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江南】寻找一首舞曲(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09:04

“暖风吹那春来到,羊群悠然吃草,怎么突然想起你的微笑……”

伴着乌兰托娅婉转的歌声,宽敞明亮的成和大厦门前,一群排列整齐的市民正在悠闲地跳着广场舞。只见她们时而摆胯时而扭腰,时而又轻移莲步,那律动的身姿就像穿花蝴蝶一样轻盈一样洒脱。这支自发组织的百余人的队伍,是目前全城人数最多、影响力最大的健身舞团。她们的组成形形色色,以中老年妇女居多,偶尔也不乏妙龄少女及古稀老汉掺杂其中。经过无数个日夜的历练,她们的舞蹈动作已相当娴熟,举手投足之间,总是透着一股协调的、赏心悦目的美。

朦胧的星光笼罩着大地,淡淡的花香在身边弥漫,小城的夏夜是如此诗意静谧。喧哗渐消,夜色渐深,那些不知疲倦的舞者仍在尽情地摇摆,那惬意的样子仿佛是参加一场盛大的个人表演秀。汗水不断流淌,衣袂不停飘荡,但她们的脸上却个个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幸福的微笑。巾帼们精妙绝伦的表演引来了许多行人的驻足观望,她们曼妙的舞姿也博得了大家的阵阵掌声。

“嗡嗡嗡”随着一阵熟悉的叫声在耳边鸣响,目光呆滞腿脚麻木的我也禁不住摇头晃脑手舞足蹈起来。嘿嘿,说来惭愧,我的即兴表演与大妈们比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啊。人家跳舞是艺术是耍酷,我跳舞是折腾是痛苦;人家的形象似天鹅,我的形象似恶魔;人家跳舞是享受,我跳舞是难受。读到这里,看官不免生气了:“你呀你,罗里啰嗦纯属无病呻吟,跳个舞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至于这么紧张吗?”

看官大人,您不明觉厉冤枉老朽了。我焉能故弄玄虚,我实在是有难言之隐啊。面对大妈神一样的对手,我岂敢班门弄斧?我张牙舞爪了一番,不是心里技痒难耐,而是身上奇痒难耐啊。您难道没听到蚊子叫吗?如果讨厌的蚊子咬得您浑身是包,您会无动于衷吗?恐怕到时您比我跳得还高吧。

急躁归急躁,抬杠也不是办法,我还得耐心在花丛间伫立下去,因为大妈们的舞步还在继续。我不是她们的粉丝,我也无意学跳广场舞,我之所以坚守阵地不离不弃,是为了了却自己的一个心愿。我在苦苦等待,我在默默寻找,寻找一首久违的舞曲。为了那首仅有一面邂逅之缘的叫不上名的舞曲,我兀自忍受着蚊虫叮咬,像特务似的在旁边的花丛间潜伏着。

随着音乐的嘎然而止,那首三十二步的《火苗》终于跳完了,我的身上也多了几个大包。从华灯初上到繁星满天,我在这里足足静候了两个钟头,依然没有听到那首令我怦然心动的舞曲,希望再次落空,我的心里不免有些沮丧。

晚会接近尾声,就在我即将转身离开的时候,领舞老师—一个高挑的干练的中年妇女—微笑着示意大家向她靠拢。只见她一面拿着扩音器一面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幽默的话语不时激起人们的阵阵笑声。我感到好奇,便悄悄向前挪动了几步,想近距离仔细听听她的讲话内容。

领舞老师旁征博引地讲了一些跳舞的好处,像什么增强体质、缓解压力、促进和谐呀之类的话讲了一大堆。我听了暗暗点头,感叹文明的飞速发展。国家的开放,观念的更新,使我们早早进入到了全民娱乐的新时代,这是社会的进步百姓的福音啊。

领舞老师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她们的队伍,我观察了一下四周,见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娘子军,随即无奈地将举到一半的手臂缓缓放下。我用眼的余光小心地扫描大家的表情,见没有人注意我,忐忑的心才稍微平静下来。这种场合我最怕碰到熟人了,特别是那些男同事们。我的那些工友们大都风流倜傥志存高远,他们热衷于干大事,不屑与娘们孩子为伍。即使娱乐,他们也会专挑那些酒店宾馆、茶社、KTV之类的高档场所去消遣,绝不会屈尊街头巷尾这方小水洼。他们的档次太高,我学不来也做不到,只能望洋兴叹。我们的差距太大,这使我自惭形秽,也加重了我的自卑心理。无聊不是我的错,无聊却不安分就是我的错了。此时,如果让那些曾经的朋友们看到我丢人现眼的样子,他们不笑掉大牙才怪呢。

见人们迟迟不肯散去,领舞老师也便来了兴致。她宣布接下来的时间再教一支新舞,大家听了欢呼雀跃。

音乐前奏响起不到十余秒,我就猜出了它的名字。新舞曲叫《我的中国梦》,是由影视明星黄渤在春晚唱红的。老师在前面示范,学生在后面领悟,大家随着欢快的节拍踏歌起舞。我目不转睛地望着她们,欣赏着她们那优雅圣洁的舞姿,心里充满了没有嫉妒恨的、没有杂念的羡慕。灵动的画面刺激着我的视觉神经,我真想马上融入她们的大部队。可是,“大男子主义”的虚伪思潮不停在脑海作怪,我思忖再三,终于没敢越雷池半步。此时,我真后悔自己没有饮酒,如果提前半斤老白干下肚,恐怕别人想拦也拦不住,自己早就肆无忌惮了。

新舞曲的节奏越来越快,人们的舞也越跳越带劲。她们接受新事物的速度令我吃惊,她们丰富的肢体语言令我汗颜令我自愧弗如。这不由使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些往事,想起了自己初次从舞的经历,想起了那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舞曲。

“年纪有了一把,学问一些皆无,笑话倒有一担。”唉,说来惭愧,我的脑汁像浆糊,脑袋时常犯迷糊,全然忘了这句话的出处。但有一点毋庸置疑,就是这段自嘲现在套用在我身上最恰当不过了。从“乳臭未干”到“聪明绝顶”风风雨雨几十年,自己跌跌撞撞挣扎扑腾了大半辈子竟然一事无成,真是愚笨至极。眼见同龄人一路狂奔,眼见晚辈们后来居上,而自己却如僵化的陀螺般摇摆不前,真是可叹又可笑啊。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偶然清醒的时候,经过一番绞尽脑汁的计算分析,终于找到了自以为是的症结所在。本人之所以屡战屡败,主要是由糊涂及固执两大缺点造成的。智力及性格上的缺陷是前进路上的绊脚石,是酿成苦果的真正元凶。这点连三岁孩子都明白的道理,我居然用了数十年才总结出来,看官,您说我是不是憨砣子一枚呢?

本人的坏毛病还有许多,比如暴躁、虚伪、矫情等等。当然,最致命的还是缺乏远见和悟性。这从自己的志向,自己的一些所作所为就可看出个中端倪。本人素来胸无大志,基本上是属于吃粮不管酸、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那一类。干事嘛,总是虎头蛇尾有始无终。常常喜欢拉大旗作虎皮狐假虎威,琴棋书画东扯西拼,知道点皮毛就到处显摆,典型的沽名钓誉而已。笑话远不止这些,这不,最近又莫名其妙地恋上了码字。呵呵,屎壳郎戴眼镜—冒充文化使者,您说搞笑不搞笑?写来写去,结果水平没提高血压高了,收入没增多白发多了,这都是陋习都是不自量力惹得祸啊。老朽就是这样,大事做不来,小事做不好,仅有的一点爱好还如此幼稚无聊,难怪人生如此悲催,活该。

“住口!离题万里岂有此理!那首舞曲哪去了?!”看官大人,您一声断喝,吓了俺呀一大跳零一小跳,俺战战兢兢如梦初醒。不是文不对题,是战线漫长信马由缰;不是牢骚太盛,是已把您当成了挚友当成了知音;不是狡辩开脱,是俺活得如婴儿般赤裸裸!面具?谁还戴着面具?不嫌累吗?反正俺早将它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因为那玩意儿太假太唬人。

因为糊涂,所以鼠目寸光;因为固执,所以特立独行;因为猥琐不堪,所以欣赏大气美观。

知夫莫如妻,天下最懂我疼我的还是自己的老婆啊。她看出了我的小心思,常劝我打消不切实际的想法。我舞文弄墨时,她冷静旁观;我穷困潦倒时,她不离不弃;我的身体每况愈下,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不能出口成章,但那些忠言却字字千钧:“医院里没咱家的病人,监狱里没咱家的犯人,吃得饱睡得着,这就是咱们的福哇。”

枕边风的威力不可小觑,家有贤妻男人在外不做横事。名利是负担,越早卸下越好;身体是本钱,越勤锻炼越好;亲情是琼浆,越存长久越好。去他姥姥的乌纱帽,去他姥姥的孔方兄,去他姥姥的破皮球……统统见鬼去吧!写字不如唱歌,唱歌不如跳舞。头顶阳光脚踏实地,管住嘴迈开腿,向着幸福向着快乐出发,这才是实实在在的修身正道啊。

激情被现实粉碎,理智重居上风。于是,八小时之外我不再爬格子,半夜三更也不再观看世界杯。我试着走出户外走向广场公园,试着将自己的身心溶入热闹非凡的大自然。

幽幽的路灯闪烁着柔柔的光亮,习习的晚风轻拂过我的脸庞,走在宽敞整洁的街道上,我的心情渐渐明朗了许多。小城的夜色如此迷人,我沉浸其中感慨万千。

“喜欢喜欢,真呀真喜欢。喜欢喜欢,真呀真喜欢……”忽然,一阵悦耳的歌唱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禁不住循声望去,只见狮子桥附近的公园一隅,一帮中老年人手舞足蹈跳得正欢。我边听边看边向前行,那首曲子的旋律动感十足,那支队伍的舞姿春风摆柳,那厢如火如荼的气氛令我陶醉,我不由加快了脚步。

及至近前,美轮美奂的画面更是令我眼花缭乱。矫健的身影,欢快的舞曲,构成了一道华丽的艺术盛宴,令木讷的我羡慕不已。音乐循环播放,不断有新人被吸引进来,跳着跳着,队伍竟然由矩形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圆圈。人们像走马灯似的随着高音喇叭的节奏有序地转来转去,那热闹的阵势比起云南的篝火晚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站在队伍旁边,我瞠目结舌手足无措,仿佛成了多余的人。眼前优美的风景令我目不暇给不忍离去,强烈的虚荣心又使我不敢轻举妄动,我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走吧,都是一帮妇女,你一个大老爷们在这瞎掺和啥呀?丢不丢份啊?”一个念头在我脑海升起,我蓦地羞红了脸,幸亏天黑没有人注意到我,要不然多尴尬啊。趁着夜幕的掩护,我正想悄悄溜走,忽然,那摄人魂魄的舞曲像一道闪电划破了夜空,重新点燃了我心中的明灯。瞬间,我被它的魔力征服。我不由自主地再次停下脚步,一边驻足观望一边随着抑扬顿挫的节拍小声哼唱起来。此时,我周身的血液仿佛被现场的热情熔化,我已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中不能自拔。“只要机会合适,人人都是演员。”一个声音在我耳畔鸣响,激励着我不断前行。奔放的音乐不失时机地激活了我沉睡的艺术细胞,我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不能再犹豫了,舞台就在你面前,尽情摇摆吧。动起来,舞出你的精彩,走你—”我暗暗下定了决心。

歌舞的魅力势不可挡,抛弃一切杂念,我情不自禁地加入到浩浩荡荡的队伍之中。圆圆的脑袋,胖胖的肚子,在一帮孱弱的中老年妇女面前,本来不高大的我显得有点鹤立鸡群。可跳起舞来,人家恰似“白鹤亮翅”的鹤,我却像“呆若木鸡”的鸡。我的腰杆倍儿硬,动作极不协调,就像一具僵尸在花丛间跳来跳去,惹得周围的人们一阵窃笑。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几次欲停下脚步,但想想这是自己的处子秀决不能半途而废,心一横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曼妙的音乐仿佛新酿的蜂蜜,芳香四溢,令我如醉如痴。提起蜂蜜,我就想到了甜蜜蜜,我就想起了一代歌后邓丽君。八十年代初,随着改革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一些优秀的港台歌曲也在大陆悄然盛行起来。那时候,大街小巷到处都飘荡着邓丽君甜美的歌声,可以说,她的歌足足影响了我们那一代人。美好的音乐总是让人留恋,它像一个符号深深地刻在我们的记忆中。

尽管我的头顶像冒气的蒸笼,尽管我的举止非常怪异,但我依然没有停下旋转的脚步。虽然笨拙若狗熊,但我毕竟突破了牢笼,毕竟迈出了人生舞台的关键一步,我为自己的勇敢暗自庆幸。或许我天生没有运动细胞,或许擅长逻辑思维的人大都这样,所以我常以“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自我慰籍。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这大概是爱慕虚荣的人的通病吧。

曲终人散,我拖着浮肿的双腿回到家中。折腾了半夜,尽管疲惫不堪,但我仍然处在高度的亢奋之中。舞蹈没记住一招半式,那首舞曲却如影随形深深植入我的脑海。真是孤陋寡闻,这么琅琅上口的流行乐,我之前怎么没听过呢?这首舞曲叫什么名字?

淡淡茶香在斗室氤氲,我的思维开始活跃起来。其实,这首歌算不上多么美观的金曲,也不是什么特别深奥特别上档次的歌。这首歌的节奏比较平缓,歌词也比较简单,是一首通俗易懂的大众化的歌。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首几年前风靡一时的带有东北二人转风味的老歌。

“喜欢喜欢,真呀真喜欢……”今晚的音响动静太大,男生主唱的歌词我没听清,只记住了舞曲中的这一句反复出现的女和声。于是,我边轻轻哼唱,便开始琢磨。

“糟老头子,你左一句喜欢右一句喜欢,你到底喜欢谁呀?怎么出去一趟就花心了?又被哪个狐狸精迷住了?”老伴见我走火入魔,禁不住揶揄道。

“我哪有那本事哪有那心思?你就是借给我一万个胆,我也不敢呀。我在唱歌,我在寻思今晚那首舞曲的名字呢。”

“你呀,真是一根筋啊。你问问领舞的老师或者上网百度一下不就解决了,还用得着绞尽脑汁吗?”

“不一样,悬念要自己解开才有意思。你认为我仅仅是在寻找舞曲吗?大错特错!我是在找一种感觉找一些印记,我是在寻找失去的青春寻找久违的童真童趣啊。”

杭州比较正规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保定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哈尔滨癫痫病专科治疗哈尔滨医治癫痫的医院哪家更牢靠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