生久旱逢甘霖之感。

既然记忆中故乡河的美景一时再难再见,那就让它留在记忆中罢。

我想:记忆中的美好只有把它永留在记忆中才是最美的记忆。

我只好把美好的记忆仍如往常包入保鲜膜中,保留住那份原汁原味的自然新鲜,待到不远的将来再行打开,记忆重现,我知道那一天不会太久,我坚信地期待着……

如何预防癫痫发作癫痫发作双眼上翻怎么办奥卡西平治疗癫痫治癫痫花费高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