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东北】我的两位“朋友”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0:25:55

我的两位“朋友”

散文

(一)

这是几年前的一段往事,使我真正体会什么叫“疾风知劲草,患难见真情”。

那是让我和爱人难以忘怀的一段艰难历程。我们夫妇下岗后,又逢孩子患病,接踵而至的厄运几乎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击得粉身碎骨。在走投无路中经一位素昧平生的朋友指点,在京郊租了一块菜地。其实对常年从亊种植蔬菜的朋友來说,这是一份收入可观的菜农职业,辛苦是免不了的。对种植贩卖蔬菜为生的朋友來说,并不觉得多么劳累,驾轻就熟地收获着喜悅。然而对于我们从未接触这项种植行业的门外汉來说,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单就面临的体力挑战,对于平时以管理工作为主的我们夫妇就难以应对。同学、同亊以及家人没人赞成我们这种极具挑战性的选择,百分之百都认为这一种失败的选择。更有亲近者在我们已购买火车票后还劝悬崖勒马吧,那是条不归路!其实大家所言并非耸人听闻,现实的艰难困苦,远远超出我想象的难度,我们几乎是从早八晚五的悠闲习惯中成为没白没黑的菜农,一次脱胎换骨的蜕变。

五亩地的起埂整畦,先是在地头排好尺寸,拉紧绳索踩上标记,然后我与爱人顺着绳子的标线一锹一锹翻着泥土。再脚挨着脚踩实,反复经过两遍的填土踩踏,畦埂才算打成。连打畦埂再加平畦,从早到晚的不停劳作,收工回到家后,腰酸背痛,两腿如坠铅般沉重。晩上吃完饭就上床休息,连写几行日记都坚持不下來就沉睡过去。

接着便是撒籽施肥覆膜,这更是一项技术加繁重的关键环节,籽撒的均不均匀?膜压的瓷不瓷实?均影响到蔬菜的收获质量。我和妻子学着别家先将平好的菜畦精心撒上菜籽,扬上复合肥料,用铁丝耙子细心搂匀,然后在一米七宽的畦埂上插上弓起的竹纰子,浇过水后,大约两三天,被水浸泡的畦埂已禁得住人后,我与妻子便开始为菜畦覆膜。妻子蹲在畦埂上,两手拉紧左右侧的塑料膜重叠在我用锹先挖好的土坑上,我再将一锹湿呼呼的泥土压在上面,用脚踩实。一天下來可覆盖十來畦。三天后一亩半的菜畦覆膜完工了。看着新鲜透明的一片白色棚膜,疲惫的身躯仿佛轻松了不少。

夜里刮起大风,搅的树木发出凄惨的嘶鸣。邻居有人打着手电扛着锹赶往菜地。我和妻子也赶快爬起跑到地里,手电光柱中白天还整齐划一的棚膜早已变的面目全非。两米宽,二十四米多长的白色塑料膜已被大风掀起一侧,劲风中发出呼啦啦的叫声。大风中连人都站不稳,只能眼见肆虐的狂风吞噬大家用汗水布下的劳动成果,没有任何挽救措施。

第二天风虽小了很多,但阴冷的天气让人感到阵阵发冷。我与妻子不得不艰难的重新将刮开的棚膜压上,被风撕破的棚膜又得一块块用胶带粘补上。又耗时三天才将大风毀坏的棚膜修补整齐。

京郊的碱性泥土再加上春季干燥的西北风,人们面容早已灰土土的,头发如一蓬乱草,接触泥水最多的双手那层油脂早己被碱土烧的一干二净,干燥的春风不断吸走皮肤层中的水份,人人双手都开始皲裂。我和妻子的双手开裂的比其它人更为严重,母指与食指关节处裂开口子深入嫩肉,一接触水钻心刺痛。

我和妻子坐在地头小窝棚根前休息时,每天例行溜狗的老王夫妇看到我们的惨状,不无感叹问:“老李呵,一个多月的光景就把您摧残成这模样了?您刚來时可胖乎乎一头黒发,现在一头花白乱发,苍老了十多岁都不止。这是愁的还是怎么着?”

我接过话茬:“王大哥,这种活能不变老吗。”

“您刚來时我一见您就不是种菜的人,听说在东北是城里人,还当过厂长,干嘛來遭这个罪?”王大哥显然知其一不知其二。

我只好应付道:“此一时彼一时。”

老王牵着藏獒走了。我与妻子相对望着彼此凄惨的“尊容”而无言。妻子便打开塑料袋,取出菜包子,这是我们的早餐。我咬了一口尚存余温的菜包子,当咀嚼吞咽后,一张口仿佛口中缺了两扇门一样透着一股股冷风,用手一摸,两颗门牙不知哪去了?低头一看掉在脚前。妻子见状,浑浊的泪水流出眼眶,我却强忍着将渗血的泪水咽进肚里!都说人间好,哪知世上苦人多。

(二)

就在我和妻子伤感之时,还有一个菜包子没吃,从小棚子后面传出一声声凄惨的哀叫声,随后竟看到一幅比我们更加凄惨的画面。原來这是一只灰土土骨瘦如柴的流浪猫,它停在离我们三米远处不再前行,走路已东摇西晃,显然已弱不禁风。我把送在口边的包子又放下,静静放在地上,心想这可怜的小猫此时多么渴望有一顿饱餐?同是天涯沦落人呵!可小猫只是哀鸣而警惕注视我们而不敢越雷池半步。心想这只流浪小猫也许独立生存在野外的一种高度警觉感,或者曾受到人类的侵害,虽已到了饥不择食的程度,依然对除了自身外的一切动物保持观望的警觉,再饥饿也要忍耐?于是我把包子仍到小猫跟前,它一口叼起包子退到隐蔽处,一边狼吞虎咽一边从喉咙里发出呜呜的恐吓声。

第二天早餐时,小猫又出现在我们视野里。这回它不再用敌视的目光瞧着我们,也肯走近一点等待着,从它那期盼的眼神中看出对我们已打消了敌意,心想我们一定会施舍出宝贵的食物给它?小猫如愿以偿叼走了包子。

从此之后我们每天都会想着给这位新“朋友”带上邻里吃剩的食物。每天最早一位在菜地迎侯我们的“朋友”,看得出它不光是等待我们给它所带的食物,它已将小棚子当成它的家,把我们视为它的主人与朋友。我与妻子在田里整理收割蔬菜中,它几乎跟随不离左右。

五月的京郊大地早已春意盎然,中午气温已上升二十五、六度,菜田所有的棚膜早已揭开,光照与热度足以让播入畦子里的种子在三日后破土萌芽。这时菜农撒进田里的菜籽最担心是周围高高楊树上的花喜鹊,还有一群群盘旋在上空的鸽子,一眼照顾不到,它们会迅速俯冲下来,小嘴飞快啄食小米粒般大小的菜杍,一阵功夫就会让你精心播撒的菜籽在出芽时失去均匀姿态,呈现不雅的缺苗布局不说,最重要的影响质量与产量,苗密处长势细高个头,苗稀地方长的五大三粗,市场上最提不起身价的就是这类祖孙三代在一起的阵容。

于是大家都不时转身看看刚撒完种子那几畦安不安全。尽管如此,鸽子还是趁大家吃午饭之时一阵掠食,让你防不胜防。

这一点我就不用担心,我的那位“白雪公主”会忠于职守履行守护任务。“白雪公主”是妻子给小猫起的名字。从名字可以看出这是一位女性,并且早已找不到当初的凄惨状态,而今的流浪小猫已出落的通体雪白,皮毛闪光,目光中神采奕奕,矫健的身影常常使作物间的小麻雀防不胜防。那次我注意到“白雪公主”如一只猎豹一样潜伏在一处畦埂北侧,一只离田地大约一米高低空飞越的燕子正从“白雪公主”上方掠过,只见它如一枚装有雷达测试仪的导弹一样瞬间腾空跃起,准确捕捉到这只在低空中掠飞的燕子。这一幕让我震惊不已,一方面可怜那只不幸的倒霉燕子,一方面惊叹“白雪公主”神奇的猎杀本领。至于鸽子喜鹊更是不敢随意进入白雪公主的领地——我的菜田范围。

自从白雪公主入驻小棚內,棚里存放的种子以及捆菜用的稻草再也看不到老鼠的侵害。

看到我们“白雪公主”的贡献,其它朋友们又纷纷在地里养起猫來,但个个都是吃完后无所事事的闲逛。

(三)

提起第一次去新发地批发蔬菜让我记忆深刻。

那天我和妻子共梱扎了四百斤重的菜芯,在水池里洗涮干净后装码在“110”的三轮车箱上,再将铺在车上的大塑料布兜起包严,用绳子勒紧后便跟随老于一起上路了。在大兴环岛入京开高速辅路,又从金星桥左拐入新发地南门,进入北京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这个大市场大的惊人,光是进出口的大门就东南西北四通八达,每一类产品分一个独立市场:魚、肉、蛋、禽;干调、特菜,水果和蔬菜又分若干类,我发货是水叶类市场。灯火中喜喜洋洋的发货车辆与人群交织在一起。当晚的菜芯能发到一元钱左右,而我的货人家说“过火”了,并指出菜芯已有花骨朵了。结果只能开出五角的低价位。返程中,我却不知走哪道门能回到黄村?不得已求助门卫,好心的门卫告诉我出了东大门左拐入京开高速路,就可回黄村。还算淸醒,有京开高速路为参照,一路顺利返回家中。吃过饭后已夜里二十二点钟,我日记中写到:

“笫一次去新发地市场,发菜芯四百二十斤,每斤五角,共计二百一十元整。第一次独立从市场返回家中。”

于是每天不间断的收割各类成熟的叶类蔬菜,下午夕阳快落山时去批发市场。然后再将收割完的菜畦雇人清畦旋耕,平整播种。

大约到市场发了半个月菜后的一天,回家在路边看到一只蜷卧的小狗,我停下车走近这只无家可归的小花狗跟前。小狗并不害怕生人,只是从鼻腔中发出细细的声音。我将小狗抱到车上,带回家后给了一点食物,它吃着总是不肯站立起來。第二天又将小狗带到地里,在棚子东侧放了一个侧倒的保温厢,这便成为小狗的新家。又过两天小狗开始站起走动,只是一条后腿一拐一瘸的不敢着地。妻子说恐怕是腿受伤了。于是我从药店里买回“三七跌打损伤”药片,掺在食物中,又将一些骨头类食物喂养它,妻子又给这位新“朋友”起了个“小花”的名字,几天后“小花”就活蹦乱跳恢复健康。“小花”的到來,“白雪公主”显得有些失宠,它总是争夺主人的近位,而不许“小花”靠近。“小花”如一个顽皮的愣头小子,根本不在乎这些细腻的情感,而是随心所欲,髙兴了就在田里撒欢奔跑,跑累了就卧在我们周围伸着舌头快速呼吸着。

近一段菜价受日本福岛核泄漏的影响,一直很低迷,而报导中说受核辐射影响,京津地区的菠菜和油麦检测出有辐射污染,其程度不过“空客”的十分之一。其实仔细想想看,没听说谁乘坐飞机被太阳辐射后有何不适的影响,更别说只有其十分之一,大可忽略不计。可民众却不以为然,听说菠菜受核辐射,立马不吃。这时正是菠菜大批上市的季节,我一车近五百斤的新鲜翠绿的菠菜,买家只肯出五十元钱。我还算不错,算是把种子钱卖回來,而绝大部分人都倒掉成垃圾。我在想罪魁祸首是小鬼子,这笔损失账理应算在鬼子身上,同时又为国人的麻木头恼感到悲哀!

(四)

七月流火,田里的菜昼夜生长,收割不过來,“过火”的菜又很多往往一车才卖二十元钱,只够进门费和车的油钱,大家只赚个费力白忙活。有人干脆用锄头铲掉。

这天我和妻子正在田里收割空芯菜,遮阳伞下闷热的人喘不上气來,天空一丝风也没有。“小花”抻着长舌头张着嘴喘气;“白雪公主”趴在瓜秧下纳凉。

这时西北天边捲起乌云,乌云快速扩展,仿佛有一阵阵凉风刮过,随后太阳已被乌云遮住,阵风中夹着星星雨点砸了下來。大家都快速收拾摊子,就在这时狂风裹夹着暴雨猛烈袭击着大地,我们的遮阳伞都來不及收拢,伞布被撕的粉碎,我强行按倒伞架,狂风暴雨中不顾一切拉着妻子向小棚子奔去。我搭在棚前的遮阴瓜架已被风雨掀倒。我和妻子被暴雨浇的落汤鸡一般,只想闯进唯一能遮挡风雨的小棚子里,可“小花”被浇成一条只剩骨骼的瘦狗,它岔开四腿阻挡在门前,并迎着呼啸的狂风暴雨狂叫不止。就在我愤怒之极,抢上前正要一脚踢开这条拦路狗时,“轰”的一声,棚子顷刻之间崩塌了。我大脑一片空白,生死就在这一步之遥。我抱起“小花”,感激的泪水从心里流出,白雪公主也围在妻子脚前不停叫着!

很快雨过天晴,菜地变成一片泽国。所能干的就是重新搭建小棚子。两天时间棚子搭建好了,“小花”和“白雪公主”又有了新家。

地里水渗干了,菜却面目全非,大家只能从损毀的菜地里收拾一些破烂菜送到市场上,谁成想“快马赶不上烂菜行”,每斤菜价少则三元,多则高达五元。二百多斤烂菜竞换回一千多元钱。世间的事怎能说得清楚?

经过这次惊心动魄的经历,我和妻子更加感到“小花”和“白雪公主”足以成为我们最亲密的朋友!

二0一四年四月十三日

成人继发性癫痫病病因有哪些癫痫疾病怎样治疗癫痫患者吃药后为什么还会抽搐银川哪个癫痫病医院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