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柳岸•春】残壶断想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21:54
摘要:一盏残壶,因不舍而一直持握。于是也就有了诸多的想法,生出一些因壶才有的意趣,仿佛觉得这把残壶就像一本厚厚的书,可把握咂香,亦可捧而读意,将那些顿悟写出来,放进茶壶。残壶不残,愈加饱满了。我想,若这盏壶不残,我难以因壶生意,想不到人世间的那些理儿,我就错过了一次精神的旅行了。 一   人应该把人生的后半部分岁月用来自觉与思考,以便找寻灵魂深处的芳香。一盏壶,一捏茶,都有香韵,我把岁月沉放在其中,品岁月之香,悟人生之趣,盈心胸之空旷。   我这样想,钓鱼的人意不在于鱼,看图的人神不限于图,独坐的人趣不拘于坐,赏壶的人味不止于壶,见一波而生千浪,这是思想的境界,古有词牌“壶中天”,苏轼拿来吟出“大江东去”,足以证明壶中有乾坤。   这盏紫砂壶,记得是五六年前,姑爷老恒出差回来,送与我饮茶。茶壶盈握,也许是考虑我在家往往独自“置茶”,无需斗量,我很喜欢,至今情愫见长,依依不舍。宅居而茶,便以此壶沸茶。我相信,一个痴茶的人,最美的幸福,都会藏在茶壶里。茶壶不会深藏万种风情,却纳了天地大观之象在其中,足够人琢磨的。尤其是年龄大了,腿脚不便,跑老远和风景约会,感到力不从心,可茶里有风光,如果不能天天在风景里,面茶这道风景可以弥补缺憾,我相信,在茶风景里照样可以使人心感受仙境的,成不了仙,也是与仙侧伴。   持用不足一年,外孙子轩尚小,约四五岁的样子,见茶壶好玩,调皮无羁,将壶盖摔碎,我喜欢与小儿嬉,并不因碎而怒,反而他给了我灵顽的记忆,起初我以丝线绕盖子的把手几周,勉强继续使用,但后来发现,丝线并不能握住破碎的两瓣,便弃之不用了。   没有壶盖,而阴气之盛的壶身是藏纳不住茶味的,也好,我只能以绿茶盈腹,无需沉闷,煮水,然后斟茶,倒也方便合适,茶香反而不损,清新之味没有经过沉闷就像雨润草青,也芬芳爽人。没有遮盖了,茶叶沉浸于水,滚沸于汤,没有过多的言语,一番热烈之后,趋于沉静,喧闹的世界退远了,肃静了,只以酽酽的茶色茶香濡染着,弥漫着,这样的境界给人的是直白和透明,有些意趣是在失去之后才获得的,越是简单,出味也就更自然了。敞开了心口,不掩饰,也是生活轻松自得的意趣,袒露示人,香气就无碍,也是一个境界。   一件相伴的物品,就是没有用到,即使残了,因为熟稔,反而多了喜爱,每日里看着,都是无尽的欢喜;一旦看不见,还有失落。与家人,与熟人,相处没有太多的理由,可能也是这个感觉,每日看着,满足胜于残缺。曾经我想扔掉,可放手之际还是不舍。我想起三毛写过一篇《我的宝贝》,她在意的是一个有着裂纹的盘子。何时开裂的,为什么开裂,都有故事,何尝不是一个念想。那条浸渍了尘灰的纹络,就像一道闪电,有时候会穿透时空,燃起回味生活的火花。      二   手中这把壶已经是绝版了,时而把玩,每每有着遗憾。可没有了壶盖,反而多了一份想象,我曾经在心中为之烧制了不同形状的壶盖,但虚幻的没有付诸真实。   那壶,小如攥拳,但却工巧不俗。通身看,呈外圆内方的形制,圆而不浑,方可见圆,棱角似乎被圆收束了去,这种方圆的结合真的是夺得了巧工。凡物,如果藏了智慧,我都会联想一番,因为这壶本身就有禅意。   我曾经想,如果是外方内圆的钱币设计,是不是就是对己宽容?浑圆的茶壶,从来不恼茶水处方还是处圆。有些人就是不肯饶恕自己的过失,说,心中自有不可变更的原则,对己总是很苛刻,律己之严来自孔方的启发。我便是一个追求全而美的人,有时候因自己做得不够好,就有了拳击脑袋的动作,力度未必大。往往是条件不允成功,但总觉得自我努力不足。这种自责的意识和态度,往往自我否定得多,于是从这把茶壶上我变得释然了很多,对人可以宽容,自我也可原谅,任何事都可以马上放下,放下了,就着眼于当下,再做下一次努力。于是,看圆,便有了自圆其说的意念。原谅自己,未必不是一种生活态度,不必斤斤于自我,日子就轻松了许多。作为食具,如盘子,如茶壶,多以圆脸圆肚示人,圆满之意时时感染着食者饮者,从容而不拐弯,不要在端碗吃饭持壶喝茶时先做一番自我检讨。这样,我们的日子都成了笑脸,于是岁月静好。当然,这也是残缺的应有之意,此事古难全,我们就以圆满之心对残缺吧。   制壶的人,往往把方印镌于壶底,藏了方印,因而喝茶的人,多心跳轻缓,舌与水绕,养性在品味里,逐渐也变得出入皆圆润。其实人生的境界大事也多可以圆融对待,从容才是茶壶之象的本意,更是茶道的根本所在了。圆融善待眼前,哪怕是片刻享受,也以感恩的心情对待,不做所谓的智者思考,放弃功利,也不去追求没有边际的开悟,于是就有了人生的境界。我常常想起“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两句诗,总是不得禅意,便以实况来理解其含义,结果在捧壶喝茶时有了顿悟:去方行圆,和善视物,此时不正是以手捉月,舍花逐香么?得月盈壶中,闻香日子里。      三   任何割裂的哲学方法都是片面的,如果就做人而言,应该做“外圆内方”的人,这样的人格是不易受损的。他有忍的精神,有让的胸怀,有貌似糊涂的智慧,有形如疯傻的清醒……这是最富情趣的人格,我这样看。   真正的“方圆”之人是大智慧与大容忍的结合体,有勇猛斗士的威力,有沉静蕴慧的平和。真正的“方圆”之人能对大喜悦与大悲哀泰然处之而不惊。真正的“方圆”之人,行动时干练、迅速,不为感情所左右;退避时,能审时度势、全身而退,而且能抓住最佳机会东山再起。真正的“方圆”之人,没有失败,只有沉默,是面对挫折与逆境积蓄力量的沉默。就像一片树叶,经风而叶面翻转,叶背示人,风息自然复原如常。这样看待也就回到了沸水煮茶的事上了,无论如果翻滚,最终还是沉静不惊。也许这也是众多茶客最喜欢的人生境界和顿悟吧。   多少时候,我们被逼选择圆,虽是无奈,却是处世的智慧。破碎了,还要坚持;破碎了,一气之下摔掉,那就没有了“方”的资本了。   若不是这把茶壶少了圆盖,我还真不会颠来倒去,正侧上下地把玩,也就难以注目这些方圆的设计与图案,还真的不会有勾起这些方圆的概念和故事。看来,这个盖子还真的不能少,人生的多少智慧是藏匿于这圆中啊!人的很多顿悟来自生活,而不是书本,就像司马光打破缸,我们从书本上看到,归于读书的的功劳,其实,很多时候,身边的普通一物往往包含着道理,也有禅悟,自得才是真的得到。   好的茶壶是可以拿来品读的。我那盏壶身有行书四字:“茶禅一味”。安排得颇有讲究,因壶为圆,故陶艺师选择了方印模式来呈现,“茶禅”居右,“一味”在左。这是圆中嵌方的手法,睹之,你仿佛见印章,却无边线的束缚。收在虚中,放在实上,收放很有特点。天天面对这几个字,未必可以懂得。虽不惊艳惹目,可也促醒提警。   这里确需说说“茶禅一味”与“禅茶一味”了。见一些场所书悬“禅茶一味”室匾,仿佛觉得有些不对味了。茶禅一味,是把日常所饮之物提升到禅的境界,这是对茶的赞誉,也是对品茶境界的肯定和指引,若单纯地吃茶,只为解渴休闲,似乎就是有“吃”无“品”,错过了升华,难入境界。禅者,形而上,是哲学层面的,是意也,道也。茶者,形而下,是饮食层面的,是实,也是“引”。无吃茶的环节,空想所谓的“禅意”,总不是世俗者可以做到,如此看,“茶”是先始,“禅”则是跟随,“茶禅”一体。按照常理,先有物象,再意象,也是对的。一如江山如画是对江山景色的赞誉,美人如画是对美人姿色的赞誉一样。倘若作“禅茶一味”如何?禅茶亦物也,是对已经获得茶中有禅意者而言,甚至无茶也有禅。一物无可比何来比之一味?若辩称禅与茶“一味”,则显然不符合提升茶的境界,因为禅作为具有高深的精神与文化的重要内涵,其境界没有必要通过与作为物的茶比之“一味”来获得境界的提升,正如没有用画如江山、画如美人来赞美画一样。故谓:茶比之于禅,物也;禅比之于茶,意也。因物而获意,顺理成章,亦为根据。误为“禅茶一味”,实乃不会其意。   插叙一段辩解,是为“茶禅一味”正名。文字成书,未必印刷在纸张上的可捧而读之,镌刻于壶身的四个字,也是一页书,不揣摩,难以求到真解,人生处处有书,有字不难,可无字就让我们惶惑了啊。由壶残,想到“茶禅一味”四个字的顺序误排。印度大诗人泰戈尔说,美不在真理之中,而在真理的边缘上。反复揣摩这句话,我觉得还应该补充一句:美,甚至可以在残破里。正如秋后的荷花,残败之象难以卒睹,可那种抱香荷箭而不弃,恰恰是大美,美得让人垂泪。      四   我之砂壶,在“茶禅一味”字后刻茶诗两句,曰:“小石冷泉留早味,紫泥新品泛春华。”这是北宋人梅尧臣的句子。诗题为《依韵和杜相公谢蔡君谟寄茶》。这种刻字的布局仿佛一幅书法作品,主题词之后是小字添款,显得章法自然。有人曾据此诗句说紫砂壶的制作至晚应该起于北宋,诗句给我们留下了寻根的蛛丝马迹。中国古代制壶是很讲究的,壶为孤品,但蕴藏不孤,所谓“字以壶传,壶以字贵”,就是把壶与字的关系解析得非常充分了。如此看,有壶身而无壶盖,连“瓦全”也配不上了,但我还是视为断璧残璋。残而不破,才是值得藏于心的。   我有一位乡邻,我称他“老珠叔”,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一条腿已经截肢,过去,没有条件再植一假肢,他残了,可他写下了一本名为《我走过的岁月》的书,那时我们都传看过,没有出版,字迹也歪歪扭扭的。老珠叔的人生虽残而不破,是充满诗意的完整。残了,总要留下一点东西来弥补,我想,这就是他对待残的态度。我记得,他在书中有这样一段意思:少一条腿,就像折了一根木桩,换一根木棍照样可以支撑人生。我觉得这就是写在他身上的诗行。一盏残壶,少一个盖子,就像帽子被风吹走,但也留下了一些有益的人生思考,一点也不残破了。   还有壶的另一面,与刻字一面相对,是轻刀勾勒出的纤竹,应该是“斗笠竹”吧,是为了不喧宾夺主故,所以淡写点缀的笔法很明显,但也恰到好处,仿佛经风摧竹折,突然飞来,散落于壶上,我叹其妙。   我听说,紫砂壶刻字作画所用之刀,是根据紫砂壶的状态而定。简单分为湿刻、干刻和熟刻三种。湿刻是指刻一些未烧制坯体未干粗砂紫砂,因为砂粒粗容易线条刻破所以采取湿刻。反之为干刻。熟刻是指在已经烧制好的紫砂器上篆刻。湿刻最适合的工具是竹刀,干刻以铁刀为宜,熟刻以电动刀具为宜。读壶识壶的人,应该在品茶的时候去揣摩刀工与刀法,也可以获得对陶艺师制壶风格与工艺水平的认识。   本壶当为干刻。刀工凌厉,绝不拖泥。起笔深掘,留下千钧之力;运笔腕力刚柔有度,时而有蜻蜓点水的妙趣,也有横扫千军的深度与气势。从下刀深度看,绝非战战兢兢,不存含糊与模棱两可;笔锋沉下与收起正和节奏与时机。刀刻最难的是刚硬有余,而曲柔不足,但本壶刀工宛如运作狼毫,已经有了“入砂透壶”的功力了。   我想,文字也如刀具一般。专事描摹浮华,浅显浮躁,往往不得真髓,少了穿透的力气,自然难以长久于世。因事随笔,虽视为雕虫小技,可说到好处,却有着一语顿悟之妙。酝酿已久,发酵于心,岂是一个“推敲”可以言其精妙。无论如何,能够如琴师伯牙操琴,卢延让拈断数茎须,皆可传为佳话,技法不同,刀工之妙仍在。之所以我不舍这把残壶,就连刻字刻画的刀法都给了我感想。壶残,而刀法不残;时光里有不容易,毕竟是人生的一段影像,留住才是完整。   紫砂壶若不是地摊货,那必须留印于壶底的。“陆彩琴制”四字铭刻,让我的赏析有了一些佐证与根据。她是江苏省国家级陶艺师,被人誉为“沉香”,人称“宜兴美女陶艺师”。怪不得我一开始见壶就说壶身为“阴”,那种阴柔之气并非是在某个部位上释出,应该是柔气贯穿壶身使然。   我喜此壶,其理由,说来也是有些不登大雅之堂,但却是藏了养生的理儿,所以这几年我没有“断养”,爱壶品茶的人都知道,一盏好壶,若是放入柜子,那就没有了意义,因为你没有“养壶”,就等于不爱。就像喜欢一件花瓶,端放在桌子上陈设,不如把玩。我有去洗浴中心洗澡“养足”的习惯,所谓“养足”,现在人称“足疗”,“疗”是不当的,应该是“养”。既然是“养”,就有阴阳一说。是“阴”当以“阳”补之,是“阳”应以“阴”和之,所以问我需男技师还是女技师,我都是喊“女技师”来。想不到,我“治茶”也是对了阴阳说道了。   茶壶无盖,不论怎么说都是遗憾。我想起还有一把茶壶,从来没有使用,便找来。把盖子往这盏壶的壶口一放,好一个“恰如其分”,真的是天配的缘分。   我这样做,是处于这样的考虑。茶壶无盖便不能绝尘,是害了茶味的。就是沏茶的时候,沸水冲尘,那尘也不能除去,尘味也妨害了茶味,所以还需防尘。但马上又有了异样的感觉,似人的二婚,虽阴阳配搭了,却本来就不是一对,只能将就。生活,不能过于挑剔,有聊胜于无。有了壶盖,揭盖入茶沏水,闭合煮茶味,有了互动,也就有了生活的情趣,在磨合里相依相握,也就没有了悲欢离合的空寂与哀叹。 武汉看羊癫疯到哪个医院癫痫患者发作了怎么急救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癫痫病常见发作症状和急救措施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