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年】一只蝴蝶带来的孤独(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59:58

在山里,时间是缓慢的,与之相对应的是山脉和大地的形状,它们永远那个样子,草木的生长我没能力感觉出,没有风经过的时候羊群都掩在枝叶之下,一切都是静止的。真希望看见有鸟或者彩虹之类的转瞬即逝的东西经过,好让人知道还有生命在动,时间在走,可时间好像静止了,它流得那么慢,一个人的下午是如此的漫长……

我躺在地上,头枕双臂仰望蓝天,天空挂着孤零零的一朵云,远远的与我对视,周边没有参照物,很难判断它是否在移动,此刻,我们就像天上地下的一对兄弟,彼此形影相吊,相对无言。夏枯草开得正盛,它们“花多势众”,没开花时也没注意芭茅岭有这么多夏枯草,洋洋洒洒开得到处都是,铺满了整个草坪,地上像浮了层紫色的雾。可这些花只能寂寞地开着,平时嗡嗡闹腾的蜜蜂不知道跑哪去了,难道进入夏天各种各样的花多了,它们都忙着去采那些大红大紫的花,这种小东西就看不上了?

半下午放牛的人还没上山,没人来打搅我,我胡乱地想着这一切,这时一只黑蝴蝶远远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它居然也是单个儿的一只,连个伴都没有,不知道是没找到还是失散了。也许它就是在寻找它的同伴,我看见它从开满碎花的草丛中飞过来,有点匆忙,又有点失落,不紧不慢地飞,没有停留,它是朝我飞过来的!这是一只硕大无比的蝴蝶,翅膀张开像只小鸟,它飞到我跟前就停了下来,东嗅嗅,西望望,弄得我顿时紧张起来,屏住呼吸,眼睛都不敢眨一下。黑蝴蝶颤悠悠地飞了好一阵子后在我脑袋上方转起圈来,我不由闭上眼睛。它的影子投在我的脸上,翅膀张合有度,我感觉到皮肤上有影子的重量在缓缓爬行,黑蝴蝶最后选择头发作为落脚点,落下来就不再动了,长久地静止在那。它不再动弹,好像成了影子本身,但我明确感到它的存在。我静静地躺在那,闭着眼睛,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处在松弛状态,不知在地上躺了多久,感觉像是睡着了。直到蝴蝶离开的那一瞬间才觉醒过来,才知道自己并没有睡,而是在跟另一个生命进行交谈,到底谈了什么,却已不记得。黑蝴蝶飞走了,不是从来的方向,而是从背后飞走的。

我睁开眼,那朵云已经挪到了山顶上。

蝴蝶飞走了,它送走了一小段时间,留下孤独给我。

那是真孤独呀,一个人在山上就像没有伴侣的蝴蝶,总想找个什么东西依靠一下。爬上山顶站在孤云下,北面是群山,层层叠叠高耸的山影印在高处,忽影忽现,像云,但我知道那不是云,因为它们永远都矗在那,从无变化,南面地势低陷,白色带状的县城在远处闪着光,那是一些贴了瓷砖亮瓦的高楼,它离我有二十多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鸟也不叫一声,在以后的两千多个下午里我都要经受这种孤独,而最大的孤独是忘记了自己正孤独着。

初夏的天很少这么蓝过,云也很少这么孤单过。天还是那块天,区别是所站的地方不同,在高处,一切显得那么遥远而清晰,让人产生一种近在眼前却无力把握的虚无感,正如刚刚那只蝴蝶,转眼就不见了。我想去找找它,再跟它说会儿话,便从石头上跳下来,循着蝴蝶离去的方向钻进了一条小径。

小径通往东边,那里是一些小石坡,低矮的灌木丛里,零星生长着野百合,这个季节正是百合开放的时候,百合的花香远不是夏枯草能比的,老远就闻到了。我没看见蝴蝶的身影,什么蝴蝶都没有,倒是几只蜜蜂嗡嗡地围着飞,那些花寂寞安详地开着,世上的一切与它们无关,白色的花瓣让它们显得鹤立鸡群,很容易暴露出自己的位置。我边走边找,一路顺手采了十几朵花,有几个是未开的花骨朵。野百合花是很好吃的,拌了姜蒜一蒸,整锅饭都跟着香了,花瓣细腻柔软,醇香直往鼻子里钻,蒸熟了的花比生的还要香很多。可现在我没心思想这些,只希望能找到那只蝴蝶,问问它刚才到底跟我说了啥,这么好的百合花都不能让它停下脚步。再往下就没路了,大白在那里带着几只小羊吃草,它们吃得那么安静,好像也在躲着我,它们躲我是有道理的,蝴蝶躲着我干嘛呢?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音乐,隐隐约约,时断时续。

又有地方死人了。

站在这个位置,每两天就能听见这种哀乐声,世界这么大,每天都有人出生,每天都有人死去,这里的位置太高,方圆二三十里,不管哪里死了人,哀乐一响,声音都能传到这里来。心情好的时候,觉得哀乐也好听,曲调悠扬,甚至忍不住跟着哼几声,可这时,这调子只会让人感到腻烦,那声音猛地一下大起来,我开始有些受不了,掉头往回走。

后来我又在草地上找了好一阵子,只看见几只很小的蝴蝶懒洋洋地在草丛中出没。旁边有一块大石壁,上面爬满络石,多年的藤蔓一层层纠结在一起,非常厚,很是结实,经得住一个人的重量,有时我会抓着藤爬到上面打坐,玩老僧入定。络石还没到开花的时节,吸引不到蝴蝶的到来,倒是有很多漂亮的金龟子在叶子上跳来跳去,还有两只大天牛在打架,它们不是我想找的东西。那两只天牛斗得厉害,从激烈战斗到两相对峙,持续很长时间也没分出胜负,后来我把它们抓住各自扔到一边,可它们居然很快又飞到一起再次争斗起来,像杀红了眼睛的仇人,非整个你死我活不可,也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事,结了这么大的仇。

它们越斗越来劲,从石壁的正面转战到背面,犹不肯罢休。就在那块石头的背面,我发现上面全是整齐的纹路,像涌起的波浪,波纹朝外突起着,用手一摸真实可触。那些条纹是按着一个方向平行分布的,和大地成一个固定的斜度,再仔细看,上面还夹杂着很多贝壳一样的颗粒和图案。很多年前,这里可能像地理书上说的喜马拉雅山一样,是一片海洋,在一场剧烈的变动中,贝壳们如同文字嵌入了石头的书页中。贝壳是岩石的文字,鸟群是天空的文字,草木是大地的文字,在孤独的一角,我又是谁的文字?我不知道。要是蝴蝶在的话它可能会告诉我,可蝴蝶去了哪呢?

再过去就是高大的松林了,希望更加渺茫。那只蝴蝶是一个人走的,一个人就不会有方向,要是有伴的话,碰到什么花呀草的还可能流连嬉戏一番,一个人纯粹是瞎走。松林和那边的大山连在一起,除了伐木者和春天里采蘑菇的孩子,平时很少有人进去,羊也很少去,但我并不死心。松林里铺满了松针,踩在上面直打滑,我小心地走着,周围不时传来细碎的响动,好多小松鼠跳来跳去。松林下的小灌木和外面不同,它们长在大树下,阳光稀少,叶子也尖细单薄,枝却非常多。外面阳光很大,我走在林子里,像钻进了山洞,刚进去那会儿眼前一阵黑,一阵绿,好一会功夫才适应了里面的光线。映山红早就落尽,叶子上残留着花瓣谢掉后的痕迹,乌饭树的花也开到了尾声,萎烂得不成样子,哭丧着脸,难看得很,我看到了它们最丢人的一面,比冬天落光叶子的时候还难看,一点精神气都没有。按理它们也该谢了,怎么还有残花在呢?可能是山里海拔高吧,它们的花期也就比其他地方的来得要迟。出人意料的是,就在这样一丛花不成花,叶不成叶的乌饭树上,我看见了它,那只黑色的大蝴蝶!它一动不动地落在乌饭树的叶子上,翅膀张开,如同静物,一块树阴刚好遮住了整个身子,我险些就此错过。我放轻步子,慢慢靠过去,离它还有好几步远的时候,它突然一下惊起,忽地张开翅膀急忙飞了起来。我看清了,它不是我要找的那一只,眼前这只蝴蝶黑得没那么彻底,翅膀上有好多小花纹,那一只是全黑的,而且不会这么怕我,见了人就匆忙逃跑。我彻底泄了气,想着再找下去也是无望,一屁股坐在地上,那一瞬间,一只大竹鸡从身边窜了出去,我刚坐下去,就吃了一惊,又一个激灵跳起来。原来脚边的柴禾里有一个竹鸡窝,我差点就踩上去了,那个窝搭得很简单,几根小树枝加上地上的松针,像个小漩涡,里面有四颗鸟蛋,个头比鸽子蛋要大,真是意外之喜。

这时,我听见外面有人说话了,还传来巨大的牛哞声,村里放牛的人上山来了,我原路退了回去。

村里人平常很少来这里放牛,路太远了,只有到秋天当别的地方水草都萎了,而这里地方宽,草又好,他们才会赶这么远。他们的出现,让我感到很意外。更让我意外的是,除了刚生和细狗他们,居然还有新东奶奶,这个老婆子见了我不问手中鸟蛋的事,却说了一句:“你一个人在山里,要是来个女人要跟你睡觉怎么办?”我愣了半响没反应过来,老婆子七十岁了,居然拿我开玩笑。可我不知道怎么回她,窘迫难当,在他们看来一个人在山里恐怕是很寂寞很危险的,这么长的时间怎么熬呢?

细狗问:“鸟蛋怎么来的?”

“当然是捡的,难道是我生的不成!”

又问:“哪捡的?”

“林子里呀。”

他就泄了气,林子那么大,可不是想捡就能捡到的。

我不想跟他们说话,只想着那只蝴蝶,它找到它的伙伴了么?

不知什么时候月亮出来了,才四点多钟就出来了,高高地挂在东边的山顶上,薄得像一个圆纸片。里面那棵桂树,跟云差不多白,我开始以为就是一朵云,要不是这样,还真不一定能发现它。那边太阳还老大,离西山还有好远一段距离,这边月亮却出来了,真是一个奇怪的下午。那天下午我找到很多东西,百合花、天牛、金龟子、鸟蛋,就是没找到那只黑蝴蝶,我找到的只有孤独。

老婆子的玩笑让我想起一个人,她就像一只蝴蝶盘旋在我十四岁的心底,和那只黑蝴蝶不同的是,她是飞不走的,因为她藏在我心底的最深处,没有人能将她挖出来。

多年后我离开村庄,常常想起那些年在山里的孤独,每到此时,心头便生出的是一种莫名的成就感,我相信只有经受得住长久孤独的灵魂才是结实的,只有经历了孤独的人才知道自己是谁,往后不管在喧哗的世界怎么走动,也不会把自己给丢了。老虎独往独来,苍蝇嗡嗡成群,柔弱的我虽然成不了老虎,也绝不会像苍蝇一样被人同化,需要扎堆才活得下去。

孤独是一种美好的事物,只是在当时让人难熬,熬到你忘记自己的存在,像蝴蝶一样和草木虫鸟为伍,所以,有时我也怀疑那天的那只蝴蝶是否真出现过,或者那只是我孤独难耐时的一种臆想,就像对那个女孩的臆想。

哈尔滨医院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有哪些如何快速的的治疗癫痫病癫痫发作怎么办哈尔滨哪的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