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冰心】花事五题(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27:52

倒勾花山花烂漫的季节,开得最疯最野的要数倒勾花了。倒勾花枝条上布满勾勾刺,横生斜长纵横交错,密密的纠结在一起,牲畜近不了,樵夫樵婆绕着走。

早春二月,刮起了东风,空气湿润起来了,经过几场雨的慰藉,再经几天的阳光暖照,光秃秃的枝丫便抽芽,结苞。三月,山脚下,野陌上,沟壑里,黄灿灿的一簇簇绽放枝头。

在所有景物都披上淡灰色温情的早晨,我喜欢从小木楼上,睁开第一眼远眺那岜顶上充满诡异的三棵松,以及山脚下若隐若现的黄绿相衬的倒勾花,心里充满暇想,仿佛它们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放学后,约上几个小姐妹,赤着脚丫淌过狭窄的河床,拐过刚刚长出新绿的田埂,来到山脚下,凝望着枝头那金色的花儿,哪顾得上那些个勾勾刺刺,眼睛里看到的是花,脑袋里兜着的也全是花。采摘,捆扎,心满意足地带几束回家,插在墨水瓶里,搁在窗台上,看着它们从精神抖擞到昏昏欲睡,再到枯萎调零,两三天后扔了。又约上小姐妹,重复着几天前的游戏。任由我们怎么虐待和遭踏,它们的后代却更加繁衍,愈加旺盛。

以致大半辈子过去,那一片黄仍是那么泛滥。倒勾花是村里的叫法,它有个很婉约的名字:含羞云实。

刺桐花在村里,家养的除了伤花和凤仙堂姐种的晚饭花,再也没有其它品种了。

最漂亮的要算熬大园子边的刺桐花。园子在莲塘边,约有二三分地。园边埋了几截桐木桩,种了雀梅,形成一道绿色篱笆墙。早春,天气暖和起来,雀梅子或绿或红或紫点缀园边的时候,挺直的桐桩很费劲地抽出十几二十片巴掌大的叶子,心形的煞是好看。忽然有一天,当我挑着木桶踏着冰凉的青石板晃过园边时,愣一抬头,一团火焰在桩头燃烧,仔细一瞧,哪来的火,分明是花,艳艳的似一串红辣椒,再过一些日子,便又冒出二三串红,最多不过五串,试想,半截木桩埋在泥土里,能有多大能耐叶繁花盛呢?

那几串红一直在诱惑我,每每乐而顾之,于是搁下水桶踮起脚尖,举起扁担勾挑那几串红,勾不到就打,还一边回过头去提防主人,若是让她看见了,至少挨一顿骂。

伤花放学后,我在破瓦罐里填满了湿土,再插上从小三姑美金那折来的两三枝伤花,选那些个含苞欲放的,小三姑特别吩咐道。靠墙架了木梯,小心翼翼地将瓦罐搁在墙头上。几天后,早上起来,发现墙头上有几点紫红,晌午放学回来,紫红完全绽开,铜钱大的两三朵。不多久,绿布满整个瓦罐,既而泛滥起来。花也从五六朵七八朵到十几朵,后来,开多了,再也不爬墙头数花了。花期很短,晨开暮谢,不分季节不究雨晴。有时候剁猪菜不小心伤了手,折下几枝捣成泥,敷在伤口上,血便止了。于是,我们叫它作"伤花",老家女孩都在自家墙头种的,细枝细叶,且肥厚多肉。伤花,不只是为了风景,而是为了止血。我想,它该属太阳花科的。

蒲草关于蒲草,我想到的是离家不远的那条小河。

秋天一到,河水瘦了下去。立冬刚过,那一片从葱茏蓊郁走向枯黄的蒲草在西风中肆意摇曳,一根根褐色的蒲棒直指苍天。

那时我有多大了?八岁、十岁?不太清楚。只记得没有够上奶奶的肩膀。星期日,奶奶带着我绕过那一片蒲草,到水库上游砍柴,尖头的柴扁担上,一头是竹篮盛着的玉米粥,一头是几把磨得锃亮的柴刀,一路丁当作响,她的腰间还别着一把镰刀。

那座低矮的山上,柴火不是很多,手腕粗的杂木是没有的,我们只能采些芦苇和牛柑树等不耐烧的小柴。砍柴没有给我带来多少的欢愉,挑着两小捆柴火又绕过蒲草泽地的时候,我的心情异常的兴奋,眼睛和脚步都被牵了去,放下担子,踏进冰凉的洼地,置身于蒲草间,俯下身,探手去,镰刀轻轻一挑,一根,再一根,抬眼,满足地望着奶奶笑,奶奶亦张大她那没牙的嘴笑着说:哦,哦,蜡禾,够了够了。

蒲棒,老家称为蜡禾,顾名思义,那是蒲禾中正在燃烧的蜡烛。蜡禾通身软软的,长着密密匝匝的蒲絮,拔出一点,禾面水一样很快愈合,没有撕痕,完好如初。

到家,插在后院的墙缝里风干。

不小心磕破头或砍伤了手,撕一点粘在伤口上,血便止了。

后来,读到诗人谢眺喜《咏蒲》“离离水上蒲,结水散为珠。间而秋菡萏,出入春凫雏。初萌实雕俎,暮蕊朵椒涂。所悲堂上曲,遂乐黄金躯。”时,想这古人描写的黄金躯便是那儿时的蜡禾哦!

紫云英冬天原野里生命力最旺盛的植物。

秋收过后,田地闲置下来,农人把紫云英豆撒在田里,半截的稻茬呵护着,松软的大地孕育着。冬到了,紫云英开始波澜壮阔起来,热热闹闹的绵延到山脚,大片葱绿中细细碎碎的紫花扎满了眼,它们在萧瑟凋零的寒风里亮着生命的底色,忘情的开放。

此外,点染着冬天原野的,还有山上霜打过的枫、蕃桃、姚金娘、山梨树等,红的、黄的、紫的,色彩斑斓,风情万千。微风拂处,阡陌上沟壑间,芦花宛如一朵朵白云轻轻流淌。此景此色,使空气也活泼起来。

跟前小小的紫云英,有一点禅味,一点佛心,寂寞中显着精彩。

我和凤仙姐提着竹篮穿梭在田间地头,采摘着麻雀菜、毛毛菜、牛筋菜、鼠耳菜等猪饲料。在茂盛的紫云英里磨蹭,采下一两把紫云英苗,藏在篮底,贼一样的猫着腰溜开那一片绿地。

紫云英苗,那是饭桌上最上等的菜,打汤或生炒,清清香香的味,胜似豌豆苗。

紫云英苗不可贪吃,吃多了会醉。像生活中某些事,只能浅酌,不宜深品,人亦如此。

老家人大约不知道紫云英这个学名的,从来没见谁叫过,都叫它绿肥。现在,老家人仍这么叫着。

开春翻犁的时候,紫云英便被埋在泥土里,腐化成肥,在没有化学肥料的年代,那是很好的绿色有机肥哦!

沈阳癫痫专科医院哪家湖北正规的癫痫医院哪家治疗效果好保定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小儿癫痫都有啥症状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