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笔尖】女儿幼年那些事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6:24:59
破坏: 阅读:1678发表时间:2014-03-30 08:04:34
摘要:应该每个孩子小的时候,都有过一些事让大人记忆犹新。我觉得,最好的记录方式是文字。如果我的文字能触开你记忆的闸,那就让我们一起走进回忆吧。

应该每个孩子小的时候,都有过一些事让大人记忆犹新。只是有的人存在了记忆里,有的人用拍照、摄像记录下难忘的场面。我觉得,最好的记录方式是文字。当我们老的记忆缺失的时候,还能翻开来重温。或许还能留给孩子的下一代看看,让他们了解父母小时候的样子。每个孩子都是天使。也许天使的成长过程中有过或做过一些雷同的事。如果我的文字能触开你记忆的闸,那就让我们一起走进回忆吧。
   女儿是五周岁上的学前班,六周岁上的一年级。当时我家所住的楼紧靠矿第二小学,我家住二层,一层住户南面有小院,小院的院墙就是学校的北墙。学校门朝西开。从我家阳台望向学校大门口,距离不超过三十米。因为楼上婶子就是校长,女儿天天阳台看学生觉得新鲜,总嚷嚷上学,就早上了一年。因为下楼后走过一个楼栋口再转过去就是学校大门,所以只是学前班时怕孩子小,上下学人多车多接送过一年,一年级开始就是她自己来去。也许是上学后生活较有了规律的缘故,记忆深刻的多是发生在女儿学前的事。
   女儿出生的时候,我是按照大妈们“小孩子要枕书”的说法,塞了一本林海峰著的《中盘的筋与型》围棋书在她小枕头下的。并没有想过她长大后能不能成为围棋高手,就是意向她能脑筋灵活些,算是个祝愿。也不算迷信吧?
   女儿出生比预产期晚了一个多星期,算是有惊无险降临人世。要说为啥差点惊险了,内情还真有点复杂。
   老婆的孕期体检都是在矿医院做的,那时还不时兴去市里大医院。开始的时候没什么异常,只是那时老婆特能吃,体重猛增,连妇科大夫都有怀疑说可能是双胞胎的。随着预产期临近,B超做过两次,头一次说胎位不正,第二次说一切正常。也许老婆太胖的缘故,从怀孕到临近预产期体重增加了近70斤,有个妇科大夫甚至(应该是不由自主)说了句“你这怀的是孩子啊?”。引得老婆险些和她打起来。
   预产期过了快一个星期的时候,老婆还没啥反应。记得是个周五,又一次陪老婆去检查,老婆出来后说正常,但大夫叮嘱到周一还没反应也要去住院。周一上午忘了因为什么老婆没去,下午才去医院,到那正赶上曹大夫,检查完当场就和老婆喊了一统“怎么才来,耽误了咋整,早该住院”之类的话,然后催着赶紧住院。喊得老婆挺不满意但觉得人家也是为自己好,就解释说另一个大夫让上午来,就晚半天。结果住院后妇产科主任带着好几个大夫给检查,也就天刚黑的时候就给输上了氧气。说是羊水有破裂,胎位也不正,孩子还头朝上呢。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怪谁呢,有的大夫水平低?B超设备不准(也不知设备原因还是人的原因,前两天同事家添丁,他找熟人提前超两回都说是女儿,生下来却是男孩,弄的单位一帮小年轻打趣说孩子不是他的,让他去做DNA)?怪老婆晚去半天?后来老婆曾后知后觉地说过“怪不得总烧心,原来女儿头发顶着我的胃着”。
   第二天一大早,加了一台手术就是老婆的剖腹产。九点四十五分,随着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天使降临人间。据说女儿出生时小脸都憋紫了,被妇产科主任倒提着拍了两下才哭出声的。
   女儿出生后一共在医院住了三天,我似乎直到第二天才勉强敢抱抱她。老婆还说我抱着女儿的样子像填炮弹。
   女儿刚出生,就在她那拨孩子里及医院一段时间内,引起了一场小轰动。九斤一两的体重,别的孩子脸上皮肤都是皱皱的,头上顶着绒毛。唯她皮肤饱满,就是稍黑(老妈说那是红,长大一定白),挺直的小鼻梁,头发又黑又长几近遮住耳朵边。随州哪治儿童癫痫好第二天下午,一位住院待产的女人一进病房,看到女儿就好奇地问:“满月的小孩也能在这住?”
   我姥姥说过:“打不会说话的孩子有罪”。我一直没深究过为啥这么说,但猜想可能是说不会说话的孩子还不懂事吧,即使打也白打。我是不赞成还不会说话的小孩就啥也不懂的。当然也看不惯打孩子,总觉得那是做家长的说服能力不够或家长不占理才打孩子。当然,若孩子真混打一顿让其长记性我也不反对。可这种情况似乎不多。对于胎教,幼教,我是举双手赞同的,因为不会说话的孩子也能接受教育这件事,我在女儿身上体会到过,我觉得巧合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有两件事让我觉得不会说话的孩子也懂点事,至少懂好赖话。不说家里人经常逗她,说到她撇嘴欲哭时几句好话又雨过天情。女儿四个月大时,有天她爷爷抱着她开灯玩儿(那时还是灯绳开关),爷爷握着她的小手让她扶着灯绳,然后爷爷把灯拉亮,灯一亮她就咯咯笑,那也是头一次听她笑出声。重复,亦然。还有一件就是老婆呆完产假上班之后的事了。
   有天我发烧,浑身疼,没精神。早晨醒来老婆已经上班走了。那时女儿还不会爬,不担心会掉下床去。醒来的时候,女儿正躺在她的小褥子上歪着小脑瓜朝着我吭哧,也许是她的声音吵醒了我。见我醒了她就可怜巴巴地望着我咧嘴,意思当然是想让抱着。我有气无力地对女儿说:“爸爸有病了,发烧了,浑身没劲,好闺女别让爸爸抱了,自己玩会吧,困就闭眼睡觉,乖啊”(差不多这么说的)。说了两遍之后,女儿竟似听懂了,果然不再吭哧,就那么老老实实和我躺着。我又闭眼迷了一会,二姐来了,女儿见有人来又吭哧,二姐逗她一会之后想把她哄睡再走。抱起来又是拍着又是晃悠着,女儿却一直哭闹,约半小时后才算摆平。把二姐累了一身汗。那件事过了之后很长时间二姐还经常和别人说起这事,说她爸几句话她就老实呆着,我哄半天也不行之类,还说女儿真是个小神仙。
   女儿是十个来月会简单说话的,有点早也不算早。当时在商场遇到过一个十个月大父母领着走路的小男孩,还互相羡慕过:这么大就会说话。这么大就会走路。
   女儿从还不会说话,勉强能围着小被倚上枕头坐着时,就喜欢看电视(不会坐时忘了),最喜欢看广告。也许镜头变换快新鲜?正哭闹时只要广告一播就会立刻安静,瞪着俩眼聚精会神。广告结束接着哭闹。至于看别的,她不看但也不反对。只是水浒传开播时,她那时都两周岁多了,却说啥不让看。音乐一起,刘欢老师还没唱,她就哭,说害怕。为这事我没少纠结,却只能忍了。到现在似乎也没看过两集,过时了也就不想看了。
   不知道是不是出生时枕书真的管用,女儿的记忆力确实让全家人惊讶过。老婆说和我给她垫那本书有关,围棋不是需要计算能力强么(她真能联系)。女儿一周半时不让来家吃饭的同事用报纸垫板凳,拽着报纸喊“爸名儿,爸名儿”。这个就不说了,那是我每发了稿子都会拿张报纸回家(那时专职矿报道组写新闻),老婆嫌女儿总乱撕报纸墨迹,反复叮咛的结果。
   女儿懂点事后,有个不听故事不睡觉的习惯,至少要听完一个故事之后才会老实睡觉。有天我晚上下班刚进家,老婆就警告我以后给孩子讲故事别再乱添字,然后说午睡时给女儿讲一本彩页小人书《玛雅历险记》,一个字一个字照书念她也说讲的不对,说她爸不是那么讲的。又哭又闹的,气的老婆给了她两巴掌。接着又夸女儿聪明,说娘俩讲和后女儿指出哪不一样,才想到一定是我乱发挥了。女儿见了我,也显得特委屈,抱怨她妈不讲理。原来昨天晚上她妈妈上夜班,我给她讲的,觉得按字念枯燥,就偶尔添几个字,让她易懂(也应该更生动些)。她妈妈再照书念肯定就不一样了。了解情况后我忙着和女儿解释,让她知道妈妈没讲错。从那以后看书讲故事再没敢自由发挥过。不过,对于她的记忆力,我也确实有些惊讶了,虽然那书字数不多。
   我仿佛又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大约三、四周岁的样子,扎着一对羊角辫,穿着妈妈给织的红色毛线裙上衣,红毛线裤,留海下粉嘟嘟的小脸上,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就是牙有些芝麻碎。正靠站在床头,胖乎乎的小手里捧着一本书,小嘴有些用力地张开似成四字形,小脑瓜左右晃动,眼睛始终盯着手里的书,声情并茂地讲着《玛雅历险记》的故事。若你在旁边就会发现,她似乎正在照书念,该翻页时会停顿一下,翻好后接着讲。别奇怪她怎么每个字都认识,因为她只是在看图背书。因为没人教过她识字,除了简单的数字(她姥姥教她的识别麻将牌不算)。
   我不知道谁还有过小时候曾经触电的经历,我似乎是小学高年级甚至已上中学的的时候,才在一次偶然的插拔电源插座时因为触到了插头上的铜片,有了较深的被电感觉,记得当时还试了两三次,并和小我两岁的弟弟说“麻手拿不住,用力捏着也会插头脱手”,还鼓动他也试试,他试没试忘了。现在想想,那时怎么那么傻啊?不过那时的孩子基本都是放着养,似乎家长也很少教一些自我防护知识。不过女儿的触电史比我可早多了。
   父母家现在的电源插座,都是距地面一米以上的,这是女儿促成的。有次我中午下班,因为我和妻都上班,女儿在父母家。开门后见父亲正在改电源插座位置,觉得有些奇怪“爸,你改这干啥?”“嗨,还不是因为你闺女,差点没吓死你妈和我”。“怎么回事?”。“你妈做饭,我看电视,她屋里屋外跑着玩儿。一眼没看到,就听她喊爷爷快来,咬手!我出来一看,她正拿着你妈织毛衣的针,看到我过来拉着我到插座跟前比划,又想捅插座还边说咬手。吓我一身汗,气得我也横你妈一顿不把针放好了。然后赶紧改插座”。(汗,女儿就是比她老爸强,连触电也早好几年。)
   小孩子的理解能力真是惊人的,他们总是习惯直接的理解,当然也是有偏差的,偏差的成就出不少童真童趣。却似乎又爱认死理,坚持自己的坚持。女儿也一样,用老婆的话说,女儿就是个杠头。每次带她去串亲戚,到了地方将她从自行车上抱下来,她都会小大人般地先跺跺脚,再伸个懒腰,然后来一句:“哎,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逗得我与妻想笑还不敢笑,又不能说她用词不当,因为她会理直气壮地和你辩解:“这不是车子么,这不是我的脚么”,然后让你把她抱回自行车上,说:“你们看我的脚是不是够不到地”,然后再让你把她抱下来,接着说:“你们看,这回我的脚是不是踩到地了?!”
   小孩子的理解能力,不仅会让大人挠头,也有因此吓到自己的时候。父母家和我家离得不远,就在学校南墙西侧的楼。学校南墙外,父母家楼的东侧不远就是农村的地,在楼与地之间有块搭界的地方,临楼的一侧是在几株柳树间被休闲的人们平整出的一小块空场,再往远处便是草丛,尤其每到夏天,这里更是孩子们放风的圣地,趁午睡过后,太阳转到被楼遮挡,附近居住的大人们便会带着孩子来这里聚群,孩子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或玩儿沙子,或跑到草丛中摘野花,大人们便边互相照看着孩子,边坐在树下的石墩上唠家常。也趁此机会放松一下看孩子的累。只要在家的时候,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女儿一手拿着她那根用来在地上写字、画小人的宝贝小木棍,一手半举着牵着我的手,到了空场便放开我的手跑向她的小伙伴们了,只是每当她要走出空场去草丛中采野花、捉蚂蟑的时候,都会跑到我面前,把小棍儿癫痫病是否遗传交给我保管。一直以为她是因拿着小木棍采野花不方便,才每次都让我保管。有一次,她不知怎么忘了把小木棍交给我,跑进草丛几步后突然站住不动,带着哭腔大喊:“爸爸,快来!”,当我急着跑过去问怎么回事的时候,她一下扑进我怀里让我快点抱起她,并让我快点出草地,我边抱着她往回走,边问她为啥哭。她呜咽着回答:“我怕打草惊蛇。”
   女儿小时候的事,还有一些记忆比较深的,有的是上学之后的事,有的已经变成了铅字,就不一一赘述了。每每想起这些事的时候,都感觉有一种时光重放的温馨。

共 441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荆门治疗癫痫比较好的医院?/div>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