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墨香】走在天地间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19:02
摘要:他就这样做着平凡的事,干着平凡的工作,就像魏书生说的“把平凡的事干好就是不平凡”。在边远乡村,在基础教育的道路上,默默无闻,就当年考师范时,翻山走的泥泞道路一样,一步一个脚印,去迎接新的一天,亲眼看着朝阳的冉冉升起。 1   稀稀疏疏的阴雨时断时续的下着,已经半月多了。云好像没有返回的迹象,越集越厚,向远山慢慢压下来,与山尖缠绕在一起。门前的小河不再是昔日的一路欢歌,夹杂着泥石流涌向远方。泥泞的小路,被早行的村民踩起片片泥块,一路翻滚着。   荣强抬头观观天相,心里想,看来天还没有放晴的征兆,好像老天都在与我作对似的,不过,有可能是老天在磨练我的意志,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吧。距离毕业升学考试只有几天了,真是“火烧眉毛,就到眼前”,心急如焚呀!   荣强要去县城考试,这次考试非常重要,在人生道路上是关键性的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荣强决定翻山步行去县城。   那一年,荣强在柳河中学毕业了,考上了师范。   四年后,师范毕业,荣强又回到了柳河中学任教。而后,荣强在柳河中学教书就是八年,八年呀!当年中国人打日本人也就八年,特别的数字,蕴含着特殊的意义。   在柳河中学的所有教师和学生的印象中,荣强特别喜欢体育运动。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从未间断过,就是回家,也早早起床,在车路上已经长跑几公里了。进行体育锻炼,是荣强的一大兴趣爱好。    记得荣强锻炼时,常穿一身天蓝色线衣线裤,袖子和裤腿两侧有两条白色道的那种线衣线裤,脚穿回力牌运动鞋,白色的,很有个性和张力,显得特别精神,就是他站在那里,好像也在跳动着的一样。瘦瘦的的身子,棱角分明的脸颊,脂肪在身上几乎成了奢侈品。别看他瘦小瘦小的,运动起来真可来劲,像鱼一样机灵轻捷,像鹰一样搏击长空,像虎一样威风无比,真是柳河中学的一道亮丽的风景。   这样,荣强喜欢锻炼的事传到校外,使那些社会闲散人员产生好奇,想亲眼看看荣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想看看荣强到底有没有功夫。在那个比较流行《霍元甲》、《陈真传》等电影的年代,青年人比较崇尚武功,恰恰荣强被传言为有气功,更增强的社会闲散人员的好奇,好奇心越强,想见荣强的心就越急切,证实一下功夫到底有多深。   那几年,社会风气不是很好,从而就诞生了一部分社会闲散人员的拉帮结派,常常扰乱社会秩序。所以国家曾出台“百日严打”风暴,来加强社会综合治理。社会闲散人员对柳河中学的骚扰常常发生,听说有荣强在,且有气功,也就退却了三分。   学生每次看到荣强锻炼时一手掌可以把四块砖敲断,看在眼里,佩服在心里。但那些抱侥幸心里的闲散人员,跑来挑衅荣强,试试他的软硬,以便证实传言的真伪。   一天晚上,在柳河中学门前的柳树林子里约见荣强,挑衅正式拉开了序幕。   荣强早就听到这些人对他不怀好意,就是找不到机会,如有机会很想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让学校安宁一点,让学生安全一点。想到这,荣强去了。在约见的地方,荣强先是用一右手指头撑着身子,一口气做了三十个俯卧撑,而后拿起一个“沱牌曲酒”的方形酒瓶,在胳膊上用力一敲,瓶子立即变得粉碎,胳膊没伤一点皮。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了,整个场面一下子显得很寂静,每个人都能把自己心儿跳动的声音听得到。这样,他们看在眼里,想在心里,不由的翘起大拇指,佩服!看来荣强名不虚传,真有两下子,真有气功。   从此以后,柳河中学再也没遭受过任何干扰,平平安安许多年。校园平静如一碗水,没有起过半点涟漪。倒是升学率一路飙升,刷新了柳河中学的历史记录。   2   荣强参加工作的那个年代,农村还存在重男轻女思想,农村家庭子女多的,优先让男孩子上学。所以在一个班上,接近九成的是男生,女生少得可怜,一个班最多只有几个。就是女孩子上学了,都普遍年龄偏大,原因可能是家庭条件好转了,也让女孩子也上学吧。   荣强参加工作那会儿,走在学生中,就区分不出他是老师。他还是一个没有脱掉孩子气的青少年,说是做孩子王,这下看他是否有能耐了。   好多习惯不习惯也习惯了,像荣强每天做饭,洗衣,上课,这些开始由不习惯,后来就慢慢习惯了。批评学生男女有别,对待男生则严厉,对待女生则手下留情。所以学生们常说他偏心,可是这不能全怪荣强,因为他是男教师,如果把手打在女生眼上,岂可了得?   班上,有一位从来没听见过说话声音,也没看见过笑容的女生,你说这样的学生荣强能批评吗?就是批评了,伤自尊!如果批评后有个三长两短咋办?这个女生不高也不矮,瓜子型的脸盘,时常留着一把马尾巴头发,梳洗得贼亮贼亮的,一直漂流到屁股下面,用一个小方块印花布手绢扎着一个蝴蝶结,脚上穿着手工做的布鞋,在班上很少说话,大概属于那种内涵型的女生。平时很少发现她笑过,坐在教室里默默的做着自己的作业。自从荣强来到这个学校,她就没请过一天假,更不必说逃课、旷课了,就是感冒她都坚持来校。她崇拜荣强,她越来越发现荣强的优点很多,就像夜空中的星星一样多,数也数不清。对他关注越多,就越痴迷,久而久之,荣强的每一个细节好像钻进了她的心窝,像一颗种子,扎根,发芽。   她发现荣强锻炼时的高高隆起的胸肌是那样具有诱惑,他的笑容是那样阳光灿烂。有时他穿着拖鞋脚拇指漏在外边很不雅观的走在校园,也感觉到有一种飘逸洒脱的无穷魅力,她看到他的背影都是那样具有中国式男人的风度。只要荣强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野中,她会傻呆呆地悄悄盯着他。在荣强上体育课时,她喜欢站在第一排中间,为了离荣强最近,多正眼看看,嗅嗅来自荣强身上的体味。   她下定决心,将来也上师范,做老师,来柳河中学教书,和荣强做同事,这是她的理想。就这样,她下定决心,早晨天麻麻刚亮,就起床晨读,上课认真听讲,晚上点起煤油灯,做题演算,在凌晨之前从没休息过,心中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去实现他的理想。   后来,她没有考上师范,上了高中,两年后,回到柳河中学做代课教师,和荣强做了同事。而此时荣强已经结了婚,有了孩子。可是,她多年的努力,是为了和荣强站在同一个起点,心底想着和荣强走在一起。她越来越发现,她的的确确爱上荣强了,以她的个性,以她的脾气,多年来默默无闻的爱着一个人,她要把自己的付出,见到结果方才罢休,也就是水落实处,才肯丢手。于是,她寻求各种理由,尽量去接近他,拉近距离。   她看到荣强的孩子像就是自己的孩子一样,闲时就去逗孩子玩,甚至带上在校园内做游戏,她从来没有感到这样舒心过。尤其看到孩子甜甜的微笑,她也甜到心里。荣强的老婆如果不在家的时候,她主动给荣强做饭,洗碗,洗衣服,她感觉自己就是主人一样的角色出现在荣强的家中。荣强越来越感觉不是很对头,他总认为她是学生,是他教过的学生,把她当作孩子一样对待。可是,发现不是他所想的那样。她越接近荣强,校园内关于他们的事,犹如特大新闻,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同时也传到荣强耳朵,他急了。以后尽量躲避,避而不见,越是躲避,她越疯狂。   荣强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对她说:“你这样不好,我有孩子,有老婆,而你还没有结婚,你要看到你的前途,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比我优秀的人很多,但我们绝对不能走在一起。”她总算看到多年的痴心寐想有了回音,但不是她所要的结果。以后她多次进行了努力,终究不是很奏效,自己感觉也是太理想化了,充当的这个角色属于什么?我拆散他的家庭,就是最大的罪人,会留骂名千古。从此以后,她彻底抛却了这个念头,在同事们的面前再也待不下去了,无法面对她做过的一切。   一段时间后,她消失了。据知情的人们传言,她跟上一个四川的男人,去四川了,说是叫一个江油的地方,唐代大诗人李白的第二故乡。   后来,她的形象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关于她的传言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被人们淡忘了。   3   有关荣强上演的这一出戏剧,给他的家庭造成了不小的动荡。老婆遇到不顺心的事,就会拿她来顶撞荣强。而荣强虽然觉得是干净的,可是他“跳进黄河洗不清”,有理没地方说,像“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惹了一身“羶气”。   老婆和他争争吵吵若干年。可是人们常说,“家有贤妻,男儿不遭外患”,遇上荣强这事又咋解释呢?可能有另一种最好的答案吧。   荣强在柳河中学这几年,真是内忧外患,家中老婆吵个不停,外面有一个叫荣辉的同事,每时每刻都和他叫板,真让他伤透了脑筋,活得很煎熬,也很无奈,头发不知掉落了多少。胡须也懒得刮,脸成了割过小麦的麦茬地。头发懒得洗,蓬松的乱发随风起舞。   说起荣辉,应该说还是荣强的学生呢。可是到后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了,“程咬金的三把斧”抡起,砍一个片甲不留,看看混世魔王的能耐。   荣辉最早的版本是村上,学生每人一学期20斤小麦,交给老师做口粮的民办教师。那时民办教师还没有归入财政统发工资,就像私塾教师一样,“盐半斤,油半斤”,以学生养教。像荣辉这样的民办教师,不上地干活,可是照样生产队给他记工分。这样说来还有点玄,实质就是大集体时代,或者说是改革开放以前,论工分分粮。你想想,荣辉是这个时代的民办教师。随后,身份有所好转,可以财政发工资,再后来,有“民转公”的政策。荣辉看到当年那些“正牌军”(中等师范生)的光彩,也看到他们的工资待遇,虽然每月工资只有82.5元,但是那时的一颗鸡蛋才2分钱,你就可以核算一下荣强工资的价值了。   “民转公”必须要考试,有两条路:一条是直接参加转正考试;另一条则是参加“民教班”(中等师范为民办教师转正培训而设的班级)招生考试。荣辉想到,无论参加那种类型的考试,都必须要好好学习,要真才实学,来不得半点虚假,否则考试关就过不了。他们学习的知识早已不能应付当时的考试,家庭事务很多,学习时间不能保证。   “想好了,就这样定了。”荣辉自言自语。   于是,他去找荣强,随班随师听课,做作业。和荣辉想法一样的民办教师就有三人,都在荣辉班上听课,接受荣强的辅导。而荣强也脾气有点倔,该批评时就批评,没有考虑到他们是一群成年人。荣辉们也诚恳接受,认为荣强的动机是好的,没有考虑自己的私利,都是为他们着想。荣强也想到,既然来听课,不要欺骗自己,让他们真真实实的学点东西,考上“民教班”,改变他们的命运。   通过荣强一年的严厉教育,他们都考上了“民教班”,两年后,又回到了柳河中学,一起又做了同事。   荣辉们来到柳河中学,这次不再是“吴下阿蒙”,有点“高祖还乡”的心理,原因是身份变了。自己想着,荣强不也是师范生吗?我们也是堂堂正正的师范生?孰高孰底,看本事。   4   荣辉来到柳河中学时,荣强已经是教务主任,那个年代,教务工作最难搞,特别是排课。一个人一张课表,都要手写,晚上加班用的是煤油灯。每学期开学前,荣强就要提前到校排课。全校的课排完后,荣强已经累的精疲力竭了,还要给每个教师再抄一份课程表。遇到关系好一点的就给说,麻烦你自己抄一下,关系一般的,荣强自己来抄。   令荣强万万没想到的尽然是荣辉,让荣辉来抄一下自己的课表。荣辉则说,“教务主任的主要职责就是排课,你却让我们自己来抄课程表。你不发课表,简单,那我就不上课了。”随手把荣强的门狠狠一关,走了。   荣强虽然吃了闭门羹,但还是付之一笑,心想,一个单位和一个家庭一样,总的有一个肯吃亏的。如果都想捡便宜,那谁去干工作呢?他又开始加班,把每个科任教师的课程表抄写完,一个一个的给送到手中。心中想着,开课前,教务工作很重要,不要因课没拍到位而影响正常上课。   排课中还遇到了一个难题——初三的数学、物理和英语教师不够用,更没有专任教师,没辙。荣强就自己一人担当起这三门课程的教学,同时也担任起初三班(当年一个级只有一个班)的班主任。   给荣辉排的是初一的语文,上了几周,说是要上初二的政治,又上了几周,说是要上初二的语文,就这样,仅仅荣辉的课就让荣强犯头疼。荣辉上课还有一个毛病,上政治可以上音乐,让学生唱歌。后来国家实行每周五天制,只是在收音机里听到,荣辉就已经率先在柳河中学实施,理由是中央的政策。弄的校长也无可奈何,其实政策是有,那时在地方也没全面推行开来。再后来,五天制实行了,荣辉又开始实行六天制,理由是五天时间课程上不完,不容易出成绩。在执行“夏令营”时间的时代,荣辉又在搞各种伎俩。   荣强既担任初三班主任,又担任初三的三门课程教学。荣辉则在校园内演说,是荣强想逞能。那些课程谁都会胜任,不就是三门嘛!矛头自然指向荣强,而荣强装作没听见,继续干着自己的工作。   后来,荣辉找各种借口,刁难荣强,甚至和荣强大打出手都有好几次。一次又一次,荣强看到这伙人,是单位的一股邪气,要么给端掉,要么自己离开柳河中学。荣强看出来了,荣辉们是觊觎教务主任这个位置,不是对他的工作不满,也不对他人品的看不惯。更有一种“四人帮”的遗毒,残留在他们身上。荣强说,你们这些“文革”的牺牲品,还是那一套。 小儿癫痫病一般都会有什么症状哈尔滨可以治好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找北京哪个癫痫医院最权威郑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