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晓荷.遇见】我的张老师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09:02
无破坏:无 阅读:796发表时间:2018-08-17 16:21:30 摘要:四十三年里,我同张老师相处的时间并不长,确切地说只有四次,但就是这仅有的四次,却令我非常难忘,在我的记忆深处历久弥新。现记录如下,以黑龙江哪里治疗癫痫病资纪念。    张老师曾经对我说过,我不是他的学生,而是他的朋友。然而,在我心目中,我始终把他当作是我走上文学创作之路的启蒙老师。从我十八岁那年认识张老师,至今已经四十三年了。四十三年里,我同张老师相处的时间并不长,确切地说只有四次,但就是这仅有的四次,却令我非常难忘,在我的记忆深处历久弥新。现记录如下,以资纪念。   一见张老师。   1975年初春,我正在农村插队。县上通知公社,公社通知大队,要排练一台节目,在5月23号(毛主席发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纪念日)这天,参加全县农业学大寨文艺调演,必须要有一个自编自演的戏曲节目。大队支书见我平时喜欢读书写作,就将创作戏曲节目的任务交给我,并给我出具介绍信、报销路费、发给生活补助费,让我到七十公里外的一所农村中学去找张老师,说他是剧作家,发表过小戏曲剧本。请求张老师的指导帮助,向他学习,在半个月之内完成创作任务。   我搭乘当时一天只有一趟的长途班车,一路颠簸,来到了张老师任教的甘泉中学,找到他,郑重其事地向他出具了大队开给我的介绍信,并向他说明来意。张老师对我非常热情,安排我与他同在学校的大灶上吃饭,同在他的床上一起睡觉,但并没有像老师教学生那样,给我讲述怎样写剧本,而是晚上在宿舍里来来去去地度步,不时地推一下鼻梁上的白框眼镜,三天后,写出了戏曲剧本的提纲,包括剧名、主题思想、戏剧冲突、故事框架、人物身份关系等详细内容,交给我,让我带回去填写上几个人物随着剧情发展的唱词就行了;还叮嘱我,武都的高山戏很有名,很有地方特色,让我就按照高山戏的样子来写。   回来后,大队支书安排每天给我记10分工分,外加两包甲级香烟,激励我完成创作任务。我用了十多四川那家羊羔疯医院好些天时间,按照张老师的要求,完成了这个名叫《棉苗茁壮》的小戏曲,请地区剧团著名的高山戏专家、作曲家杨老师作曲,竟然获得了县上和地区文艺调演的剧本创作奖。就这样,在张老师的指导参与下,在这个小戏曲成功的诱惑下,我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从此后,我便把张老师当作了我走上文学创作之路的启蒙老师。初次见他的三天内,我得知,张老师是陕西长安人,65级兰州大学中文系毕业,初中语文教师,发表过《丰收哨》、《百花蜜》等小戏曲剧本。   二见张老师。   第二次见到张老师,是八年之后。当时,我已经在康县县委报道组工作。一天,我的两位同事偶然说起,张老师因为妻子在康县气象站工作,张老师也甘肃哪家医院治癫痫调到了康县文化馆,两人相约了去张老师家看望他。我提出也要去。他二人说他俩都是张老师在他们家乡任教时的学生,询问我咋也认识张老师。我向他们说了原委,说张老师也是我的老师,我也要去看望他。   到了气象站的山上,见到了张老师,张老师特别高兴。说起当年《棉苗茁壮》小戏曲的创作,他说他那时非常怎么才能治好癫痫担心,怕我是初学者,完不成任务,说自己几次请假想来帮我,因没有替他代课的老师,都没有来成,没想到剧本竟然取得了成功,还获了县上和地区文艺调演的剧本创作奖。唏嘘中,对我多有表扬。我告诉他,我现在不写剧本了,而是专攻短篇小说,并将随身带来的发表有我的作品的几种文学期刊递给他,他看了,说:“这样的小说,我是写不出来的,后生可畏,坚持住,一定能取得成就!”我得到张老师的鼓励,觉得心里暖融融的。   张老师不让我们走,非要留我们在他家吃饭不可。却说他和他老婆都不会做饭。把拿出来的菜刀递给我们,说他和他老婆都不会杀鸡,让我们杀。这也就罢了,更不可思议的是,他还让我们自己做,把主宾搞颠倒了。我们三人身为学生,也没有把自己当作客人,就分工做起饭来,与张老师和他的家人,吃了一顿很有意思的饭。   时间不久,我就调到了地区文化处,离开了康县,也离开了张老师。   三见张老师。   又过了九年,我在地区文化处担任艺术科科长,已是省文艺研究所研究员的张老师,来陇南专题考察研究武都高山戏,文化处指定由我接待,使我第三次见到了张老师。文化处有两位同事曾经在中学时代做过张老师的学生,在陪同张老师吃饭时,张老师请求他们陪同他去高山戏的流行地武都县鱼龙乡,但都被他们以另有公务推脱了。我说,张老师,我陪你去。于是,我向处里要了车,陪同上张老师去了那里。正值大雨过后,道路泥泞,小车一路摇摇晃晃。张老师很感慨,说,我不是他的学生,而是他的朋友,这样陪他让他过意不去。我说,你就是我的老师,于公于私,我陪你都是应该的。   在武都县鱼龙乡,我们在高山戏的传人家里住了三天,张老师得到了第一手资料,高兴地对高山戏的传人和我连连道谢。离开陇南时,他拉住我的手,长时间的握着,一再表示感谢,倒叫我心里非常的过意不去;还对我说,去兰州出差,一定要去他家。   时间不长,我收到了张老师的厚厚的来信,信里夹着两本他们单位办的《文艺研究》季刊,里面有一篇《浅论武都高山戏的历史传承》学术研究文章,在他的名字后面,还署有我的名字。他在信中说,之所以也署上我的名字,一来,是我陪同他去考察研究的,吃了不少的苦;二来,写作时采纳了我对高山戏的许多很有学术价值的观点看法,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读了他的来信,我觉得很惶恐,也从心底里感激张老师。   四见张老师。   我听到张老师骑着自行车去单位上班,被一辆大卡车撞了,正在医院里治疗,便去了一趟兰州,一来是去看望一下他,二来《飞天》编辑部的主编有意调我去他那里担任小说编辑,有些具体的事项需要进一步洽谈。   到了兰州,去省文艺研究所一打听,张老师已经出院了,就去电影制片厂他的家里见到了他。他给我讲述了出车祸的经过,他老伴多次插话,说便宜了那个卡车司机,只付了全部的医疗费用,其他的一分钱也没给。张老师就笑着摆手打断老伴的埋怨,说司机又不是故意的,谁愿意撞人?付了好几万医疗费,已经不容易了,不能再给人家雪上加霜。我听了张老师的这些话,觉得心里沉沉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张老师要请我到饭馆里去吃饭,我提出还是由我来做饭,在他家里吃。他经不住我的一再请求,就勉强答应了。我和他、他的老伴一边吃着我做的饭,一边闲聊。他得知《飞天》编辑部想调我来兰州,但又无法给我解决住宿问题时,便对我说,他单位给他分了一个小套,闲置着,就借给我住,让我不要因为住宿问题错过了这次机会,一定来省城发展,争取在文学创作事业上有一个更好的环境。我说我回去后考虑。便怀着对张老师的感激之心,离开了他。   后来,由于我的工作又有了变动,便放弃了去兰州工作的机会。那次见面,便成了与张老师的最后一次相会。   又后来,偶然听到来陇南出差的一位省城朋友说,张老师已经去世了,还听他说了张老师的一个趣闻轶事。有一次,年近古稀的张老师到北京去参加一个笔会。临行前的头天夜里,老伴因他出了车祸之后,记忆力严重衰退,怕他把差旅费丢了,就把三千块钱缝在他的内裤里,并反复叮咛他不要忘了。第二天,张老师在火车上上了趟厕所,出来时自言自语道:这贼娃子手艺高得很,刚才摸着还在,解了个手的工夫就不见了!这时候,他见一位乘警从身旁走过,忙拉住乘警,报了案。乘警听后说:我破了半辈子盗窃案,第一次听说隔着长裤子把内裤脱走的事。便作了笔录,又向张老师要了他单位的电话号码。背过张老师,乘警给他的单位打电话,了解张老师是否有说谎的习惯。得到的答复是,张老师是具有高级职称的作家,是个书呆子,从不说谎。乘警便来安慰张老师,请他不要着急,一定帮他破案。但张老师提供不出一丝线索,使乘警无从着手。眼看快到北京站了,还是没有着落。忽然张老师的手机响了,他接听,是老伴打来的,声音很大,乘警也听见了:老张啊,我给你说了多少遍,你还是把裤衩忘到家里了!把乘警听笑了,张老师也笑了,对乘警连说对不起。   听了关于张老师的这个近似于搞笑小品的段子,我没有笑。而是鼻孔里酸酸的,渐渐地,觉得眼睛有些模糊了……   共 309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发表评论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