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年·降临】暮色降临(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56:59

暮色降临的时候,我正在渔村旁的公寓里,清理父亲的遗物。九十岁的父亲,十个月前,走完了他平凡而传奇的一生。

暮色是从远处太湖的晚霞里传来的。夕阳正渐渐地沉入湖底,苍茫的远山仿佛高高低低的屏风,在水边升起水雾岚气,渐渐地一切都模糊起来,透过窗纱的暗红,变成橘黄的光影,又化成一片灰青。我拧亮灯光,看着手里两根斑斑点点的武装带,思绪犹如河边水鸟的翅膀开始拍动。两根武装带,一根是帆布的,一根是皮革的。

这两根武装带是有故事的。一个发生在战争时期,一个发生在和平年代。两个故事都是父亲生前讲给我听的。巧的是,它们都发生在暮色降临的时候。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敌人又一次发起了冲锋。他们知道,当夜色完全笼罩山地,将没有办法合围八路军了,善于夜战的八路军将无声无息地在山地里消失。那年,我在胶东军区一个军分区当警卫员,我们的任务是坚守阵地,掩护军区机关和当地老百姓在敌人的扫荡中突围。那年,我十六岁,是司令员的第四任警卫员,前边三任都牺牲了。

那场战斗打得非常惨烈。敌人像一群野狼,一波波被打下去,又一波波冲上来。四面群山里,到处都震响着啪啪啪的枪声和轰隆隆的爆炸声,风声、号声、牲口的嘶鸣声、人的呼喊声,混合在一起,就像是千百头野兽在吼叫。

敌人每次冲锋,都先是用山炮、迫击炮轰击,然后像蚂蚁出阵般开始集团冲锋。山崖、谷口、峰顶,到处都硝烟弥漫,弹雨狂泻。八路军战士们,居高临下,利用有利地形,用排枪和手榴弹,消灭敌人,山坡上到处横躺着鬼子的尸体。但鬼子像是疯了的野狗,依然不管不顾地向着山顶猛冲。

战斗从中午一直打到黄昏。独立团减员过半,而敌人依旧保持着进攻的势头。夕阳如血,染红了崖顶。照射着血迹斑斑的山坡,照射着敌我双方士兵们变形了的面孔。

枪声、炮声又激烈地响了起来。松林间腾起一股股白色的烟尘。鬼子成群地吼叫着向着我们的阵地压上来,黄军装包裹的集群,仿佛是涨潮的污水在山坡上漫涌。打呀,打呀,狠狠地打!随着指挥员的命令,敌人被一片片撂倒,逃下山去。过不了多久,就又嘶嚎着再次涌上来。战斗到白热化的程度,刺刀、石块、铁锹,都用上了,敌人的冲锋又一次被打退了。

太阳落山了。夜幕四围,阵地上沉寂下来。突然没有了枪声、炮声,倒让人恐慌起来。久经战阵的司令员,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大手一挥,带着我们警卫连上了前沿。

眼前的阵地上,惨不忍睹。山坡上、草地间、树林里,东倒西歪地躺着成堆的鬼子尸体,小草在战火中枯焦了,树干上冒着青烟。污血在山岩间汇成了一条条溪流,顺坡漫流。

独立团一营全部战死了。营长伏在机枪上,头上穿了一个大窟窿。教导员嘴里咬着敌人半只耳朵,手里的工兵锹削去了鬼子半边脑袋,牺牲前还骑在敌人身上。面对战壕里倒伏着、躺倒着的原本生龙活虎的小伙子们。司令员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妈的,小鬼子,老子跟你们拼了!这一声吼,像是一声霹雳在山谷间回荡。

这时,政委走过来,传达上级的命令:军区机关和群众已经安全转移,独立团借着夜幕立即组织突围。

你们走吧,老子不走了。我要给同志们报仇!一个营都打光了,老子要和他们死在一起。司令员就这么个脾气,每次打仗打红了眼,他都会提了马刀自己不管不顾地冲上去,亲自到前沿与敌人搏命。为这个毛病,他挨过上级批评,也做过多次检讨。可一旦上了战场,他就一切都忘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杀敌,杀敌!

政委说:你必须撤下去,你是司令员,关系一团人的安危。你不能像个普通战士去赌命!

说话间,鬼子又冲上来了。司令员一把推开政委,跳进战壕,抱紧一挺机枪,发狂似的向鬼子扫过去。鬼子从三面冲向山顶,眼看阵地要被突破了。司令员大声命令:全体准备好手榴弹,上刺刀,把鬼子放近点打。听我的命令,我们来个反冲锋!一排手榴弹投了出去,鬼子被炸得鬼哭狼嚎。同志们冲啊!司令员抱着机枪第一个冲出了掩体。冲啊!我们跟着司令员一起冲了出去。鬼子狼狈地逃下了山。

当敌人的山炮再次响起来的时候,政委带着六连也上了阵地,这是全团唯一一个还成建制的连队。政委瞪着血红的大眼,对司令员说:同志哥,你是司令员,不是赌徒。你不能把战士们的生命都赌在这里。现在,我以党委书记的身份命令你:赶紧组织突围。这里,我替你顶着。

司令员说:老伙计,你走吧。这里交给我。看起来,小鬼子是要跟我们拼命了。这里万一顶不住,咱就都要革命到底了。

说话间,一颗山炮炮弹落了下来,轰的一声在我们近前爆炸了。就在炮弹落地前,我不顾一切地向司令员扑过去,把他压在了身下。据说,他的前一位警卫员就是这样牺牲的。或许是扑得太猛了,我的一只胳膊压住了司令员的颈动脉,将他压昏了过去。正当我手足无措的时候,政委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命令道:愣着干什么!立刻把司令员抬下去,无论如何,你们要保证司令员活着突围出去。

我和警卫参谋一起解开司令员的武装带,用它将司令员绑在我的身上。借着暗夜的掩护,在枪林弹雨中冲下了山。我几次被石头绊倒,被爆炸的气浪推倒,每次跌倒了,爬起来继续背着司令员向前跑,脸上、身上汗水和血水流在了一起。那时,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保护司令员冲出重围。那次战斗中,有好几位掩护我和司令员突围的战友,在撤退中牺牲了。

过了几个月,在我外线部队的不断打击下,鬼子陆续退回了据点,“反扫荡”结束了。

深秋时节。司令员带着部队又回到根据地。草木萧条,落叶纷飞。六连的战友们和政委一起永远地留在了阵地上。当地的老乡们,为纪念掩护他们突围而牺牲的勇士们,流着泪竖立起一块高大的石碑。

司令员在墓碑前沉默了很久,直到天上出现星光,他才擦干泪眼,站起来说:政委呀,是我害了你。我这条命是你的呀。今后我要带着这条命,革命到底!

后来,有一天。司令员把我叫过去,告诉我:你跟随我很长时间了,现在组织上决定让你下连队去当副连长。你要好好打仗,用脑子打仗,不要像我那样莽撞。分别前,司令员解下那根曾把我们绑在一起的武装带,说:谢谢你在战场上救了我。拿去做个纪念吧。别忘了牺牲的战友们,别忘了政委。

父亲是躺在监护室病房的床上,给我讲这个故事的。第二天,他将做心脏手术。他说,人生在世,最动人心魄的是生离死别,在战争年代,从首长到士兵,每个人都在战场上把生死置之度外,都把生的希望让给别人,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这就是生死之交,这就是战友情谊。那一仗,我们军分区部队伤亡惨重,却掩护一万多老百姓和友邻部队顺利突围。流血牺牲是值得的。

父亲说:我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当年政委给我们上党课时说过的话,他说:我们消灭法西斯,不只是为了把日本强盗赶回东瀛老家,更是为了民族的自由与解放。我们要在胜利后,建立一个自由、民主、富强的新中国,一个人人平等,人人有好日子过的新中国。当年,我们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战斗的。

那一夜,父亲讲了许多战争年代的故事,却没有对自家事做一句交代。他早前说过,能活到八十多岁,对比牺牲的战友们,已经够本了。解放后,司令员进北京城做了高官,父亲再没有联系过他,他怕给领导找麻烦。

当夜色降临机场的时候,我刚离开塔台,结束了一天飞行起落训练的指挥。

战争结束后,我从陆军野战部队转入海军。后来又被组织上送入航空学院深造,毕业后,成为了一名海军航空兵。战争年代,我们没有海军、空军,战场上吃尽了没有空中掩护的亏,很多战友倒在了敌人的轰炸下,死不瞑目啊。

那天是战争结束后的第十五个年头。我从机场回到驻地,刚想着去空勤灶吃晚饭,就被家属院的管理员拉住了:报告参谋长,可不得了啦。王大队长家的那个混小子又回来了。他问他妈要钱,嫂子不给他,他就把他妈往死里打。你快去看看吧,晚了要出人命了。

我走进家属院,有几个警卫班的战士报告说:今天傍晚,王大队长的儿子从外面回来了,说兜里的钱用完了,向她妈妈讨钱。王阿姨说:你在外面不学好,钱都给你挥霍了,家里哪里还有钱?你走吧,我没钱。当时,王阿姨正在家门口的小院里用蜂窝煤炉子熬鸡汤,那个混小子,上去一脚就把炉子踢翻了。嘴里骂道:你个老东西,没钱还喝鸡汤。说完就揪住母亲的脖领子,噼里啪啦地打了几个耳光。王阿姨挣脱了,绕着院子跑,那小子就在后边追着打,后来王阿姨跑回家去,躲到了床脚下,那个混蛋小子现在正找了竹竿,往床底下戳呢。

我听了卫兵们的报告,只觉得浑身的血呼呼地往头上冒,简直气得发抖啊。我冲进小院,隔着门都能听到老嫂子的哀嚎。我踹开门,大吼一声:混蛋小子,住手!

那个小子住了手,嘴里却嘀嘀咕咕地说:首长,这是我们的家事,请你不要干涉。

放屁!你爸爸为国家牺牲了。你母亲守寡十年,把你辛苦养大。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逆子?战争年代,我和你爸爸一起打游击,你母亲带着你东躲西藏。你也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根据地的老乡们怎么就养出你这么个白眼狼?在我的训斥下,那个小子嚣张的气焰消下去了。

可他嘴上还在胡缠:我不就是问她要点钱吗。她要是给我了,我怎么会打她呢?

给你钱,为什么要给你钱?你二十几岁的人了,不务正业,游手好闲,整天跟镇上的小混混们胡吃海喝,钱用光了,就向母亲逼要。不给你就拳打脚踢。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你的母亲,不仅仅是烈士的遗孀,也是根据地出来的支前模范。国家今天养着她,是因为她曾经跟着支前民工们,用一双小脚,走到了淮海战场,走过了长江。今天,你动手打你的母亲,就是在侮辱我们这些打天下的军人,是侮辱养育了我们这些子弟兵的老区人民。你爹牺牲了,没人管教你了是吧?今天,我就代表你爹,管教管教你这个不肖逆子,教你知道怎样做个老八路的后代子孙!

我冲着警卫班的战士们命令:给我绑到那棵柳树上,给他点教训!

那个混小子,被绑到了柳树上。我解开身上的皮革武装带,看了一眼皮带扣上的八一军徽,当年和老王一起战斗、学习的情景,像是过电影一样历历在目。我们打江山,坐江山,才刚刚只有十几年,就出来这样的不肖子孙。我们牺牲了千千万万的烈士,教育不好接班人,怎么对得起他们的流血牺牲?

我是越想越气愤,扬起手中的皮带,狠狠地向那坏小子的屁股抽下去,抽下去,抽下去!那小子一开始还有点他爹的倔强劲,不过一会儿就顶不住了,开始大声地嚎叫:参谋长,参谋长叔叔,我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我不理睬他,把武装带丢在地上,对卫兵们说:给我继续打他的屁股。

警卫班长拾起皮带,狠狠地对着他的屁股抽起来。围观的战士和家属们都一起叫好:这么个逆子是该好好教训、教训。

那小子被打的受不了啦。不停地哀求:叔叔、哥哥、爷爷们,不能再打了,再打我就断气了。到后来,这个小子给打成了狗熊,屎尿都出来了。他的母亲拉了我的手,直接跪下了。哭着说:参谋长,教训得够了,不能再打了。我可就这么一个独养儿呀。

我把她拉起来说:老嫂子,你求情了,我今天就放过他。但得让他写个保证,若再不学好,绝不轻饶。

那个混小子听到了,一叠声地喊:我写,我写,保证再不敢了。

卫兵们给他松了绑。他跪在地上写了保证书,然后抱住母亲的腿请她原谅。嘴里不停地重复着:妈妈,我再不敢打你了,以后一定对你好,一定对你好。

这以后,不仅王家的坏小子老实了,就是家属院的另几个小混混也收敛了许多。老太太们有了杀手锏,哪个坏小子不听话,她们就会警告他:敢胡来,我们去报告参谋长,看不好好收拾你!

用武装带教训坏小子的故事,是父亲在饭桌上讲给我们姊妹们听的。他那时笑着说:用皮带打屁股的方法教育孩子,我做得有些过头了。其实,那个孩子他父亲在的时候,还不错,学习成绩也好。后边十年是被他妈妈宠坏了。老嫂子后来挨打受气,自己也有责任。你们都是读过书的人,知道秦朝、隋朝都是二世而亡。我看重要的一点教训,就是没有教育好后代子孙。

父亲说:那个坏小子后来还不错。他去了渤海油田,听说最近还当上了油田一个单位的副书记。老嫂子晚年也还算幸福,媳妇和孙子都待她挺好。那年,那个小子还给我写过一封信。说是叔叔你那年的那顿臭揍,打得我好痛快,趴了半个月才起来。我感谢你抽了我的屁股,让我脑袋清醒了。没有你那顿揍,就没有我的今天。说到这儿,父亲爽朗地大笑起来。他连连摆着手说:打人是军阀作风,你们教育孩子可不要跟我学啊。

不过,你们一定要教育好自己的孩子。老一辈流血牺牲打下的江山,不能变了颜色。看到电视上揭露的那些贪官的罪恶,我就心里不安啊。承平日久,难免懈怠,不加大惩处力度,容易出问题哪。

你们没有上过战场,不知道战场上的惨烈,那真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啊。我老了,睡不着觉的时候,就常常想: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要是千千万万烈士们流血牺牲打下的江山弄丢了,变色了,对我们这些老东西来说,那就是一场噩梦呀。

现在国家富强了,生活好了。你们要把我的孙子、孙女们教育好,不能奢侈、不能骄横、不能躺床上啃老。都必须忠于国家,诚实劳动,靠自己的双手过上好日子。儿孙们不给国家找麻烦,就是对我孝顺了。

走出渔村的公寓前,我又找到一根武装带。那是我自己的武装带,是从北国军营里带回来的。武装带,是军人军容风纪重要的一环,带上它,再疲惫、再困苦,也会立刻精神焕发。它是军人的荣耀,也时刻提醒军人自律。父亲是戎马一生的老军人,正因为此,他才将武装带如此细心地完好保存了几十年。

父亲的武装带,每一道纹路、每一个斑点,似乎都藏着密码,写着传奇,可惜父亲已经远去了,我再不能听到那些或远或近的故事。

走出渔村,回望夜空,满天星光。

那些繁星舒朗地散布在苍穹深处,每一颗都清晰在目。有一颗星,一直伴随着我的脚步进退,它的周身散发着慈祥的光芒,带着别样的神清注视着我的眼睛。

我想,那应该是父亲来自天上的眼神吧,它对我,对他的儿孙们充满了期望。

武汉看癫痫那里好癫痫孕妇该怎么治疗安阳市有哪些能治癫痫医院西安市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