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柳岸.憧憬】雪路弯弯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00:09
摘要:北风呼呼地刮着,凛冽的寒风吹得人直晃悠,漫天飞舞的雪花如鹅毛纷纷扬扬地从天而降。 我一个人独自行走在回家的路上,那是一个冬日的黄昏,我从镇中放学后往回赶…… 北风呼呼地刮着,凛冽的寒风吹得人直晃悠,漫天飞舞的雪花如鹅毛纷纷扬扬地从天而降。   我一个人独自行走在回家的路上,那是一个冬日的黄昏,我从镇中放学后往回赶,那年我十三岁。   镇中离我家有十公里,我们这些住校生每个礼拜只有周日休息才能回家一天,我不会放过这个宝贵的回家团聚的日子。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后,我背起我的杂花布书包,急急忙忙就往家里赶。   大雪不停地下,朔风不停地吹。   我穿着笨重的棉衣,头上戴着一种类似于雷锋叔叔戴过的帽子,我们也管它叫“火车头”帽子;脚着系带棉鞋,那双棉鞋是母亲用麻线绳给我纳的鞋底,用褐色的灯心绒布缝制的鞋帮,整个棉鞋胖乎乎的、软绵绵的,穿在脚上暖烘烘的。   我“武装”得很好,没有感觉到天气有多么的冷,随着脚步的不断加快,浑身也热乎了起来。我的头上冒起了热气,整个头部如同一只坐在煤火上正在沸腾的水壶,雾气袅袅。   从镇中到我们村的路是一条沿着两侧连绵大山底部的干枯的河道,道路随着山势向前延伸婉转着……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凛冽的北风“呼呼”地吼着;雪花从天空中绵绵荡荡地洒落着,没有一丝要停下来的意思。   我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空旷的山谷静谧极了,大山被白雪给覆盖了个严严实实,好像是一座座穿着雪衣的罗汉雕塑;路边的白杨树上也积满了雪,呼呼的大风吹着树梢不停地晃悠,偶有雪团“噗嗤噗嗤”地往路上掉。除了呼呼的风声、扑扑簌簌的雪花飘落声、树上雪团的落地声和我踏雪行路的“咯吱咯吱”声外,山沟里充斥着死一般的寂静。   我一个礼拜回家一趟,母亲要给我换上干净的衣服,我要从家拿我下周的生活费,还有母亲为我准备的干粮……母亲的烙饼可好吃了,发过酵的面粉里融伴着绿油油的葱花和煸炒糊的花椒盐,嚼起来满口留香。还有那大萝卜腌菜,就着学校食堂的稀粥和玉米面发糕,特能下饭……   当我走过山沟里的第二个村庄的时候,天已经完全地黑了下来,远山如一幅淡素的泼画在我的视线中也渐渐地朦胧了开来。   那个村庄离我们家还有十里地呢!我刚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啊!我继续加快了脚步。沾满了雪的棉布鞋,踩在雪地里异常的沉重,我感觉我的大腿根有点发酸了。我想找个地方歇歇脚,可是路边都是满满的雪,山沟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哪里能找不到一块可以坐下来休息的地方啊?再说我也不能休息,天会越来约黑,时间会越来越晚,我还得抓紧往回赶啊!   洁白的雪把夜晚的大山烛照得明晃晃的,肃立在路边的白杨树树指引着我继续向前的方向。   “哼呼、哼呼……”山沟里响起了一种山鸟的叫声,那种叫声在深邃的大山里传播的很远,也很瘆人。这种鸟鸣声我很熟悉,我见过这种鸟,那是一种类似于猫头鹰般的鸟,翼展有一米多长;它长着一双阴森恐怖的黄褐色的猫眼睛,让任何人看了都会为之胆寒;它那鹰般的爪子和铁钩般的喙放佛能把世上一切的事物都给撕得粉碎……   我记得小时候,我们村有一位猎人曾经在冬天里逮住过一只。它昼伏夜出,白天人们很少能见到它的踪影,它只在冬天的夜晚鸣叫,当地人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依它的叫声人们给它起了个名字:“哼呼鸟”。   我想它就是一只硕大的猫头鹰,那是和死亡相联系的一种不祥的鸟。我分明记得我姥爷去世的时候,有一只猫头鹰站在姥爷家的屋檐上凄凄惨惨地叫,叫的人毛骨悚然!   我加快了脚步,我想尽快逃离开这讨厌人的不祥的鸟鸣地!   雪没有要停滞的意思,反而下得越来约大了,我的浑身上下都裹满了雪花,变成了一只蠕动的雪人。头顶上的热气把落在帽檐上的雪花融化后,在我的“火车头”帽檐上形成了一柱柱晶莹剔透的的冰凌,冰凌刮蹭着我的额头,冰冷的寒气传遍了我的全身毛孔,不禁使我一阵阵地打着寒颤。我的布棉鞋里浸透进了雪水,雪水把我的大拇哥冻的开始有点生疼了,两双脚如同踩着一条远不见首的冰河,冰凉彻骨。我的脚丫子渐渐地失去了知觉,那两双沉重的脚已经不听我指挥了,它们好像是在我的腿下拖曳着的一个支撑平板。   听奶奶说过,晚上一个人行夜路,自己要大胆,不要怕。只有你不怕,鬼神才不敢招惹你,鬼神怕胆子大的人!   我用嘴呵了呵我的手,吹起了口哨。嘴唇冻得直打哆嗦,嘴角跑气,吹不成音调。   老师说世界上没有鬼,人死后,如同枯竭的野草,灵魂和肉体全都消失了,鬼是没有知识没有文化的人一种自我吓唬罢了!   “我不怕,我怕什么鬼?我是有知识的人,我能相信鬼啊!”我吹起了口哨,虽然那只是从嘴角哧出的热气,但它却给予了我以无惧的力量!   拐过前面的那道坡地,再走五里地就到了我们的村子了。   我想着我走进大门的那一刻,母亲会高兴地站在大门口迎我;我走进我们家的那个温暖的土坯屋子,屋子里有一炉大煤火,煤火燃烧着蓝色的火焰;母亲给我烙好了大饼,葱花大饼那个香啊!大铁锅里是母亲为我煮好的面片汤,面片像雪一样的白,锅里飘着绿油油的白菜叶子、红艳艳的胡萝卜片还有那清香的大菜根令我不由得垂涎欲滴……   那道坡地是我姥姥姥爷埋葬的地方,我望望那片坡地,看到了姥姥姥爷那覆盖满了白雪的如白生生的大馒头的坟头!   大雪覆盖在姥姥姥爷的坟头上也好像是覆盖着雪白厚实的棉絮。我想我的姥姥姥爷在地洞里住着,那里边肯定是温暖的。我陡然间想起来了我姥姥姥爷在世时的模样,想起了在我家“五代宗亲”的神位前的姥姥姥爷那笑态可掬的照片,我仿佛看到了我的姥爷姥姥在他们的坟头前和蔼可亲地看我……   突然,从路中央穿过一只瘦长的动物,顷刻间,吓得我浑身布满了鸡皮疙瘩。它浑身毛茸茸的,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脑门前的眼睛里闪烁着绿色的荧光,“哧溜”的一声,径直向路边的雪山上窜了去。我想起来了,它是经常在夜晚活跃于我们家鸡笼旁的黄鼠狼!“黄鼠狼有什么好怕的!”我想,“它还没有我的胳膊长呢!它分明被我给吓跑了啊!”   雪花随着呼啸的风声,旋转着,山随雪转,我随雪转,雪地里仿佛都是些魑魅的怪物,在风雪呼啸的夜色中露出了它们那狰狞恐怖的面孔了!   我感觉我的力气快要耗尽了,我的腿跟灌了铅一样沉重,我挪动着湿漉漉的、冷冰冰的双脚,踟蹰而艰难地向前挪动着。   我想起了我的小伙伴们,礼拜天我们在村子里玩,在雪地里跑。我们堆雪人,给雪人穿上破草衣,戴上破草帽,嘿!我们用红萝卜给雪人做个红鼻子,我们给雪人找做黑眼睛的材料……   我看到了那个雪人在明媚的阳光照射下一点一点地萎缩了,雪地里残留下了那件破草衣、那顶破草帽还有那颗红艳艳的大萝卜……   小伙伴们都跑了,我找不到他们,我一个人站在雪人消失的地方呼喊着他们的名字……   ……   突然,在我的路前方远处我出现了一个黑点,正向着我这里慢慢地移动了过来,顿时一种巨大的恐惧感朝我袭来。   我尽力地想象着对面来了什么?我记得父亲给我讲过,他曾在夜雪里遇到过一只花豹,那只花豹看了看他,他也看了看那只花豹,他们错过了,相安无事!父亲说,你只要不理它,它也不会伤害你,动物是不会轻易与人类为敌的!我在心里默默地乞求:“花豹,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我们互不干涉!”   我想起了我在学校里体育老师教我们的军体拳,擒拿格斗我掌握得样样精通……我在单杠上能一次起吊十多个,我的胳膊有好大的劲!   黑点越来越大,越来越高,直立着,向我走来。我鼓起了勇气,握紧了拳头,热血在我的心中沸腾了起来。   风呼啸着,雪花打在脸上生疼。我迎着你那个黑点而去……   “儿子,是你吗?”   我听见了母亲的呼唤…… 武汉治羊癫疯哪家医院能看西安癫痫医院在哪?十堰治疗癫痫有什么偏方哈尔滨儿童医院羊羔疯科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