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轻舞.那年那月】婆婆的小脚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53:56
摘要:缠足是旧社会对女性的一种摧残与折磨。小脚婆婆是个普通的女人,是那个年代女性的缩影,勤劳,质朴,善良,坚韧,是她的小脚趟出一条生存之路,是她们柔弱的肩膀撑起了半边天。 和老公认识没多久就认识了婆婆,婆婆那时六十多岁。她是一位很干净的老人,穿着朴素,头发已经斑白,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深深浅浅的皱纹,皮肤很白,眉眼间透着和蔼善良,让我意外的是,婆婆是小脚。   我第一次带爸妈去婆家,一是看家,二订婚,三是会亲家,四是商量结婚的事,爸妈都没啥异议,本来我早就把情况很详细地告诉他们了。回来后妈妈说,“你婆婆年轻时准是个大美人,现在还挺好看呢。”夸婆婆漂亮我当然开心,要不我怎么会有这么帅的老公呀,我心里美滋滋的。妈妈又说,“唉,可怜你婆婆的小脚,以后你得多干点活了。”这有什么呀,我不以为然。妈妈又给我讲了她的姐姐也就是我姨妈裹脚的事,说裹脚就是把脚骨活生生地裹成畸形,疼痛难忍,非常痛苦,小脚的女人一辈子行动不方便很可怜。姨妈四岁开始裹脚,疼得姨妈整天的哭闹,姥爷心疼,就偷偷地给放开,姥姥发现了就和姥爷大吵,脚裹得更狠更疼,姨妈哭闹得就更厉害,姥爷不忍心又偷偷地给放开,就这样裹了放,放了裹,最终姨妈的脚也没裹成小脚,成了个不大不小,不伦不类的脚。就这样姨妈还很感激姥爷,说姥爷救了她的一双脚。我见过姨妈却没见过姨妈的脚,不知道那不伦不类的脚长的啥样。   结婚后我们和公公婆婆住在一个院的东西屋,婆婆待人和善,性情温润得如一块老玉,从不和邻里起争端,和我也少有磨察。   刚结婚到这个村时,最先接触的人就是一些和婆婆年龄相仿的大娘大婶们,她们几乎都是从山东同一个村子或移民或逃荒来的。李大婶说,婆婆在娘家时就是娇闺女,长得好看,结婚后总是穿着红色的袄,黑色的裤子,打着绑腿,头发梳得也漂亮,挽着发髻,插朵红色绒花,十里八村的美人,脚还小……我不觉得脑海里就有了《红高粱》里那个小巧玲珑的九儿的形象,只是周迅是大脚。李大婶也是大脚,一提起婆婆的小脚她的语气神态便流露出羡慕和嫉妒。李大婶又说,过去女人有双小脚才能嫁得好,婆家人才把你当人看,唉,俺不行,俺是大脚,命贱!   李大婶一辈子生了十个孩子,成人了八个,第一胎时,婆家人还当回事给做了月子,歇了一个月,后来生的多了,哪还有人管呀,连自己都不觉得是回事了,有时接生婆都没有,自己来,平常得跟来例假一样。那是生老六时,又是跟前没人,自己依坐在床上,开始生出来个软塌塌的大泡,李大婶吓坏了,她没听说过也没见过这样的,以为自己生了个怪胎,摸也不敢摸,碰也不敢碰,想躲想逃都没有办法,跟前又没人,她简直快要吓死了。慢慢的泡全出来,哗啦破了,原来里面是个娃娃,一颗心放到了肚里,自己给自己处理处理,包好孩子就赶快做饭了。等男人回来听见屋里娃娃哭,知道是生了,问了男女,进屋稀罕稀罕娃娃,吃完饭又去生产队干活了。李大婶说,她们这辈女人差不多都是苦命的。   转年我就有了儿子,婆婆就专门给我看孩子,我和老公下地干活。   那年夏天的一个黄昏,我忙着做饭,就顺便把狗的饭也做出来,是玉米面糊糊,我顺手就把狗食盆放在地上。帮我烧锅的婆婆没看见,一脚就踩到了狗食盆里,滚烫的糊糊烫得她哎哟地尖叫起来,我迅速地冲过去,一手抓着她的裤子提着她的腿,另一只手不容分说地脱掉了她的鞋,又麻利地拽下她的袜子。天呀,我惊呆了,这是咋样的一只脚呀,扭曲变形,奇丑无比,大脚趾格外的大,挤到了中间,其余的四个脚趾在脚的外侧,向脚心弯曲着踩在脚板底下,畸形的足弓很高。我提着一只袜子傻愣愣地怔在那。婆婆又羞又恼,“哎呀,你……”她叫着,但没有说下去,就光着一只脚,一瘸一点地,逃也似地跑回她屋。老公出来问咋回事,我慌忙告诉他,“咱娘脚烫着了,你快去看看!”其实我确信,由于我迅速地脱下了婆婆的鞋袜,她的脚没事。一会老公回来了,我问他,“咱娘的脚咋样?”他说,“咱娘说没事。”我寻思着婆婆没让老公看她的脚。老公又埋怨我粗心大意乱放东西,我默默地听着。几天我都不敢看婆婆的眼睛,就像偷了她的什么宝贝一样心虚。   一个夏日的午后,树荫下,婆婆在看着儿子玩。北方的夏季无论太阳怎样的毒辣,树荫下总是凉爽惬意。我搬个小板凳坐在婆婆身边,怯怯地问,“娘,你的脚还疼吗?”“早就不疼了!”婆婆向我笑笑,很平和地说,“走路多了还会疼。”“娘,刚裹的时候很疼吧?”我问。“傻孩子能不疼吗!”婆婆依然微笑着说。接着婆婆又絮絮叨叨的讲了她和她们的故事。   婆婆五岁裹脚,她坐在小板凳上,先用热水洗脚,然后用蓝色的浆洗得平平整整的裹脚布兜住后脚跟,再绕到脚背,让出大母脚趾,把其他的四个脚趾兜住向脚底内测用力拉,然后再一层层用力裹起来,最后用针线缝上再穿上鞋。脚呀就生疼,还得走,不走不成型呀。八个脚趾得全部脱臼,错位。晚上就更疼,就像在火上烤一样火燎燎的疼,打开裹脚布看,脚趾都淤血成紫红色的。这只是裹尖,还有裹瘦和裹弓,一次比一次疼,跟上大刑一样。也有感染溃烂,发烧送命的,裹脚就是女孩子又一次的鬼门关。   婆婆说,李大婶原本有个姐姐,就是裹脚时感染了,发烧,浑身起血点子,后来就昏迷了。女孩子命贱家里没人管,李大婶的母亲也是小脚,她背着昏迷的女儿走了十多里山路找大夫,等走到大夫家孩子早就没气了,她又把孩子背回来,背到后山的阳坡上。从此她家的女孩子就再也不裹脚了。李大婶的大脚是姐姐命换的,她没尝过裹脚的疼,只会羡慕小脚的美。   其实婆婆的脚也不算裹成功的,裹脚要裹到成年,有的要裹一辈子。婆婆十几岁时新中国成立了就不让裹脚了,那时还想不通呢,自己还偷偷地裹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放弃了。   婆婆没有读过书,由于裹脚也没有开心快乐的童年,从小就做女红。婆婆的手很巧,什么都会做,棉衣,单衣,鞋子。一次儿子的鞋前尖坏了个洞,她就用一小块花布剪了个云的图案缝上,图案漂亮,针脚细密匀称非常好看。她给自己做的鞋也很是精致漂亮,年轻点的女人都不会做。   婆婆不到二十就嫁给了公公,公公是家里的长子,奶奶婆也是小脚,是更小的小脚。一大家子十多口人的饭食就归了这婆媳俩。隔一天就得磨一次面,是人推的磨,很是辛苦。没想到,第二年婆媳俩先后生了孩子,婆婆生的女儿,几天就夭折了。奶奶婆生的就是老公的小叔,奶奶婆却没奶水,饿得小叔整天哇哇地哭。婆婆伤心着自己短命的女儿又可怜着小叔,女人的母性吧,她开始用自己的奶水喂养小叔,直喂到小叔会吃饭。婆婆去世的时候,小叔得到消息后悲痛万分,电话里哽哽咽咽地说,没有这个嫂子兴许就没有他了,……   后来婆婆又有了儿子,女儿,也就是老公的大哥大姐,几年后就是连年灾荒,开始吃不饱了,吃野菜,吃树皮,婆婆说麦苗也能吃,真的无法想象麦苗怎么能吃。婆婆的娘家人都移民到了东北,家里日子实在不好过,草根都没有了,树都没了皮,真的有人饿死啦,她和公公决定卖了家产闯关东。   我的小脚婆婆就这样为了生计用她的小脚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婆婆对我说,她没偷过东西没要过饭,说的时候眼睛里分明有着那种骄傲和自豪,我懂得这是弱者的自尊。婆婆是个普通的女人,是那个年代女性的缩影,勤劳,质朴,善良,坚韧,是她的小脚趟出一条生存之路,是她柔弱的肩膀撑起了半边天。         长春有用医治癫痫的医院有哪些?伊春癫痫病要做哪些检查西安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武汉哪个医院能看小孩癫痫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