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山水】草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42:33
   林草认识老妖的时候,还不算懂得感情。她觉得老妖仿佛领她走了好大的圆圈,然后又把她送回了原点。   原本在林草的眼里,一年的365天每天都好,夏天不热、冬天不冷,秋高气爽,春花烂漫。   林草对老妖有说不完的话,也总是想着第一个和他倾吐……   老妖总是忙,林草等他回电话心焦,于是主动打过去,老妖不接,过一会回过来说上几分钟就挂了。   时光在忙的时候就过得飞快,情感被遗忘却是用忙来推掉。   不知觉中又一年,老妖去电话的频率越来越少、间隔倒是越发长了,林草总得想一会才记起上次通电话的时间以及电话里的内容。   所有的想念与牵挂融入到等待的日子里,纵然浓,都被她落下的泪分解了。   她不知道,这其实是他离开她做的时间预算,他似乎不忍心当面对她说分手两字,或者是说用不着这两字。   记得最早的时候,林草交代过老妖:“要是不记得我了,早点对我说一声哦!”   现在的情况,分明是零分的叮咛,分明是无言的结局啊!   但是林草已经无所谓再等他电话了,在她的心里已晓得那些等待的天数、那些情不自禁流的泪水包含的信息,而这些统统也将被湮灭。   云天突然来叫林草去K歌,说好久不联系了,他现在把经营的广告公司也盘了,歇在家光是炒股,实在闷气。   林草看着云天一边唱歌一边跳舞,觉得他很帅气,也亲切随意,他真如他的名字“云天”一样:外表不错,要知道云天还有点小资呢!   一边瞎想着一边就被人拉去唱歌,一首梅艳芳的《女人花》被她翻唱的很有原味。   回来的时候,下起了雨夹雪,林草随意把手放在云天的臂弯中,他的神态悠哉,她也不去想太多,就这么漫不经心一起走着,路灯拉长了他们的身影。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下雪,而且堆积得越来越厚,林草看着这晶莹的雪,觉得好又不好的,真像自己的心,看来还要等着清理。   这是一场84年没见过的大雪,所有人都被其镇住了。机关领导们跑出来扫雪,雪已经冻成硬邦邦的,领导们用上大铲子还不得劲,后来又增加了兵哥哥们清除积雪。   连续下大雪,林草去上班一直步行,这让她有过从没有的体验。她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在雪地路上,脑袋里就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要因为十字路口的红灯而停止,不要担心路上是否有机动车辆而避让,因为大雪,上班时间甚至可以推迟半小时……   这大雪,铺天盖地。   大雪大雨的天气终究不好,林草想起最后一次见老妖,就是一场大雨,倾盆而下。她带了一件蝴蝶标本过去,老妖脸上有些笑意,必究有人惦念着的。他泡了茶,她坐了片刻,辰光在安静地漫步。林草看看天气越来越不好,就想回来,老妖没有挽留,逐送林草到机关大门口,大雨就这时候下下来了,老妖默默然站那,他是永远不会知晓这场雨的意义了。   马路上没人,林草觉得自己像根被淹在水里的稻草,孤独、无方向一样。雨实在大,牛仔裤半段都湿了,而且风也大,仿佛要把她的雨伞掀翻,她不得已避雨在一家眼镜店。   眼镜店里一个顾客也没有,所以员工看到她便热情得不得了,明知道林草不是近视还死命推销眼镜,其中一个偏是向她推销起太阳镜来,林草想着到夏天总归用得着,就选择了一副。   雨一时半会不停,林草和那些店员都看着大风大雨发呆,有个声音突然在她胸腔冒出来:不是风雨的风,是山峰的峰。   趁着下雨她发了一条信息:“今天下大雨,被困在眼镜店,百无聊奈买了副太阳镜。”   随即听得一声I巧克力You:“我在南京雨花台,刚巧这也下雨,准备买顶草帽来看看雨。”   因为一条信息,她的心情变得格外好,雨也奇迹般地立刻停了。   没过几天,峰突然就出现在林草面前,还带了一束百合,嗅着这淡淡的香水百合,她有些微醉。她和他是同学,聊的话题大都围绕建筑行业。他现在是工程老板了,世面自然比较宽广一点。一个下午的光景过得真是好快,她一遍遍试听音乐CD,美好的气氛围住了他们。   接近年关,电器卖场的生意火爆,主要是这场大雪也把前期的生意耽误住,这几天的顾客数量显得极不寻常,一天的班上下来,林草不仅脚后跟累得痛,而且喉咙都冒烟。趁着去厕所的空挡,她匆忙浏览下手机消息,云天说:“你下晚班后,我来接你去喝咖啡。”   那个小资真是闲啊,她在想要不要去?其实她是没喝咖啡的爱好,可是云天是不会给她机会说明爱好喝什么,他一直就这样待人。   咖啡馆幽幽静静,这可是林草第一次喝咖啡,她有些忐忑。云天坐在对面,左手用夹子夹一块方糖放在右手的调羹上,然后把糖放入咖啡杯,用调羹搅拌几下,轻轻放下调羹,再用右手指端好咖啡杯,咀一小口……这时他抬头看她,发现她还没动作,脱口一声:“你个痴婆子啊?”绅士风度再无。   林草被他一句话噎得够呛,端起面前没放糖的咖啡来个底朝天。   他就急了:“妹啊,求求你不要让我下不了台啊?”   她懒得多解释:“再买一杯不就得了。”   她这样大大咧咧,他那样精精确确,牵缠着一些日子   “林草,办公室有人寄给你的包裹。”   "林草,人事处叫你送张照片过去,你被评为销售能手了。”   她三步并作两步跑去办公室,看到两只纸板箱包,于是找把剪刀拆包装,一个箱子里满满的咸鹅、风鸡、腊肠,一个箱子里整齐排着滋补品和零食,里面有张留言:马上过年了,把这些东西带回家。   泪涌了出来,她觉得心在抖,快跳出来一样,这一刻她被他没来由地俘虏,那个技术员、采购员与土建老板集一身的男同学,峰。左乙拉西治疗   年假一直到初五,这几天她忙着阿姨、姑姑、舅舅、伯伯家拜年吃饭,拎着那些滋补品,林草觉得峰好像和她在一起。   自从当中学教师的父亲害病走后,母亲就没停息过唠叨:“开年就27岁的人,无论如何要嫁人的!“   她在心里想:面包会有的,光明就在春节后!   初六上班,电器卖场生意还不多,云天过来,同时带来个女孩子,林草远远打量她:一件黑色外套,罩住里面墨绿色的高领毛衣,露出袖口荷叶般的边。   “认识一下,她是某某物流公司的,南通人……”云天笑眯眯介绍,那女孩微微一笑不说话。   “我现在打算做物流生意,今年的股票行情一点不稳定,来来往往总共没赚到多少。“   他和林草聊了片刻,也就没什么事情要说得了,南通女孩始终没插一句话,不知是她听不懂他们的方言呢,还是不想去和林草说话,细心的林草注意到就那片刻功夫,那女孩已经接了几个电话,挺忙的样子!   “云天应该喜欢上她了吧?“这念头在林草的脑海一闪而过,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她有些茫然。   “I巧克力YOU"手机传来信息声:晚上6点老同学们在“星光大道”聚会,不见不散!是林草的死党琳发来的。琳现在自来水公司上班,男朋友在建委工作。   “星光大道”异常热闹,林草下班后先去了美容院,所以迟了些。琳的身边有两个男的,一个是她男朋友,确切地说马上要成为她丈夫的人,另一个琳介绍说叫陈渊,和她男朋友一个单位,是她男朋友的铁哥们。   那天因为新年伊始,大家都有说不完的话题,谈去年的年薪好不好?谈今年的工作要如何开展?女同学们忙着谈各自的男朋友和将要到来的婚姻,江西专治羊癫疯医院哪家好那天实在是人多,林草只记得峰端着葡萄酒杯到她面前说了句:“我的公主!”然后直到K歌结束也没再见到他。   正月半,林草做了调休,因为峰说有事情和她谈。   重庆治疗女性羊角风哪里正规 坐在车上,林草有些紧张,不知他究竟想说什么事。   “林草,我喜欢你!”   一句话在她左耳旁突然响起。   “什么?”   “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他的眼睛直视着她。   头脑在刹那间一片空白,回不过神。   他靠边停车,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在弥漫,她忽然觉得这味儿有些好闻。   他的双手从她背后环抱过来:“和我结婚吧?我喜欢你,喜欢你简单、美丽、率性……”   林草一下子记起老妖仿佛也说过这类话,也是从背后把她拦腰环起的,她立刻象被针刺中了一般酸痛。   “今天去平桥石坝转转,难得这机会,而且过完正月半我准备去东北的,那里正在开发,工程两三年都不会完,合同已经谈下来了!”他启动车子一边说道。   林草还没来得及从刚才的情绪中稳定下来,听峰这么一说,就更加不知如何回答。   风光自然好,他牵着她走,石坝一面水域辽阔,一面就是陡峭的被水冲击的很光滑的石头,中间用闸门关闭,开闸的时候水从高处倾泻下来,宛如瀑布一般!   琳正月结婚了,陈渊经常找机会去林草的电器卖场,买一台笔记本托她参考,买一个电水壶也需要她看看,她寻思:他家怎么就差那么多电器要买?这几个月来就买个没完,买完电器他为了表洛阳能治好癫痫的医院在哪里呢示感谢她,又说请客吃饭。   一天,陈渊约得林草和琳夫妇四人在“万家灯火”吃饭。   琳开门见山道:“陈渊你认识下来也好久了,今天大家都在又没外人,他是万事俱备只欠你这东风。“   林草感觉不出陈渊有什么不好,可是又感觉不出好的地方,她想到去世的父亲以及母亲的唠叨,突然觉得真累!   “等我回家和妈妈商量下。”他回答道。   那天陈渊很开心。   林草妈妈很是同意琳介绍的陈渊。   陈渊家和林草家大人也开始来往了。   已经半年没有和峰联系了,有天晚上林草接到他的电话,不知道究竟是委屈还是快乐,泪水在她眼眶里打转,有多少话要讲呢,峰从刚到东北发生的事情讲起,一直讲到目前的情况为止,详详细细、不紧不慢,末了讲到他认识了东北的一个女孩,是他工程上开发公司的技术员,因为工程中有许多地方要甲乙双方配合,认识了她,她待她很好很关心……   她也说有个陈渊待她很好很关心……   两人竟然同时语塞了,林草一下子记起峰那双看着自己眼睛说话的眼睛,一下子分辨得出他和老妖的不同,此刻,她的心有些痛,泪也夺眶而出。   “我妈妈已经和他家大人在来往了,你的工程什么时候结束啊?”   “工程已经上马了,整天忙碌着,疏忽了和你联系,别哭,有我在呢……”   电话有时真像药品——镇静剂。   7月份还没过完,天气尚且热,林草决定到八月中旬去一趟东北,电器卖场那时也准备停业装修半个月的。   陈渊接送林草上下班就像新闻联播一样,准时而且不间断,有时中午也接去他家吃饭。   最近的日子千遍一律,早上去上班,晚上由陈渊陪着回家,可是她觉得不知为什么,很烦躁。   林草妈妈在等上高中的儿子夜自修回家,弟弟比她小10岁,是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生下来的,因此她总觉得自己要是离开这个家,家里可怎么办?   已经定了8月15日的飞机票:“妈,我要去常州培训3、4天。”   按照峰交代的,林草乘车先到常州再转机去沈阳,第一次乘飞机,她心情愉悦,一切有条不紊进行着。   峰去接她,路上经过大片大片的高粱地,青青的高粱地映在蓝天下,异常美。他租了一间靠近建筑工地的平房,屋里很整洁,门口几双鞋子整齐地一字儿排着,靠窗的桌子上养了一盆水竹,根已经长得很长了。   刚安顿下来。   他的吻上来,缠绵、热烈,怀抱有力,气息沁人心脾,林草倒在床上,任他恣意冲突,有种窒息般的快乐,她再也不感到心慌,再也不想去逃避。   在工地办公室,林草见到久违了的施工图纸,峰说下午基础工程验收,质量监督机构、建设管理机构和甲方基建处来很多人,她也因此见到那东北女孩:黑色短碎发,一副暗红色狭长形眼镜架在鼻梁上,看上去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有些书卷气。   峰安排检查工程质量有关人员在饭店吃晚饭。   “林草,我同学,常州人,土建技术员,下个月来工地上任,希望各位以后多多关照。“   东北男人报以热烈的掌声,林草留意到书卷气女孩变得沉默许多。   叠好峰的换洗衣服,整理好自己的行李,林草依偎在峰的肩膀听他交代:“回去以后就与电器卖场申请辞职,和妈说清楚来东北的事情,两三年时间工程就整体竣工了,到时我们回家补办一个婚礼,另外这两年的生活费用叫妈不要担心,我们承担着……”他的话一贯的不紧不慢,但仿佛就象一把烙铁把每个字牢牢地烙在她的心上。   林草第一次拨了陈渊电话。   “两岸咖啡”里。   “我决定去东北协助峰的工程,做老本行,电器卖场也递交了辞职报告,等这几天重装开业忙完就出来……”   她静静地说,他静静地听,陈渊的眼神中尽管不舍,更多的还是理解:“我能感觉得到你现在焕发出的快乐,到了东北就好好干好你的老本行,也盼你早日再回常州,能再聚聚。“   电器卖场的女同胞们对林草的离去很意外、舍不得却又为她的选择而高兴。   云天是自从干了物流就再没来过电器卖场,可能确实忙吧?林草的脑海闪过那穿荷叶边毛衣的南通女孩。   琳哽咽了:“死妮子,你的心肠太硬,说走就走,那么远的东北……”   只有林草自己感觉到心底的踏实,她仿佛就是一朵小草,罕见的大雪没压制住一朵小草的向往。   共 480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