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柳岸】考证记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20:57
时光回到八年前,2010年春节后,夫人对我说:“学个驾驶证吧,明年丫头在滨湖上初中,需要开车接送呢。”我一听笑了,“你先生在农机局上班,还能没有证吗?”“就你那拖拉机证?”夫人冷笑,“我看丫头不念书也不会扒拖拉机上学的。”可我心想,我们单位张师傅开拖拉机跑运输,路上孩子们遇见,蜂拥而上,张师傅用竹棍都打不散哩,儿时的孙副县长为此不知挨过多少棍了。   然而,这倒底是四十年前的事了,今非昔比,如今拖拉机只能耕地,而我也要学C1了。   说学就学!托熟人找到挂靠金盾驾校的张、季两教练。   在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张教约我去驾校报名,由此,我踏上了学驾证的征途。张教三十岁左右,黑皮、墩实、个子不高,看他在驾校里嘻嘻哈哈、哥哥妹妹地乱喊一气,我想这小子混得不错啊。经过拍照、体检、填表和交费等若干流程后,我领到一本小册子。张教拍着我的肩,很严肃:“老哥,回去看书,一个星期后到驾管所参加理论考试,为保证驾校合格率,考试必须通过,明白吗?”   于是,我捧着小册子,像接了圣旨,上班看、下班看、睡前看、睡醒看……也就三、四天吧,除了交警的各种手势让我犯迷糊外,小册子内容基本掌握。其实,辨不清交警手势,也不能怪我智商低,而是小册子上的图小得令我无法看清。为此,我专门上路观摩,可发现上派的交警指挥交通不靠手势,主要靠大嗓门:唉!靠边!耳朵聋啦?靠边!   好歹一个星期后,运气不错,理论考试一次过关。张教高兴得黑脸泛着光:“看你像个知识分子,我没看走眼吧?马上科目二,等我通知,不能耽误,明白吗?”   如此,我又接了圣旨,时刻竖起耳朵等待张教通知。然而,一天、两天、一个星期……说好的通知呢?终于,忍不住拨电话过去。“哦,哦,是老哥呀,正要打你电话,明天抓紧过来练车吧,哎呀!看这事弄的……”   第二天大清早,我打滴赶到练车地点。张教还没到,此地冷清偏僻,路边的丛丛迎春花却已明亮地盛开了。不多时,一辆绿色的教练车到了,随张教竟鱼贯下来一、二、三、四位姑娘,莺声燕语的,个个面容娇好,怪不得张教厚此薄彼,把老哥忘了呢。倒库、移库、出库……姑娘们人人技术娴熟、动作规范,看来练了都不止一天、两天了。“别愣着了,上车练哪!”我正看得入神呢,张教大声提醒我。哦,该我了,我默念着技术动作,但手脚总是违抗大脑的指挥,桩杆被碰得“啪!”地倒下,偷眼一看,只见张教一脸嫌弃,“要是真的车库,车早撞稀巴烂了!”他头摇得拨浪鼓般。我心里愈发紧张,以致接二连三地熄火、启动,再熄火、再启动……“这可是刚换的马达啊!”张教哀叹,“这下又完了、完了。”一次“轰!”地一声空油后,“你要报废教练车啊!”张教冲到车窗边吼着,唾沫星子溅了我一脸……   这车没法练了!我忍无可忍,呼地冲下车来:“教练教练,你教我练,我已经尽力,可总得一个过程吧?再说,对一个年长者,哪怕学员,也应有起码的尊重吧?不学了!退学费、换教练,你看办!”“老哥,这……”张教没想到我这个一向老实的学员竟然造反,一下不知所措,好半天才回过来,“我也是心急,有口无心,以后一定改!一定改!哎呀,看这事弄的……”   果然,再学上坡起步、侧方位停车啥的,张教温和多了,不再摇头嘲笑加吼叫,可是好像也弄乱了惯常的节奏,不知咋教了。倒是一位姓巢的姑娘,学车悟性高,且自始至终给了我很多帮助,我拿到驾驶证,她是有功劳的。   科目三,即“上大路”,我是跟着季教学习的。季教与我年龄相仿,胖胖的,有着教练们少有的白净皮肤。他看起来很有经验,执教理念就是多练、无捷径可走。通过两天接触,季教表扬我沉稳心静,尤其剎车冷静果断,这在初学者中十分难得。   其实,季教有所不知,我也偶有心潮澎湃的时候。至于刹车嘛,还得回溯到97年9月份的中稻收获时节,那时我们单位试验一款背负式联合收割机,即拖拉机与割台、输送槽、脱粒装置组合为一体的收获机械。一天傍晚收工后,我驾着收割机开往农机校的车库,在由金寨南路拐向长安路时,可能输送槽影响视线,加之正想着晚上中国和沙特的足球赛。突然间,机头前不知从哪冒出一位大姐来,等我发现,彼此已近在咫尺!当时大脑一片空白的我,哪里分清刹车油门,只能狠命地一脚踩下,伴随耳旁一阵刺耳的“嗄吱!”声,万幸的是收割机紧挨着大姐堪堪停住!一时间,机器颤抖着,我也颤抖着——你看,如此强烈的刺激,还不能锻炼我的刹车吗?   季教老家在紫蓬山,一天下午,他载着我回老家。一路上,平路我开,山路季教开。他开车时我看风景,春风微熏,“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但见窗外粉红一片的桃树林正妩媚地缠绕在山腰间……   最后一项是路考,副驾驶上的考官带着墨镜,显得很酷,因为你难以看透他的眼神。大路练得多,路考我是有信心的,三公里的路段,我顺汤顺水地完成了,不尽完美也有点忐忑,但我想至少过关是没问题的。考官一路上一言不发,只在一张纸上写着什么,末了,他摞下一句“换档不行,还要练,签个名吧。”语气冰冷的像迎面袭来倒春寒,我不由得打个寒战,难道“好事多磨”说的就是我吗?我木然地接过考官递来的纸,啊?80分!没看错吧?真真切切的80分啊!我通过了!这考官真酷,我要是女人,一定扑上去好好亲他一口。   当年“五一”后的一天,张教亲自把我的新驾驶证送来了。我要请张教吃饭,可他坚决拒绝,头摇得拨浪鼓般,最后搞得我倒不好意思了:“哎呀,看这事弄的……”话音未落,我和张教都笑了。 产生癫痫病的原因有哪些荆门治好羊癫疯方法江西治疗癫痫病医院黑龙江哪个医院的羊癫疯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