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海阔】我终于失去了他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8:21:14
图书馆人满为患却安静得像是空无一人,这种强烈的反差让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转了一圈没有找到座位准备打道回府看韩剧,却突然听到了一段熟悉的玲声。在反应过之前管理员阿姨的眼刀已经杀了过来,手忙脚乱接起电话快步走出阅览室,然后就听到电话里苏泽压抑的声音。
   “宁次死了。”
   “啥?”我一个激灵,一下子慌了
   神:“谁谁谁死了?”
   “宁次。宁次死了。”
   绞尽脑汁还是想不起来我们俩都认识的一个叫宁次的人是谁,突然灵光一闪:“日向宁次?”
   “嗯。”苏泽的声音闷闷的。
   我松了一口气。随即安慰他:“好啦好啦别难受了,剧情发展到这一步了就会有人牺牲嘛。”
   “嗯。”苏泽貌似还有话,我就耐心地安静下来等他一下。
   “媳妇儿我难受。”不一会儿他果然开口了。
   “怎么了?”
   “今天跟哥们儿聊天,聊着聊着就说到了你,他非说我们这样异地的,很后肯定会分……我难受。”
   我顿了顿斟酌了一下措辞:“别理他。他就是嫉妒你有媳妇他没有。”
   “媳妇儿你不能不要我……”
   “乖啦乖啦,我怎么会不要你,我还等着你跟我求婚呢。”
   又东拉西扯了几句挂掉电话,抬头猛然看到温嘉繁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我。我白了他一眼:“偷听人讲电话是不对的。”
   “NoNoNo,我没有偷听。”温嘉繁大言不惭地摇摇左手食指:“因为你说话太快,我听不清楚。”
   “不错嘛。”我伸长胳膊拍拍他肩膀:“中文越来越好了哟,有进步。”
   温嘉繁立刻自命不凡地扬起脸:“当然。”
   我看着他那张360无死角的脸默默
   腹诽,这货肯定整过容这货肯定整过容。
   温嘉繁其人,地地道道的韩国首尔人氏,汉语口语却已经很棒,还翻着字典给自己起了一个韩国没有中国也不多见的中文名字。我来这个学校之前他已经从来中国半年了,所以那天新生开学的时候背着大包拖着行李的我就好巧不巧地在校门口碰到了溜弯儿的他。可能是看见我蛮可怜也没人理,就帮我把行李从出租车上提了下来。
   那时候我还在想,诶,这学长长的不错,果然学校没选错哈哈哈。然后张口说了一句,谢谢学长,辛苦了学长。
   结果因为这句话我俩愣是大眼瞪小眼瞪了三分钟。然后他才扭扭捏捏磕磕巴巴地告诉我,他是韩国留学生,刚来中国不久,没听懂我说啥。
   登时我便两眼放光。专业学外语的人都知道,练口语就得去特定的环境,很好是一点汉语都没有的环境。因此还没开学就挖到这么大一宝,特别是这个宝还这么帅,明智如我岂能置之不理?于是也就顾不得矜持好吧我本来也就没那玩意儿,一把抓住他的衣角,汉语英语甚至加上从韩剧里学来的摆不上台面的韩语轮番上阵,很终如愿以偿跟韩国帅哥交换了手机号码。
   心里早就仰天三段笑了,表面还得维持着微笑跟帅哥挥手拜拜。乐滋滋地拖着行李找宿舍,完全忘了问那个帅哥,你叫啥啊。
   然后就是轰轰烈烈的入学式结交亲朋和为期一星期的军训。到底有多轰轰烈烈呢,举个例子来说,哪怕是我这样的外貌协会资深会员,也早就把那个漂亮的小插曲忘掉了。
   要是温嘉繁跟我忘性一样大的话,这个故事就写不下去了。不过也幸好他不是,不然这个故事就没法往下讲了。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惜时如金的我怎么可能浪费这么好的下午觉机会。于是正在跟周公他老人家下五子棋的时候,模模糊糊好像听到手机响了。拿起手机我盯着自己加的备注认真的想了一会儿,不过由于刚醒脑子转的有点慢,于是看了好久才恍然大悟,哦,原来这个“韩国帅哥”是那个帅哥啊。
   接听,听到对方磕磕巴巴的。打电话却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懂,着实让人惆怅。
   好在后来他把电话给了一个中文已经很棒的韩国姐姐,我才大致了解到他想干什么。
   在我们*,两个互相学习的异国朋友称之为学友。我觉着我挖着宝了的同时,他也觉得我这个一点韩语都不会的机会也蛮难遇到。各取所需一拍即合,于是我跟他约在图书馆旁边的咖啡厅面谈。
   那时候他还不叫温嘉繁,而是韩语本名直译过来的任景焕。私以为这个名字固然也不错,但怎么比得过两个人集思广益想出来的呢。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们又一次出去玩儿。路上遇到了一位支着小摊儿给人取名字的老爷爷。对什么都充满旺盛好奇心的武汉治疗癫痫任景焕愣是站在旁边用自己半生不熟的汉语跟有着浓重Y城口音的爷爷坚持交流了半个小时,很后在我四分之一熟的韩语辅助下弄明白了爷爷的职业。然后回到学校就拉着我支支吾吾,说想给我起个漂亮的美丽的韩语名字。我眨了眨眼睛,跟着他去了图书馆旁边的咖啡馆。
   用了不到三分钟,一个我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韩语名字在任景焕的笔下生出来了。然后不出所料,任景焕眨巴着大眼看着我就差摇着尾了。我在心里偷笑着,用韩语说,谢谢你呀,我也给你起个中文名字好不好呀。
   任景焕猛点头,好呀好呀。
   温的由来,是因为他永远分不清“温”和“湿”这俩字,做名字总能记住了吧。繁,是因为这个字实在太麻烦他不会写。是的没错,刚开始我给他取名叫温繁来着。只是没想到他看着那两个字摇了摇手,说他还想加一个字进去。看着他歪歪扭扭地写出那个字,我摸着快要烧起来的脸想,这孩子真是的。
   那个“嘉”字,后来经过他证实,是出自我的名字。
   又一次跟温嘉繁出去玩儿。我们俩相处的模式在其他学友对的眼中很奇怪,我们俩从来没坐在教室里学过课文语法之类的,每次见面不是出去玩儿就是出去吃饭。由此直接导致了我们俩的口语比语法要好的多。
   这次的目的地是某个很著名的商厦韩语中称为百货店的地方。目的是买衣服。当然不是给穷得叮当响的我。要不是因为温嘉繁,我可能这四年都不会进去。
   其实衣服穿的好不好看这种事儿吧,很重要还是看脸。我看着换着不同造型的温嘉繁,心里的小人喷着鼻血快要失血过多挂掉了。售货员姐姐就很喜欢这样又好看又有钱的帅哥了,但是很郁郁语言不通,只能郁郁地看着我跟他交谈甚欢。
   然后就听到了我给苏泽设的专属铃声。愣了一下想了想上次联系是什么时候,然后叹口气认命地接通:“嗯。”
   “媳妇儿你猜我在哪儿~”苏泽的语气欢欣雀跃。不是吧,又来这一套?我扶着额头:“又在我们学校门口?”
   苏泽也不是木头:“……媳妇儿我来看你你不高兴?”
   “高兴呢可高兴呢。”我苦着脸:“这不是不敢置信嘛。可是我现在在外面啊,你等我一会儿我这就回去好不好?”
   “好的媳妇儿~我就在你们学校门口的咖啡馆~你回来找我哟~”苏泽继续兴奋。
   我一边应着一边挂了电话。抬头又看到温嘉繁在盯着我。
   我呲牙:“我男朋友。”
   “你不高兴。”温嘉繁看着我。
   我只能呵呵呵没有呀呵呵呵。
   然后不知道为了弥补什么,我去了动漫店买了很漂亮价格也很漂亮漩涡鸣人的手办。看着卡里哗哗流出的人民币,我真肉疼。
   回到学校门口我从温嘉繁手上接过手办跟他摆摆手,用韩语告诉他今天玩儿的很高兴你先回去吧,我去接我男朋友。
   温嘉繁想说什么却很终向我摆摆
   手。
   磨磨蹭蹭开了咖啡馆的门,往里看了看果然看到苏泽猴子似的上窜下跳朝我摆着手。
   “媳妇儿~~~~”苏泽看着我可高兴。
   我笑笑把手办递给他:“看我给你买什么了~”
   所以说孩子很好哄了。一个模型妥妥地摆平。
   我对我跟苏泽这段感情感到一万分的不理解。不理解他为什么感觉不到我的敷衍,奇怪我为什么还没跟他提分手。
   网上经常有人转太原癫痫病到哪里治好什么“一个男人只有真的爱你的时候才会在你面前像个孩子”之类的圣母论,在我看来完全是扯淡。我更喜欢我男人在我面前也是稳重有担当,成熟睿智得像个男人,而不要让我感觉自己找了个儿子。
   很不幸的是,我觉得我现在还在费劲心思地顺我儿子的毛。
   糟糕的心情可想而知。
   可能是一不小心表现出来了,苏泽抬手摸摸我额头:“媳妇儿你脸色很不好诶,生病了?”
   我不自然的扭头摆脱他的手:“嗯,大概是刚才坐公交回来有点晕车吧。”
   “哦。”苏泽点点头。
   然后继续摆弄手办。
   我不禁悲从中来,我这个儿子也太不疼娘了。
   拍拍胸口压下酸楚,我又事事儿地问他:“你来之前订好旅馆了没?”
   却没想到他猛地抬头看着我:“我忘了。”
   心理防线立马被轰炸得渣都不剩,我向着屋顶翻了个白眼:“我看你今天晚上睡哪儿。”
   “诶呀没关系啦~”苏泽毫不担心:“到时候再说啦,现在我们先吃点东西吧坐了一晚上船好饿啊~”
   然后我就不坚定地心软了。
   诚然,苏泽其人,孩子气又冲动,三分钟热度又离我那么远,着实不是作为男朋友的好的选择。但是在他身上有一种东西,我觉得我要是错过了便永远也不可能遇的到了。
   苏泽爱我,用一个孩童般赤诚之心。他用整个灵魂爱着我,他的爱纯粹而干净。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狠不下心说分手的原因。
   没什么胃口就点了个冰淇淋一边吃一边看着狼吞虎咽的苏泽。平心而论苏泽也很帅,区别于小男生的好看,苏泽的脸上已经有了英俊的模样。
   他学美术,我曾在去找他的时候看到过他认真画画的模样。微微皱着眉头指尖行云流水,认真构思的时候真是帅的阿!。我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喜欢他喜欢的一塌糊涂。
   可是他扭头一看到我,就立刻咧嘴笑得像个孩子。刚才的气氛荡然无存。
   那时候我就在想,他爱着我,我多幸福。
   苏泽大爷用完晚餐,兴致勃勃地看向我:“接下来我们去哪儿玩儿?”
   我默默地压压火气:“你还是先操心一下你今晚睡哪儿。而且啊,下次你来之前能不能支个声儿,这么突然来了我要是有事不在学校回家了你怎么办。”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苏泽笑得眉眼弯弯。
   认命地叹口气:“现在呢,我们去给你找个地方住。”
   我们学校位于一个前没村后没店的地方,附近很好一个像样的宾馆还有一个要提前预订的规定。那种提供给学生的小旅馆其实也很多,但上次苏泽来的时候去住了一晚上,然后第二天他表示那里实在不是人住的地方。
   哦对了忘了说,苏泽家是那种不显山不露水的高级富。就像《生活大爆炸》里的Raj,区别在于苏泽帅太多了。不过,富人就是矫青少年癫痫治疗情。我就觉得那个小宾馆挺好的。起码看起来挺好的。
   没抱希望地去那个宾馆看看,上天也特别眷顾地正好有一个房间空了出来。
   拿了房卡刷卡进门,下一秒苏泽就把自己扔在了床上:“好累啊~”
   我去房间的角角落落检查了一番,正准备打开卫生间门看看就听到身后苏泽的声音:“越越。”
   我不禁浑身打了个激灵。抓抓包包带子我一步一挪往门口方向走去::“哈哈哈今天挺晚的了你也很累了吧你休息吧明天见哈哈哈!”
   动物学家都说了,不要把你毫无防备的后背对着敌人。只是没想到我被敌人装出来的天真烂漫蒙蔽了心智,一时大意了。
   苏泽好笑地看着我,像看着案板上挣扎着的鱼肉,笑得气定神闲:“越越啊,现在才七点。”
   “啊……是嘛哈哈哈,”我看到门口就在几步远外,一个健步跑过去打开门:“那也不早了你赶紧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下一个镜头,就像看过的恶俗的偶像剧,苏泽从背后抱着我,低低的笑声从头顶飘了下来:“越越啊。”
   我的脸“轰”地一声,炸开了。
   被苏泽牵着坐到床边,我战战兢兢缩到床的一角战战兢兢地问:“有……有什么事啊。”
   “没事啊。”苏泽一边笑着说一边拖来他那个看上去硕大的背包,打开,把里头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摆在了床上。摆完后抬头笑眯眯地看着我:“现在呢,还晚么?”
   所以说收买人心这种事很讨厌了!
   我一边愤愤地想,一边拆开了一袋奥利奥。苏泽在一旁愉悦地看着我,笑得可假了。
   “越越啊,”他一边用指腹抹掉我嘴角的饼干屑一边问:“今天你去哪了?”
   “没,没啊。”温嘉繁跟我的关系解释起来太麻烦,我就下意识忽略了。
   然后开了一罐啤酒喝了一口,冰的眯起眼打了个寒颤。睁开眼看见苏泽眯起了眼。
   我心里一咯噔,坏了,他不会是看见我跟温嘉繁了吧,那时候温嘉繁还帮我拿着模型呢……难道是被发现了?
   我怯怯地放下手中的啤酒看着他试图解释,却被他猛地推到在了床上。
   常在各种文里看到小白女主或者男主形容的接吻的感觉。烟花,礼炮,地震或是爆炸,天雷勾地火。
   很难想象接吻怎么会具有那么大的毁灭性。因为那种摧毁一切的感觉,我从来没有过。
   只是无穷无尽的空白。
   就像被丢到一个异次元空间,空无一人,空无一声,什么都没有。白得让人心慌。
   然后我突然发觉苏泽已经开始解衬衫扣子了。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我就本能地一把推开了压在身上的苏泽。为了掩饰心虚我恶人先告状:“你想干什么?!”
   苏泽呼吸不稳地俯视我:“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
   我一时语塞。其实这种事之前也不是没有预想过,但是突然发生还是有点……没做好心理准备。但是人都被我推开了,我要说不知道他会不会亲身示范?可是要说了知道会不会被就地正法?正当我天人交战难解难分的时候,只听苏泽叹了口气在我身边躺下,用额头蹭蹭我的,轻轻地说了声:“对不起。”
   我的心立马就融成了一滩水。再怎么说这也是我男人啊,我把所有的筹码都放在他身上的好多次都想就这么过一辈子的人啊。
   我凑过去亲了亲苏泽黯下去的眼睛:“没关系。”
   每栋女生宿舍楼下每天晚上都有各种各样的好戏上演,或争吵或大尺度。所以挥手跟非要送我回来的苏泽说拜拜的时候还是蛮纠结,我说不要像旁边那对情侣一样……
  

共 503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