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看点·春韵】茶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40:06

春风二月度,好雨润江南。正月一过,茶农们便要忙于采茶制茶了。

“自从陆羽生人间,人间相学事春茶。”生在茶乡,耳闻目染,对茶自然略知一二。遵顺茶树发芽添枝的先后,采摘也前后有序。就我们苏南的气候特点而言,先是绿茶开采,后才是白茶开园。当然,白茶其实也是绿茶,只是品性蜕化成特有的外观和味道后,才俗称为白茶。绿茶树上采摘的新鲜芽叶,按芽和叶的细嫩、比例及大小不同,制成的茶叶价格也贵贱不等,名称也不尽相同。碧螺春卷曲似螺;翠柏嫩如雀舌;炒青则色浓味重。待到后继的白茶树因受阳光雨露滋润,叶芽自翠转白,粗壮饱满后,开采制作的步骤和种类也大同小异。但因白茶叶芽色白,汤汁明丽柔润,香味更清幽怡人,所以尤其受人喜爱。懂茶道的品茶人更是奉为珍宝,故价格自然不菲。

茶叶按时节而论,习惯上又有明前茶和雨前雨后茶及往后的夏秋茶之分。明前茶,顾名思义,是指清明前的茶。清明前夕,气温微寒,虫害尚少,茶树发芽无几,条形优美,其味甘醇,乃茶中极品,其价令人咋舌。懂茶者有言:“清明早,立夏迟,谷雨前后,茶正好”。相对而言,雨前茶生长快,养分丰盈,产量上得来,价格相对比较大众化。至于夏秋茶,老茶农们因懂得“春生夏养秋冬藏”的育茶经,一般采摘不勤,而在于悉心护养茶树,来年春始,才会有好的收益。

记得小时候家中生活清苦,父亲虽嗜茶如命,但哪有余钱买茶?每年茶叶上市之际,家住山乡的姨妈,倒是会早早送些新茶来给父亲解馋。父亲喜滋滋地称这茶叶为“月亮茶”,每次只是节省着捻一点冲饮。问父亲为何称其为“月亮茶”,父亲便笑眯眯地回答:是你姨妈晚上在月亮下采的茶。我似乎顿悟,觉得“月亮茶”这个名字很美。只是在灶台上忙碌的母亲,听罢便呵斥父亲不要瞎说,带坏了小孩。父亲吮口茶,看了母亲一眼,哈哈笑出声来,连着点头道是,不能瞎说。长大懂事后,方知这“月亮茶”的来龙去脉。家乡人一般都晓得这“月亮茶”,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成年后,曾和性格豪爽的姨妈开玩笑,说她比别人多一只手。姨妈略显恼怒,笑着抡拳捶我。临了,有些羞涩地说:“那时穷,你姨夫是个老茶客,可哪有钱买啊?只能趁在大队茶园采茶挣工分时,衣兜里偷藏点带回家;或者和几个胆大的女人约好,待半夜里去茶园,管它是芽头还是叶子,急慌慌揪几把回来,自己烘炒烘炒。”其实,我能理解姨妈这群女人的“劣行”。在物质生活匮乏的那个年代,“穷则独善其身”这类精神和道德方面的为人处世准则,在过日子的基本需求面前,往往是不堪一击的。“月亮茶”,看字面,非常美!其背后却是难以言表的无奈。好在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准已步入小康和富裕,这“月亮茶”也不复存在了。

我也是老茶客,估计是嗜烟陋习之故,尤喜浓烈茶,对清淡的白茶反而不感冒。自离开家乡在外地工作生活后,家乡的亲朋好友客气,每年都送我天目湖白茶。尤其是在每届茶叶节隆重盛开之际,更是赠品不断。我却常常是借花献佛,转赠好友,或返回老家给父亲喝。父亲觉得金贵,舍不得喝,说留着等我也移居他乡的姐弟俩回来后喝,结果每年硬是将新鲜物搁成了陈货,没了清香和柔润滋味。在外生活年头久了,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思念故乡,缅怀过往的人和事,偶尔拿出留着的一罐天目湖白茶泡泡尝尝,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这家乡的白茶,经水一泡,一芽两叶昭然舒展,浅白肥润;汤色嫩黄通透,清丽明澄。芽叶片刻下沉,静若闺秀,赏心悦目。提杯小吮一口,顿觉口鼻生香,喉舌生津,神清气爽。如此观形品味的当口,突然觉得生活很有韵味。也许这是故乡情结使然吧!

“春风化雨催嫩芽,芦柴煮水试新茶。”常邀一些挚友来陋室品茗。尤其是在春茶上市之际,天目湖白茶自然是待客的杯中首选。“清茶一口正香甜,茶余或可添诗兴。”同道中人,常有诗心蓬勃者,明汤一杯邀明月,忘我感慨“我辈岂是蓬蒿人”。我常借此良辰,为茶农朋友们推销些产品。窃以为种茶、制茶是个辛苦的营生,销售茶叶更是个费脑的事。一些好茶叶,茶农常常因没有销售渠道,而让珍品“处在深山无人知”。“酒香不怕巷子深”这样的劝世格言,就目前的商品经济社会而言,不过是一种自我安慰的坐以待毙罢了!能在力所能及之时,替茶农担点忧,我心安然。

“一生为墨客,几世作茶仙。”古文人其诗道出了喝茶的至高境界。因多读了几年书,我常常也自诩为半个文化人。然而,对于茶道艺术,我却是不谙一丝。曾经也端着架子装斯文,细品慢饮杯中香茗。却常常是只有分秒的耐心,临了还是大口入喉,三下五除二杯底干。正如我父亲喝茶一样,沏满一个大茶缸,想喝时,就咕咚咕咚入肚,临了手一抺嘴角,舒叹一口气,一副快哉之态。想来也是,茶水原本就是解渇之物,又何来那么多的雅词文道呢!一芽、一叶,原是天地常物,自然和人工的契合,使之成为过日子所需的“油盐酱醋茶”中的寻常一员,没有神化和虚像晃曜的必要嘛。

茶事乃农事,辛劳之事。茶事也是百姓事,衣食之事。鲸吸牛饮或细品慢嘬,因人而异,伯仲难定。其实,二者皆是人生快事。

沈阳癫痫病医院官网河北哪里治疗癫痫病好呢不同类型的癫痫发作特点湖北哪家医治癫痫病的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