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怪情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8:42:42
序寻儿子到校要人,查米富惊动警方
  
   小河乡的糖酒批发商米满仓,接到第二封电报看了电文后,一下子呆住了,原来这电报的内容和上次一样,都是催他儿子米富迅速归校,否则将予校纪校规进行处分,所以米满仓看完电报就呆了。
   米满仓是小河乡改革开放后的第一个个体经商户,而他的儿子则是小河乡的第一个上大学的“状元”。于是,米满仓在小河乡是很有名气的人物。
   儿子米富是省城联合大学九四级经济管理营销班的本科生,也许是父亲那活跃的基因子在儿子身上得到了超前的发挥,米富是系里的尖子生。
   现在四年的学业已完成三年了,就在这第三个暑假来临时,米富曾向父亲写了一封信,信中说他要利用这个暑假在省城搞社会调查,为写好毕业论文做好准备,所以米富在这个暑假里根本就没有回来。
   由于儿子自幼聪明好学成绩优秀,上了大学后又连续三年评为优秀学生,所以米满仓对儿子很放心,米富提出要什么或干什么父亲总是满足他、支持他。
   这次开学后不久,米满仓就收到了学校发来第一封电报,见催儿子迅速归校便估计儿子可能有什么事耽误了而没有准时归校报到,就没怎么在意这事。
   因为米满仓曾经听儿子说过,有的同学在开学半个月了才归校,结果只是写个检讨了事。因此,他也就没把这事往深处想。
   现在开校已经一个月零几天了,儿子还没归校,是不是他在外面搞什么社会调查出事啦?一想到出事,往日在报纸上电视里的很多寻人启事的新闻纷纷地涌现在米满仓的脑海里,使他一下竟回不过神来。
   老婆见状从他手里接过电报一看,又见丈夫那副呆样,一下急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说丈夫,还发什么呆,赶快乘车到省城儿子的学校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米满仓这才猛地回过神来,带上两千元现金,拿上毛巾牙刷牙膏香皂盒,急匆匆乘车直奔蓉城联合大学。
   米满仓要校方还他的儿子,因为儿子上学到校后该学校负责,虽然学校放假后不管学生了,但儿子并未回家来,所以他认为校方对他儿子负有管教的责任。再说儿子搞什么社会调查还不就是学校安排的嘛!
   院校领导见学生家长到校来要人,忙找来经管系的负责人,这负责人又找来米富的班主任和辅导老师,结果他们也交不出人来。
   院校领导仔细地把事情经过弄清楚以后,对米满仓的胡搅蛮缠虽然不满,但是认为校方有责任找到米富,就责成保卫处的老刘向西城区公安分局报了学生失踪案,请他们帮忙找寻。
   于是,这找寻失踪学生的任务就交给了侦察员的郭威,他虽感到这任务太不像个“任务”了,但想到能借此机会熟悉一下环境,便答应了。然而他没想到,这没有枪炮撕杀的案子办起来更吃力、更难办……
   石新是米富最好的朋友,他是在院校保卫处老刘和小李来了解米富情况癫痫病吃药治疗效果好吗后才知道米富的父亲到院校来了。
   石新没有向老刘说什么,但是他知道米富在暑假时是和他的女朋友王玉兰一起去打工的,前不久他到青年路去买换洗衣服时还见过王玉兰呢。当时石新想到现在都开学十多天了,王玉兰为什么不归校却在这儿做生意。他又想到米富也未归校的事,便上前问王玉兰为什么她和米富不归校。王玉兰当时脸色很不好地说,我不读书了。至于米富,我不知道!
   石新没想到王玉兰会这么对待他,愣了一会儿便离开了王玉兰的店铺回校了。
   现在他知道米富既没有回家,又没有归校,而王玉兰明明是和他一道的现在却说不知道,看来米富真的出事了!
   于是,石新马上赶到院校招待所找到米满仓,把自己所知道的、看到的、想到的全讲了出来。
   米满仓过去曾到过学校几次,所以认识石新,也知道石新和儿子很要好。现在听了石新这么一说,心里更着急了。他拉着石新去找着老刘告诉了这一情况,老刘又把他们请到西城区公安分局把这事向郭威讲了。郭威听了以后,决定第二天就去传讯王玉兰,从她那里开始查找米富。
   由于石新及时地提供了这一线索,使郭威少走了不少弯路,也使案子很快地进入了主题。
  
   第一章一见钟情竟动心,女老板破例雇人
  
   王玉兰被请到了公安分局,见郭威和老刘虽然表面上很客气的样子,但看到旁边小李却在她面前茶几上放了个录音机,无形中脑子里便出现看电影时看到的公安局审讯人犯时的画面。她想了想之后,便把她和米富在暑假初期一起去打工的经过讲了出来。
   放暑假时,王玉兰听到米富想不回家,准备利用假期在省城个体经商者里搞一次社会调查,为下学期写好毕业论文作准备,便劝他何不和她一道去青年路,跟那些个体服装商贩们打工。这样既能实际体会一下个体经商者的生活,又可以深入地搞一番社会调查。
   王玉兰知道米富由于家里经济条件好,对假期打工有点瞧不起的样子,便以打工可以锻炼人,同时他两个可以在一起等等理由来说服米富。最后还告诉他,自己的表姐就在青年路当老板,肯定会雇他而且不会亏待他。
   米富正在狂热地追王玉兰,见她已把话说到这个地步,又考虑到不能疏远了玉兰,便同意和她一道去青年路一边打工一边搞社会调查。
   青年路是蓉城的一条时装街。在这不到一公里的路段上,密密地挤了一万多家时装店和几万个摊位,使那近十米宽的街面竟然连行走也很困难,因为逛青年路的除了各地来进货的人外,还有不少是来零星选购时装的消费者。
   玉兰和米富到青年路她表姐的店铺时是下午六点过了。这时的青年路路道旁的摊位都收摊了,只有一些店面虽没关门却也在清帐的清帐,清货的清货,都停止营业了。
   当玉兰和米富走进表姐翠花的店铺时,店里几个女人正说得眉飞色舞嘻嘻哈哈的。玉兰认出这几个女人都是表姐隔壁几家的老板娘或老板。便和米富站在一旁没开腔,听她们究竟在谈些什么。
   表姐翠花背朝门口,所以没看到玉兰和米富二人来了,仍在兴致勃勃地谈论着。
   原来,翠花正在说某某老板爱赌钱,某某老板爱进歌厅KTV玩小姐。她最后说他吃荞麦面会犯癫痫病吗们男人能玩为啥我们不能玩,把老娘惹火了会比男人玩得更精彩、更有板有眼、有盐有味。
   翠花说完哈哈大笑起来,她在大笑时无意间发现表妹和一个小伙子正在一旁听她得议论,忙向几个女人示意打住,问玉兰怎么今天有空来看表姐了。
   玉兰向翠花说明学校现在放暑假了,她和同学米富想利用假期来表姐店里打工。
   翠花听了先笑表妹,你们大学生来为我们个体户打工不委屈了吗?然后又说我恰好缺个帮手,你来得正是时候。不过,她看了看米富后又说,我可不敢请男人在我店里打工,因为你那表姐夫虽然不管我累死累活也不肯帮我干点事,却是个大醋坛子。
   玉兰先感谢表姐愿雇她,然后又要求一定要想办法让米富也能就近打工,他们好有个照应。
   看到表妹那副着急的样子,又看到米富那进退两难的神态,表姐眼珠一转,向旁鸡西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边的一个女人说,尹姐你一人又是进货又是消货太累了,干脆你就雇这个大学生吧!
   那个叫尹姐的女人看了看米富没开腔,她低头想了一下,又抬头看着米富就不转眼了。
   这时旁边有个女人说,翠花你忘啦?尹姐可是从不请打工的。翠花表姐还没开口,就听尹姐说,这几天生意忙,可以请人。
   几个女人感到很意外,因为过去尹姐确实一再声明不请人打工,更不会请男性打工者。今天见她一反常态,而且马上就表了态同意雇米富,确实令人感到意外。
   当然,这是过后我才知道的。
   不过,我当时发现尹姐那眼神的表现和变化就感到有些不对劲,因为她看米富第一眼时表露出吃惊然后瞬间又变成了惊喜,随后她可能是为了调整自己的情绪,或者是掩饰自己的失态吧,低了一下头。当她再次抬头看米富时,已是一副审视的目光了。
   你们别笑我太神经质了,因为后来发生的情况证明我没看错。当然,这也许是我那时也爱着米富的缘故吧,所以我的观察力里包含了一种女性天然的自卫本性。
   说到这里,王玉兰不说话了。她表情凄楚地从手袋里摸出包摩尔香烟,叼在嘴上时摸了个很时髦精巧的打火机打燃火把烟点燃,看她那深深地吸了一口之后才朝上吐出一连串的烟圈的样子,根本不会想到她几个月前还是一个在校的大学生。
   郭威又问她后来米富怎样了,王玉兰一只手晃荡着手袋,一只手把香烟拿到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做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说,后来的情况你们该问尹姐了!
   说完她就只管抽烟吐烟圈,不开腔了。郭威和老刘只好又到青年路去请尹姐。
   当郭威看尹姐时才发现,这尹姐不是别人,竟然是和肖志友离婚后一人独自在坤城县做服装生意的尹梅大姐。
   原来,尹梅自从和肖志友离婚后见肖志友经营的翡翠山庄,成了爆发户并和比他小二十岁的林虹结了婚,后来肖志友为报中计染毒之仇去云南畹町跟踪毒枭兰松柏、崔建国,为掩护上官云山而牺牲后尹梅便把女儿送到山城父母家寄养,只身一人来蓉城惨淡经营服装生意。
   在县城经营服装和在省城青年路搞服装销售完全是两回事,前者是小打小闹赚点小钱也亏不了多少,后者却是大进大出风险和盈利成正比。尹梅正是冲着后者来的。
   尹梅虽然在坤城有十几年的服装经营经验,但到了省城却得从头学起。她之所以死死地盯着青年路,是考虑到她过去常在这儿进货,多少有些经验和一些熟人。
   由于这几年青年路上的生意好做名气大,店面租金直线上升,说它寸土寸金也不算夸张,所以在这段路上租了店面的业主不是转行做其它生意或因故急需款项,一般是不愿意让租出来。
   尹梅恰好遇上一家店主要转项做其它的生意,便以比较高的代价转租下这家店子。这家店面位置很好,而且有个信誉不错的招牌——常春时装。过去尹梅就曾多次来这家店铺进过多次货,所以在她心目中有很好的印象。
   但是,店主在转让这家店铺时有个苛刻的条件,那就是承租者必须盘下他店里的全部存货,而这批存货加上盘店租金共要二十三万元。
   尹梅看了看店内的存货,她知道这批滞销服装按进价销出去也要亏一万多,但考虑到要在青年路租门面都得店面加存货一起盘这一不成文的规矩,便咬着牙以二十二万元现金一次付清的条件承租过来了。
   尹梅和这家过去的店主去工商所和税务所办理了过户手续后,便成了常春时装的店老板了。
   由于尹梅抱定在两年内赚回本钱的目标,所以不雇人。她进货、运货、销货一人干,常常累得到了下午打佯后就躺在床上不想动了。
   当郭威问尹梅为什么你见了米富以后又破例雇人呢,尹梅略一愣住,对郭威说,因为米富很像当年的史刚!
   郭威听说米富像史刚,不由地也吃了一惊。
   史刚是尹梅一块儿青梅竹马长大成人的同学,后来下乡又同在一个生产队当知青。她俩在中学时就互相公开了恋情,当知青时候便偷偷地同居了。尽管那时物质生活相当艰苦,但她俩互相体贴相敬相爱无比幸福。
   后来她俩因为一村姑免遭权势公子的侮辱而打抱不平被当时的革委会付主任崔建国无理拘押时,尹梅在崔建国的单独“审讯”时被崔侮辱了。史刚知道后趁崔找他谈话时刺伤了崔,致使史刚被捕甚至遭到迫害直至枪杀。
   史刚虽然死了,但那段刻骨铭心的恋情和史刚那令人终身难忘的言行,身影,使尹梅魂牵梦绕不知暗地里哭过多少回,特别是和肖志友离婚之后。
   郭威虽然不认识史刚,但尹梅和史刚的这一段恋情他曾多次听到他的老上级,老搭档上官云山谈过,所以郭威笑问尹梅,你是不是见米富像史刚就动了恻隐之情或是什么的,所以……
   尹梅没管郭威问话的弦外之音是什么,她仍一边沉浸在往日的回忆之中,一边自言自语地说,也许是上苍的安排吧,所以我只犹豫了一下便同意了他。
   那么,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郭威借机追问尹梅,尹梅好像没发觉这是在讯问她,仍然是继续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连我现在也无法把它说清楚。
   你还是顺着事情的先后说说,也许我们能弄清楚。郭威笑着提示尹梅。
   好吧,就从我雇了米富以后说起吧!不过,就像很多戏剧里说的一样,说来就话长了。
  
   第二章二进卧室入怀抱,大学生移情别恋
  
   米富是悟性很高的小伙子。
   他到店里才几天,不但完全掌握了常春时装店里各种服装布料的特点、基本价格与浮动价格外,还根据其特性和式样特点,不厌其烦地向顾客和进货商进行宣传。由于他善于掌握顾客的爱好,巧妙地推销时装的特色,不但使我的货销量大增,还卖了好价钱。同时,他自己设计了一种销售登记表和顾客意向征求簿。前者把每笔买卖记得一清二楚,后者为我去进货提供了很有价值的参考意见。
   常春时装由于有了米富的一系列改进,加上他又有大学生这块牌子作幌子,不但使“常春”的名声大振,还使批发和零售双双看俏,回头客也逐渐多了起来。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