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心灵】家乡有条猛洞河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12:24
无破坏:无 阅读:2435发表时间:2013-06-03 20:34:14 摘要:“家乡有条猛洞河”是一首歌,由何纪光、宋祖英唱向全国。猛洞河地处湘西深山密林之中,两岸风光锦绣,终年泛绿。八十年代中期,以漂流扬名山外。号称“天下第一漂”。但河不大,用于漂流这一段也不险要,没有惊涛骇浪,急流险滩。但坐在漂流般上玩水、打水仗,倒是别有一番情趣。 猛洞河不是我的家乡。我的家乡离猛洞河至少还有三百公里。但是,我也这样说,甚至也这样唱:“家乡有条猛洞河”。   同所有湘西自治州以外的人们一样,第一次知道猛洞河是因为何纪光、宋祖英。他们,湘西的优秀儿女,故乡有他们永远的留连忘返,永远的痴情梦语,那山光与水色,始终都在他们的心头桃红柳绿,波光荡漾。于是,他们用自己的歌声,把家乡的猛洞河唱得“红红火火”,唱向了千家万户。那一河洁白的浪花,那一河跳动的欢乐,那两岸峻峭连绵的青山,还有那郁郁葱葱的苍苍林海,都乘着他们或嘹亮、或甜美的歌声翅膀,神话一般地展翅飞翔。山里山外家家户户电视机的荧光屏上,起伏跌荡的小河,时而欢快奔腾,时而妩媚流淌,两岸千里莺啼,漫山红绿间映,让人如同亲临其境,于那“山涧石门开,半边月飘落”山水之间,拉起“阿妹跳摆手”,背上“背篓采春波”。如诗、如酒、亦梦、亦幻的湘西风情,让人眷恋不已。   应好友相邀,我于这秋高气爽的日子,第一次游览这早已名声在外的猛洞河。虽然在此之前,我见过那些一说起猛洞河就眉飞色舞的人,一唱起猛洞河就手舞足蹈的人,我对他们近似夸张炫耀的表情不以为然。因为我没有到过猛洞河,没有亲身体验过“天下第一漂”的浪漫神韵,没有实地感受过波峰浪尖上的无限风光,更没有站在猛洞河两岸听涛声,看浪花,然后抒情般地走进何纪光、宋祖英那浓浓的一怀乡情之中。而今天,当我站在涛声拍岸的猛洞河岸时,我不能不说,猛洞河的名气,远远大于它的存在,同山里山外众多的长河大江相比,它不过是湘西千山万壑中一条稍大一点的山涧溪流。好在河的概念从来就没有一定之规,河床可宽可窄,流程也可长可短,称之为河也未尝不可。只是对于我来说,年轻时就泡在千里沅江里,“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长大以后,烟波浩渺的万里长江,惊涛骇浪的滚滚黄河,也曾几度亲临目睹。但尽管如此,我依旧兴致勃勃,来到这载歌载舞的猛洞河边,走进何纪光与宋祖英的歌声中。可惜,我不是北魏的郦道元,作不了《水经注》;也不是明代的徐霞客,访名山,入大川,潜心于山水奥秘。我只是山外众多猛洞河“粉丝”中的陌生一个,到此一游,也免不了带着几许回味,几许眷恋,然后或依依不舍地挥一挥手,心满意足地转过身去,作别这奔腾在深山峡谷中的浪花与波涛,重新回到远离猛洞河的平淡日子里。   一根竹篙,把泊在岸边的橡皮船,撑向了翻卷的波浪之中。驾船的是一位健壮的船工,三十几岁,正当年。据他本人介绍,年年夏天他和他的同行们,都在这河上为游客驾船护航,一天至少要三、四个来回,旺季更多,浑身上下天天都是湿漉漉的,赤裸的上身在阳光与河水的相互作用下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个好,已变得黑里透红。但是,说他们是船工也不一定准确,用于漂流的船只无论外型或功能,都与载客运货的船只相去甚去,倒是很像黄河上的羊皮筏子。但是,黄河上充了气的一张张羊皮圆鼓鼓的,绑在一排木棍子上,人坐在上面,羊皮接触水面,然后起伏跌宕,渡过宽阔的黄河水面。漂流的橡皮船恰好与此相反,平的一面在下接触水面,人跨坐在充了气的橡皮皮囊上如同骑马,遇上急流险滩时,一种骑马狂奔的骑士感觉油然而生,若是漂在碧波荡漾的平静水面,则又似在草原上随意遛马,怡然自得,乐在其中。那时,你就可以放眼饱览两岸风光,侧耳倾听林间蝉唱莺啼,真所谓置身于鸟语花香之中。眼下虽然秋色浓烈如酒,但由于常年不落叶的苍苍乔木依旧绿意盎然,红枫等落叶树种以及野生的冠木几阵秋风吹过,或如火似霞,或黄哈尔滨手术治疗癫痫如纯金,于色彩斑斓之中呈现出极强的层次。也许,湘西的秋天比春天更加艳丽,比夏天更加炽热。人置身于此,若在诗画之中,飘然若仙。   大山必有大峡,深山必有深谷。大自然造就的河流山川,总是那么千姿百态,各有韵致。猛洞河的两岸,鬼斧神工,绝壁悬崖,陡如刀劈斧削,除了鸟飞猿栖,让人望而生畏。一尘不染的河水奔流在两山之间,浪花拍打着两岸的峻峭山崖,哗哗的水声回荡山谷。山岭之上,草丰林密。若站在山顶,峡谷中喧哗的水声如同天簌。“家乡有条猛洞河,飞出一支神秘的歌”,或许就是这种意境!   猛洞河是因漂流而飞出山外的。因为猛洞河本身没有多少急流险滩与惊涛骇浪,谈不上有多么刺激,多么的惊心动魄。但是,没有惊心动魄,并不等于没有惊喜交集,没有刺激并不等于没有乐趣。猛洞河的漂流之乐,全在于肆无忌惮地打水仗。   人生下地,第一次获得生命的愉悦,大概是水之趣。生下地第一件要做的事是洗澡,然后安然入梦。当你一梦醒来,所谓的人生就开始了。于是,水带给人生的欢乐,也就这样陪伴着你,直到你人生的最后一站。而当你的生命终结,从此永远离开人世,那时,亲人会为你洗完最后一次大澡。然后,你就潇潇洒洒地上路,神采奕奕地走进天堂。因此,嬉水是人的本性,无论男女,无论老少,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上得船去,驶入河中,水上战争就不约而同的开始打响。不管生熟,不论男女,更不分老少,淘一瓢河水,你只管朝对方泼去,即使把对方浇得如落汤鸡,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没有一根干纱,回报你的仍然是一船的心花怒放和前仰后翻的笑声喧哗,没有人抱怨,更没有敌意,人与人之间原本复杂微癫痫对青少年有什么危害妙的相互关系,都被这飞溅的水花洗涤得既简单透亮,又单纯友好。但是,既然是打水仗,用瓢泼自然不能过隐,于是,儿时玩过的所谓水枪,就恰到好处地运用到了猛洞河上的水战之中。   水枪,现今的小孩子已不知何物,但在三十年前,大概还在为孩子们津津乐道,农村的孩子更不用说。当然,孩子们玩的水枪,不能与猛洞河上的水枪相提并论。记得我小的时候,玩的水枪就是一根小小竹管,吸进的水量有限,射程也不过两、三米远,杀伤力更是微不足道。那时,大人们每逢稻田里病虫害严重时,常常用较大的竹子做成水枪,然后吸入掺了水的农药,用力一推,远远地洒向绿浪起伏的无边稻丛。那时,真羡慕大人们的能耐。如今,几十年没有见过更没有玩过的水枪,却在猛洞河上满河叫卖,大的三十元一杆,小的十五元一杆。这水枪不是竹子做的,而是用塑料胶管做的,比起我记忆中的水枪,科技含量实在高得多了。   贪玩,不仅是儿童的专利,也是大人的本性,只不过大人选择场合,一般情况下道貌岸然,装成熟,秀深沉,但一旦到了相适应的场所,不泯的玩性就会破门而出,并以更加疯狂的劲头,重现当年的天真与顽劣。   一股股强大的水柱,远距离倾泄而来,或打落你的眼镜,或掀翻他的草帽,甚至人也被打得东倒西歪,直到一方无力招架。然后,胜利者的欢呼声响彻云霄,落败者的欢笑声也同样响彻云霄。就这样漂了一路,打了一路,呼喝声、尖叫声、惊讶声、水声、人声,此起彼伏,把原本寂静的峡谷,折腾得热闹非凡。这一份开心与欢乐,这一份难得的本色与本真,也只有这流淌在深山峡谷中的猛洞河,才能够容纳得下,才能够施展得开。   神秘的猛洞河,流淌在深山峡谷之中;美丽的猛洞河,流淌在歌声与笑声之中,流淌在欢乐与惊叹之中。弃船上岸时,晚霞把西边的天际染成一片鲜红。重峦迭嶂的山山岭岭,披一层金色的光芒,分外地耀眼夺目。   是谁又在唱了,“家乡有条猛洞河,飞出一支神秘的歌,姑娘跳摆手,背篓采春波,豪饮围篝火,盘歌情人坡。山乡的风情山乡的歌,最恋家乡猛洞河……”   共 286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