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笔尖】做一个迷失尘夏的故事男子(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9:30:39

仅仅只有一周的时间,我便爱上了温岚的歌,公车上的耳麦,即便播放再热闹的旋律,注定永远都是一路的孤单,在耳际,在心的角落,循环着默数动人的歌词,一句,两句,一直到末尾,尽是黯然到最后的阴冷潮霉。“最后一抹的微笑在转身之后,我闭上眼哭了,仅存的一点点骄傲,华丽的外表终于丢掉,很彷徨很孤单,是寂寞或悲惨,一个人该怎么办,像是刺猬般防范,伪装的勇敢。”最后一次听到这首《刺猬》的时候,我已然断掉了与外界所有人再联系,我只是允许自己一个人出出进进,早晨七点钟的公车,晚间再原路返回,在听到这些歌的时候,我终于为这样的生活找到了一种完美的说辞——孤独原本可以如此纯粹而又简单。

坛子里总有几个熟识些的人,时常会以我为例去总结成熟男子的定义。她们说,一个温和沉稳,说话得体,脸上又有些岁月痕迹的男人,必定就是极品。我对这样的话向来都嗤之以鼻,我始终都不承认自己是那样的男人,过去不是,将来更不可能是。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类似这样的问题,似乎一连继续了很多年。我想,至少,我不坏。

早晨,我很少是从晨曦中醒来的,星月之约,或许打从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延续了很久。凌晨四点半,抑或更早些,起床,上网,码字;间隙还喝水,抽烟,水果,牛奶。直到阳光悄悄爬上窗子,而后再将一切隐没,洗漱,更衣,公车,上班……

白天,我习惯了所有性质的沉默,面对陌生,或是面对熟识,要么面无表情地擦肩而过,要么不动声色的转身离去。一个人,我只有音乐,还有书籍;一整天,我只是钟情于同一个调调,美国麦田,抑或蓝调。

深夜,我必须强迫自己去做那些常年做着的事情,我不停的敲击着键盘,以此来提醒自己,我所打出的每一个字都必须源自于心底,就算是答应给一些杂志的稿子,专栏,或是特稿,强迫性的要求,我宁可放弃。我并不是一个懒惰的人,只是一直都不习惯与人交流,哪怕是天天在博客中见面的好朋友,我的沉默,只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别人走不进来,我也跨不出去,仅此而已。

这些年,我曾经尝试着写不同的文字,心情的,散乱的,或是严肃的,写着写着,就会有人把我当成了女子。一个多情女子与文字的对话,或多或少都会和鸳鸯蝴蝶扯上关联,女子的话题,难免会染些温软的色彩。幸好,还有人网开一面的前来开脱,说我是温润的男子。事实上,我一直都在刻意的在文字中表露过,我是男子,一个习惯了沉默,甚至习惯了孤独的男子,一个仅仅以文字疗饥的男子。

我是一个会写很多故事的男子,简单的,复杂的,男人的,女人的,忧郁的,惨痛的......只要是能够触摸到的感觉,我都能将他们幻为飘渺之光,一直走到很远。就像在一些故事中的男子与女子,他们爱的方式可以是很多种,爱的坚守,或是性的释放,某些特定的吸引力要远远大于语言,而文字不过是来回搬挪的棋子,除此之后,仅剩下一些章节的脉络,再者就是疑问。

一个穿行在文字中的男子,独自行走着,自始至终都是幸福的,一折一横的笔调,无论怎样组合都是孤独的姿态,就像一直都喜欢黑白的格子床单被套,就像一直都喜欢纯白无杂色的背心内裤。当喜好成了习惯,当习惯成了喜好,纵然永远无法看到最热烈的颜色,被困在一间纯白的屋子里,到头来都是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感。

写故事的人,若是走不出来,就别再刻意地往外逃,我早已经以时光作了底牌,至于爱情和事业的底牌是什么,故事不到最后,注定没有人会分得清楚,我就是故事里的男子,还兼顾着写故事的角色,一切都以寂寞的名义铺展开来,我想,我起码还不是天生的忧郁。

拿铁花开的时候,一杯冷凉后又被加热的咖啡,注定是要被消耗掉的,美国麦田和蓝调的声音,不止一遍的吹散而过,我想,我还是最喜欢温岚的歌,那首《刺猬》,在我将一个故事写到一半的时候,我终于还是停顿了下来,问自己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男子。

黑龙江靠谱的癫痫医院哪里找郑州哪家治癫痫病治疗癫痫病的药物有哪些青少年癫痫要怎么办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