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丁香收获】聂聂的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0:09:44
破坏: 阅读:1397发表时间:2017-09-30 11:20:59

江西哪些方法治疗癫痫管用e-height:30px"> 【丁香收获】聂聂的(散文)
   《说文解字》解释“聂”:附耳私小语也。在洪洞话中,“聂”,既指小声说,悄悄儿说的意思,又指“悄无声息”的行为举止,还有禁止说话的含义。后一层意思非同小可,这里边包含着不少庄稼人的神秘意识在里边。我记得,母亲曾在三种场合使用过这个词儿。第一种场合,是腊月期间的油炸年食。那年头,饥饿是共同的记忆,儿童更把香香脆脆的油炸妈托、板托当做世上顶级的美味来期盼。一家人忙过缝制衣帽鞋袜、扫刷捯饬糊炉子,就轮到母亲一个人忙活了。天麻麻亮,母亲就早早揉起了前一日就发好的面团。咯噔咯噔又是揉,又是切,又是擀,等我们爬出被窝时,母亲已在案板上整整齐齐摆满了各种圆圆方方的面片。接着,母亲会笃定地吩咐父亲,把疙瘩子炭装上一炉子!这在一年中实在是个破例。冬天,父亲从西山拉回炭来,母亲就会把那些大的炭块,码在炭窝的外层,像一堵矮墙,我不知道母亲是不是用抹布抹过,那堵炭墙总是锃亮锃亮的,能映出人影儿来。平时,她不肯动用这堵墙,也不允许别人动用。眼下不同了。父亲似乎也很兴奋,抡起斧头啪啪就把一大块炭砸成了几小块儿,又麻利地掬到了炉子里。炉子发疯了,嗵嗵的声音,把窗户纸震得啪嗒啪嗒直响,仿佛旧式火车开过。母亲脸上带着庄严而神圣的神情,一边儿擀着面片儿,一边不时地瞟向油锅。空气中,逐渐就弥漫起了香喷喷的油脂味儿,油锅的边沿,也聚集起了黄白色的泡沫。这时,母亲就会严肃地对我,也对我父亲,说,聂聂的!声音很低,但分量很重。中途,我会不由自主地对炸好的年食评论。母亲回头瞪我一眼,又说,聂聂的……
   再一回说“聂聂的”,场地就转换到了打麦场上。
   那当儿,打麦场上,老弱人员捞扫帚的捞扫帚,推甬板的推甬板,将麦粒迅速堆成一堆;青壮劳力则忙着抬扇车扇场。这个活儿,至少需要四个人配合,一个人坐在一人多高的坐凳上踩扇车,一个人来回拖簸萁,一个人用木掀铲着麦粒往簸萁里到,一个人在扇车口前用扫帚将细碎的麦秸、麦皮、杂物扫到一边。这个环节母亲会叮嘱我们孩子们:聂聂的!不准人说麦子多啦少啦好啦差啦之类的话。过后她解释说:多嘴多舌,得罪下毛嘴神,他就把麦盗走了,饿不死你小籽蛋子……
   第三种场合,与老鼠有关。
   更深人静时刻,是老鼠活动的最佳时机。朦胧中,瞅见大大小小的老鼠,从瓮旮旯里鬼鬼祟祟地探头探脑,我就拍炕垄砖大喊,老鼠!随即母亲就制止我,聂聂的!天明了,母亲就边做着针线活,边解释,老鼠是神物,不能老鼠老鼠的叫,非叫不可,也只能叫旮旯里家;再说,夜里你也不该叫嚷,那是它们寻食儿的时分,你不也有吃饭的时候吗,你吃饭想让旁人打搅吗?哈尔滨癫痫病手术能治愈吗母亲,不但这样说,她还会在老鼠经常出入的旮旯角角撒一些玉茭颗什么的喂老鼠。说到这儿,我又想到了我的大舅舅一家。我大舅舅是个卖豆腐的。老婆在他三十岁出头的时候就撇下两个女儿病逝了。后来他娶了个病恹恹的中年寡妇。也就是我的小妗子。小妗子带来两个女儿,他俩口子又共同生了一个儿子。这么一大家子,全靠他一人挣工分养活,无奈何就做开了豆腐。卖豆腐是很苦很累的活儿,为了不耽误生产队上工,他每日须得天光大亮前跑四五里地到我们村卖完一担豆腐。碰到他,母亲就要叫他回我们家里吃饭。每次,他都要拿称豆腐的铁盘子端来一块四四方方的豆腐。母亲埋怨他太外道,但每次他还是那样做,后来母亲也就不再叫他了。母亲瞟一眼舅舅两只手上蜘蛛网似的血口子,眼圈总是红红的。有一年秋天,一连几日,母亲唉声叹气地茶饭不思,父亲反复问,母亲才幽幽的说,舅舅草筐子下面被巡滩的治保员搜出来了几穗玉茭,脖子上挂着那几穗玉茭,让人押着游了街。父亲听了,就在下工后给舅舅家背去了半口袋玉茭。但舅舅死活不要,他说不缺粮,并压低声音道出自己“谋财”的门道:在地垄上挖老鼠窝。“弄好了,一窝能挖十几斤豆子、玉茭呢。”舅舅乐呵呵地说。
   “唉,真是造孽呀!”母亲撩起护裙擦着眼睛说。
   半年后,舅舅几个月的小儿子,在睡梦中就被老鼠咬掉了鼻子,又过了半年的光景,舅舅也身患食道癌。舅舅是个有“咬性”的人,他在半山腰挖了些料礓石,捻成了粉沫,用水冲成糊糊喝。他发狠说,“老子就不信,一个癌瘤子比石头还硬!”可惜,喝一口吐一口,一个外号叫“铁人”的汉子,五十出头就离开了人世……
 鄂州哪种方法治疗羊癫疯好  我那位没有鼻子的表弟,有一度,缠着我给他找一份临时工。我费了好大的周折,给他找下了,他却不干了……我在他家里的堂屋里看到了一个画着硕大老鼠的镜框。他说,他在一家煤窑当上了挖掘工,收入不低,那个镜框是他供奉的窰神。他还说,等攒够一笔钱,要去一家大医院做个手术,把鼻子补起来……
   说这番话时,有几只大小不等的老鼠,在我们脚地下蹿来蹿去,很怡然自得的样子。
  

共 187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