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江南】初夏(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31:13

一些阳光像白花花的银子,从树的缝隙下溅了下来。

槐花开后,乳白的槐米正在枝头积淀。酝酿一生的奢华,从此刻开始,带着那些初夏的情绪,一直等到秋天。像一个渴望爱情的少女,等着情人。有些梦想就是这样。这时候,我透过枝叶间的缝隙,仰望蓝蓝的天空,除了一只鸟还在飞翔外,其它,寂静如一座坟场。

高天之下。我在想:云的心事,在五月,在初夏,是否爬满草芥,等着风来激荡?

一个人的下午。我开始流浪。

从此岸到彼岸,除了被绿色覆盖以外,只有一个目标:前行。人总相信前面的风光比现在绮丽,就像乞讨者总在希望下一个。在流浪途中,思想游离在千里万里远的高山湖泊,躯体匍匐于眼前长满野草和泥蒿的水沟边。两个“我”,始终无法相遇。如彼岸花,开一千年,谢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没有语言的交流,只好各自沉默。

有时候,我们就是在这种无知且无语里麻木,并且学会了陶醉,如看官一样。

几千年文化的传承,看官往往有一些“虐”的心态。就像阿Q抓去杀头,还想看他的辫子在不在;就像尤三姐拿起宝剑,眼中只有一滩美丽的血。

坐在青石上。

一只蚂蚁爬上我的手腕,毫不在意我可能落下的指蹼。我无法理解它来的使命,也许是想寻找某个秘密。

一直以来,我很喜欢蚂蚁。每每看到这些小生命,心思格外活泛,如多数人一样,喜欢窥伺隐私。天地之于蝼蚁,蝼蚁之于天地,不论是形和神,无可比拟。这些小东西,无论是在草叶,在泥土,还是在树枝,在堤岸,有或没有目标,整天都在忙碌,疲于奔命,像街市中的人流一样。带着这个白痴的问题,我曾去问一位禅师。禅师说:内心卑微的人,在它面前才看到光亮。又说:人类只有在弱小者面前才体会到骄傲。我明白了,善良的其实不是我。

后来看一个研究,说山蚁可以治疗乙肝,并亲眼看到有人吞服。乙肝是人类感染的顽疾,我更相信了禅师的话。

路边的泡桐花开在蓝天上,淡紫的花蕊像一把扬琴对着天空奏鸣。不错,是扬琴,一些噼里啪啦的音符在天空弹响。我立在树下,捧着双手,想接到一些残余的逃遁者。

我不怀疑我的双手是空的,总有一些露网之鱼,落在我的手心,然后等我一不留神,从指缝中溜走。

指缝中溜走的不仅是音符,还有很多。庄子说:白驹一隙。无论是指缝还是门缝,其实没有多大分别。

我喜欢沙地。无论是海边,江边,还是河边。只要有机会,我会光着脚,在某个黄昏或清晨。

凉悠悠的水随着波浪涌了过来,亲吻我的脚踝,然后,荡平我走过的脚印,一切像未曾发生。我常常凝视那些曲折的脚印,心中想一转身它们消失的模样。

如风一般无痕,却曾切实存在,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麦子熟了。

那些年,苍黄中,无论饱满还是干瘪,我操劳一生的父亲,还是当宝贝一样,将金黄收裹囊中。

弯曲的腰如积雪的松枝。

父亲的眼中只有麦子,而我,喜欢那些苜蓿草,毛茸茸,浑身充满青气。

麦子收后,一些苜蓿草正在田头地畔欣欣然伸展,彷如透气的蛙从莲叶中抬头。不久,父亲就拿起一把薅锄,将大地变得死一般洁净。

父亲的洁癖曾经让我很不满。父亲说,我除了需要一个饱满的胃,还要一件遮寒的棉袄。我听见寒冷的冬夜,母亲纺线车发出“吱吱”的声音。那个时候,我只有沉默。沉默,多数表示反对或无奈。

很多时候,为了生和活,我们不得不挥手告别。

蒲公英老了。

在夏天,叶子上已经积满了黄褐色的斑点。曾经朝天吹出的绒毛早已消失在旷野中,只有孤独的杆。那杆,像一面经历战火焚烧的旗子,没有飘扬。我们曾经赞美过蒲公英的飞扬,说它的飘洒不是孤独而是生命的延续,像那些年我们流浪。其实很多时候,所谓追求只是生命还要进行下去的一个理由。活着,总要有些娱乐。就像一只公鸡在草丛中去拼命追逐蚱蜢,并非一定是消灭。

一枝亭荷从淤泥中吐出水面,卷曲的新叶像婴儿还未完全睁开的眼。在初夏时节,这才是生命最美的赞歌。

这最美的赞歌不全是因为周敦颐的《爱莲说》,也不全是杨万里的“小荷才露尖尖角”,到现在还不明白这娇嫩的生命是如何从暗无天日的淤泥中挺拔出来。小的时候我也曾拿着铁锹从深埋的土壤中去寻找沉睡的藕。那藕的确像一个婴孩沉睡,波澜不惊。我不明白那长长的藕带是如何在春天开始萌动,在夏天开始撑开雨盖,将晶洁的冰珠盛放在蓝天下供大自然鉴赏。所谓伟岸,其实并不一定非要高大。坚韧,更符合伟岸的特质。

好多年了,人类除了知道杀戮和破坏以外,实在少了些与它们的沟通。

不远处,一群山雀在树丛中卖力地叫。

湖北专业的癫痫医院哪家好郑州癫痫医院好吗武汉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怎么治癫痫病效果更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