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时光戏同题征文组诗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09-17 14:52:52
【时光】戏(同题征文·组诗) 常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住院治疗月余,天天看戏,无论是在针灸室、理疗室,还是在住院部,抑或路途中。索性也苦中作乐,小小地玩一回把戏,浅浅地尝一尝分行的味道。——引记
  
   1、元妃省亲
   昌医生说,女儿电话通知回来过端午
   从流光溢彩的那个大都市,带着高贵血统的
   大都市的同学,女王的圣旨
   扇着隐形的翅膀从天而降,仿佛砸下沉甸甸的陨石
   家里黄脸的老婆子,吹响总攻的号角
   地板上的一根头发丝,哆嗦的手指捻起
   梳妆镜上的几个小水印,哈一口气抹去
   连春节前刚刚擦洗干净的厨房和卫生间顶棚,也是激烈的战场
湖北专业癫痫病   甩甩发麻的胳膊,扶一把酸疼的老腰,没事儿
   咱累并快乐着呢,等到了科室
   同事们帮忙捏捏、扯扯,一切就都不是事儿
  
   昌医生又说,三峡大坝葛洲坝
   咱水电之都的招牌,站在坛子岭上看高峡出平湖
   叹逝者如斯夫,还有三峡人家、车溪风光
   美哉壮哉的那个八百里清江大画廊
   越是山旮旯的地方,大都市的贵族越是稀奇
   咱还得合计合计,找辆像样的车
   大侄儿那儿有三十几万的帕萨特
   小侄儿那儿有四个圈儿,还有那个谁谁谁
   有宝马,还是大奔来着?
  
   我轻笑,或许那个大都市来的贵族
   在这世上的第一声啼哭,喊醒的也是山里的太阳
   抑或他血统的起源,正是山里淙淙的小溪
   百川东到海而已,脐带脱落在山里的姑娘啊
   梦里钢筋水泥的丛林中,冒出一棵竹笋
   削尖了脑袋的竹笋,每冒出一截
   山里老竹的枝头,清晨都滚下鲜红的露珠
  
   昌医生最后说,吃也吃了,喝也喝了
   玩儿也玩儿了,那个花钱的小祖宗哦
   埋怨咱不会开车,今儿这个哥哥接
   明儿那个叔叔送,把她的面子哟
   都丢到了几千公里外
  
   昌医生——给我扎针哦
   哎,来啰——
   昌医生——给我按摩哦
   哎,来啰——
   四十几的昌医生,又转成一个白色的陀螺
  
   2、永远织不完的袜筒
   女人推轮椅进来,蹲下给男人脱鞋
   搀扶男人上床,帮忙褪下裤子
   用自带的毯子,遮住男人羞于见人的地方
   男人像一截腐败的木头,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电针一抖一抖地跳舞,女人坐下来
   手指上下翻飞,编织着长长的袜筒
   她薄薄的嘴唇,是枯井边沿的石莲
   哪怕一丝丝水汽,也要开出灿烂的小花:
   你想去省城你就去吧,我是不去
   嗯啊
   武汉有哪些专治癫痫的医院再找个女的陪你去,要能干点儿能照顾你的
   嗯嗯啊
   还要年轻漂亮点儿的,好不好
   嗯嗯啊,嗯嗯啊
   ……
   阳光从窗户钻进来,像一条狡猾的游鱼
   在男人女人之间跳跃,在翻飞的针线间穿梭
   女人埋头,说啊,织啊
   织啊,说啊,把生了毛边的话语
   连带着阳光,一起织进密密的针脚
   每天上午,都是这个样子
  
   相熟的快嘴婆说,男人过去
   是个风流倜傥的一把手,在省城那边
   藏了个喷香流蜜的窝,那边的女人哦
   是鲜嫩的水蜜桃,最新的九阳牌榨汁机
   这边的黄脸婆,只捡回男人的渣渣末末
   这一捡,就是两三年
   才算把那堆渣渣末末,归拢成一截木头
   嗯嗯啊啊,除了她
   谁也听不懂的,一截木头
   几近腐烂的木头
  
   所有的治疗结束,女人把袜筒收进布包
   在毯子里,给那截木头套上裤子
   毯子折叠塞进布包
   一把扶起那截木头,靠在自己的肩膀
   扯过轮椅扶木头坐上去
   蹲下穿鞋,背着两个包推轮椅出门
   把阳光,远远地抛在身后
   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样子
  
   女人的包里,有永远织不完的袜筒
   女人推的轮椅上,坐着那截
   几近腐烂的木头
  
   3、一针见血
   胡医生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
   咱就是万元户,不说在这个小城
   就是全中国,也是响当当的小富豪
   一万块的票子,换来一套房
   自带的院子,种瓜得瓜
   种豆得豆,葡萄架上鸟儿唱
   小鱼池旁狗儿跑,吃饱喝足的那只老猫
   在院墙顶上的爬山虎里
   就着阳光打盹儿,呼噜比咱的还响
  
   从南边刮来的春风,一刮就刮了三十几年
   把咱风干成秋天里的那串葡萄干,房梁上的那张壁虎皮
   三十几年的积蓄,还是只够买套房
   说是房,四面墙,钢筋水泥加门窗
   外带防盗网,整个一牢房
   种不了瓜,种不了豆
   鱼儿养在缸里,狗儿趴在窝里
   猫儿和咱一样失眠,都忘了怎样打呼噜
  
   明晃晃的银针,是等待的秧苗
   等着胡医生把它们一一种下
   哎哟——疼
   对不起,老眼昏花扎歪哒
   取针的地方,冒出一颗小血珠
  
   4、腕带的名字写中国
   公交到站,上来两个白头发的老人
   抓着扶手,颤微微地站立
   目光和雪光一样,晃向有座位的人们
   打盹儿,玩手机
   转而望向窗外,坐在最后排的我
   垂下眼睑,盯着右手臂上
   鹅黄的腕带,腕带上写着医院的名字
   我的名字,也写着
   我的年龄,一笔一划
  
   前后的门打开,又合上
   车子呼啸着一路向前,坐司机附近的老太太
   突然豹子一样地蹿起,叫嚷着要下车
   又拉扯着司机的衣服,跺着脚
   骂着娘,唾沫星子在刺眼的阳光下
   扇着翅膀乱飞,高分贝的声音
   是被困的猛兽,满车厢寻找出路
   撞得心壁,咚咚咚地敲鼓
   又是一挂老长老长,蜿蜒盘旋的鞭炮
   噼里啪啦地从那头炸到这头
   又从这头回到那头
  
   打盹儿的醒了,玩手机的放下了
   望向窗外的目光,也收了回来
   箭,各式各样的箭
   齐刷刷地射了出去,靶子都是扯着司机手臂的
   老太太,发怒的豹子一样的老太太
   哦,不,豹子还是太弱
   是山猪,厚皮厚肉
   披着盔甲的山猪,所有的箭
   不是落下,就是被弹回
   癫痫病感官上会出现问题吗 中的的又是谁?
   我垂下眼睑,盯着右手臂上
   鹅黄的腕带,腕带上的名字写着中国
   我们共同的姓氏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