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丹枫】那年那月那点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07:36

那年我20岁,考进了师范学校。对于经过高考的学子来说,多少都带有点不屑,因为那时“臭老九”的地位着实令人唏嘘。

本以为进了高等学府,一切都高大上了,哪知道除了学费和吃饭不要钱之外,一切和中学没什么差异。

八十年代初,中国农民也才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包括我们这些个吃上“国家粮的”,肚子里油水还是太少的。每逢上午最后一节课,临近午饭时分,肚子里“咕咕叫”,那响声分明在“抗议”。下课铃一响,就禁不住地边盘算起午饭的菜肴来了。但我因为是女生,往往会藏起心思,装作矜持。

我们刚进学校那会儿,学校是没有餐厅的,工人师傅把饭菜挑到班级门口,我们就在课桌上就餐。早晚是稀饭,中午是一盒饭加一个菜,大部分时间是菜、汤合一。

打稀饭是技术活,厚此薄彼或厚彼薄此,全凭值日生的喜好。关系铁的,海底捞月厚厚两勺;关系一般的,一上一下,有厚有薄;关系差的,蜻蜓点水的薄薄两勺。风水轮流转,明天你我他。值日生都这么做,人人心里有数,只是没人说出来。

我们班女生少,每次打粥都在最后,一律都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模样,侧着身子递过钵子,装着似笑非笑状,但眼睛还是瞄着粥桶。说来奇怪,值日的男生大都偏爱女生,女生的两勺粥似乎都“饱满”。

也有几个“聪明”的男生,故意最后去打粥,往往也能得到充实的厚粥,而且剩下的全归他们。哈哈,回想一下,真的,现在,当年的那几个“聪明”男生都混得不错!

中午分菜多数是女生的事,大家把钵子放在菜桶周围,然后一一分盛到各人的钵子里面,有时难免不均匀,男生也不太计较。

一天轮到我分菜,都分完了,一男生才匆匆赶来,可能是因为有什么事情,心情不好,非常生气地大声对我说:“怎么这么快,我就没有了?”看他那恼怒的模样,我也很生气,拿起我自己的那份,直接倒进他的钵子里,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离开,留下他一脸尴尬……想想当年我也是很坏的。

有一段时间学校里天天吃大馒头,一天三顿菜汤加大馒头,好多同学都吃得嘴唇开裂,鼻孔流血。我们大家都不能适应这种北方人的生活,整天听见怨声载道的声音。

那时候我家里条件还不错,我经常一个人偷偷跑出校门去打牙祭。我一个女孩子,根本不好意思去坐小饭店,常常买一些东西去宿舍吃,多数是买一些熏烧的东西。每回老板用包食品的“马粪纸”一包,我做贼似地拿起就走,到宿舍躲在蚊帐里吃。常常是大三口小三口就吃完了,真的有“猪八戒吃人参果”的感觉。生怕有同学发现,一是让同学看见给不给人家吃?二是根本舍不得。现在想想也是很可笑的,

一直到现在我也很喜欢吃熏烧肉,但怎么也找不到当年的那种“滋味”。我有时候跟我儿子讲当年熏烧肉如何的好吃,我儿子总认为我说的有点夸张。是啊,儿子这一辈人永远是无法理解我们当时的心境的。后来我慢慢地懂得了当年乾隆皇帝为什么吃腻了宫廷里的山珍海味而偏偏怀念“麦仁豆豆饭”?不一样的是当时当地的那种滋味,那种心境。

现在当年的那种滋味和感觉再也找不到了,其实我知道,我不是在寻找那种滋味,我是在咀嚼我那逝去的苦涩而美好的青春岁月。

那年那月,我们物质生活贫乏,精神生活同样很乏味。男生宿舍的话题永远是女同学的那点事。我那时候是大家议论的重点。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为我的“被恋爱”而愤愤不平。

我一进学校,就被任命为学习班委。在师范学校,学习班委干部不大,事情还是比较多的,要负责每天去传达室拿报刊杂志,收发各科作业,协调各科老师布置的任务,组织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当时学校有三项活动同时进行的,一是普通话培训,每天都要读很多东西,二是学校的文艺汇演,要求我们班出两个节目,三是广播操比赛。我是普通话培训组长,天天忙,不时要去抄写培训的内容,那时候大多数都是手写。文艺节目我在班级布置了也没人搭理,只有我自己上阵,每天下午和文娱班委一起抬着脚踏风琴去练歌,结果被传出了学习班委和文娱班委天天谈情——由“抬琴”传成了“谈情”的佳话。

当时有个节目是体育班委和我的男女声二重唱。还因为经常练广播操,我和体育班委李同学走得近了一些。这下触动了大家的神经,有“小声的议论”变成了“大声的喧哗”。

我和李同学的这一段“被恋爱”在一天晚自习达到了高潮……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周末,不要求上自习,我就晚一点去教室。当我走到教室走廊时,只见教室里热火朝天,个个同学都像打了鸡血,一个男同学在大声演讲,大概的意思是李同学单独请我去电影院看电影了。

看场电影在现在来说是很平常的,可那是八十年代初啊,那还得了啊。男女单独看电影是最敏感的话题了,那就是向世人宣布恋情了。那男同学讲的那叫一个起劲啊!教室里传来一阵阵的怪叫声一阵阵的嚷笑声。另一个男生还说了,有一天他听别班的人说,我天天收到很多情书,信件特别多。信件多是真的,我很喜欢瞎写写东西,那时候我有很多笔友。这里我要感谢老师,要不是他让我做学习班委天天去拿信件,这么多的书信还不知道要生出多少故事呢?我站在教室外静静地听他说完,然后直接进教室走到“演讲”的那个男生桌旁,我一句话没说,盯着他看了足足两分钟,然后直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教室里一片唏嘘声,然后骤然安静下来。那男同学也是非常的尴尬。

第二天我才听说,李同学早就请假回家了。

这个事情过后,我成了“名人”。外班的男生也掺和进来。我记得我毕业后分配到一个学校,一个我不认识的外班男生也分配在这个学校,他一看见我就说:“‘武装带’啊,你也在这个学校啊?”我有点莫名其妙。再三问了之后才知道,这是外班男生给我起的“雅号”。

原来,那个时候夏天女同学上身衣服一般穿三层,最里面是“抹胸”(收紧乳房的),然后穿一件背心,再穿衬衫。我家一直住在小街上,比较新潮,里面只穿胸罩,当时穿胸罩的人很少,外面直接穿衬衫,这在当时来说是有点突出的。因为这颇似“武装带”的标志就成就了我的“雅号”了。

那天晚上的事,增加了男生宿舍里的谈资,这个事情越传越玄乎,我就成了“名人”。

既然成了“名人”,也就有了“名人效应”,之后发生的两件事让我一生难忘。

那时我们学校有一个特殊的群体——民师班,即由民办教师考上师范的。有一天一个自称民师班的学生给我写了一封洋洋洒洒的情书,约我星期六晚上去学校西边的大桥南首见面。平生第一次收到这样的情书我有点不知所措,还好我的同桌正在谈恋爱,我就把情书给她看了,她也许有点经验,很老道地说:“没关系,我陪你去。”晚上八点多,约上我们班六个女生一起去了,但她们都不知道我的事,六个人嘻嘻哈哈的。可能是因为人多,我们也没看见有人在那里。回来的路上,我和同桌发现有一个男生一直在旁边注视着我们,我想大概就是他了。我的第一次约会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没有了。

又是一个周末,我的一个要好的男性发小去学校看我。我怕其他同学看到又会说什么,就让他在我宿舍等我。那时候不像现在,都不知道请他出去吃饭。正好有一女同学回家了,我就把两份饭菜拿到宿舍吃,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心虚慌乱,走半路上把盛菜的钵子底朝天掉在地上,

那时真的是一脸的悲催啊,人家来学校看我,连一顿饭都没有,这怎么好呢?

正在这时,有一个外班的男生经过我身边,看到我的狼狈像,笑着把他的那份饭菜给了我,拾起我掉在地上的钵子,一边走还一边说:“没事没事。”他就在我的一脸茫然中走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姓名,但几十年过去了,那个一脸友善,真诚模样的同学一直铭刻我的心里,每每想起心里特别温暖。

这是不是“名人效应”呢?

几天前同学聚会又谈起了我的“恋爱史”,我还是在申诉和辩解,但总有越描越黑的感觉。

这些年我一直在想,时光如若可以倒流,岁月如若可以重新来过,我一定轰轰烈烈地谈一次恋爱,一定不会“被恋爱”,也不枉我青春一回。

我想对同学们说:“时光如水,总是无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一个名字就是一份记忆,一个微笑就是一片葱茏。人生就是一场单程旅行,永远买不到回程票。青春可以随意书写,但永远不能涂改。爱情就是一本书,很多时候翻遍了才体会其中的深意。晴川万里,红豆长相忆,扦扦红尘,珍惜宿命的安排,难忘我们相遇、相识、相知,青春已逝,岁月静好,一切尽在不言中。

亲爱的同学,那年那月那点事,若能引领你回忆如歌的岁月,那我这篇拙作,目的就达到了。

哈尔滨去哪治疗羊癫疯比较好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的时候有副作用吗长春市到哪里治羊角风小发作手术治疗癫痫效果更好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