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ihyu.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流年】糊掉的爱(味道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37:34

二伏吃面是我们这里的风俗,可以吃汤面也可以吃过水凉面。我家的传统是过水凉面,也曾问过母亲这有什么缘由吗?母亲总是说,没有呀,就是她的母亲也是这样做的而已。我好奇问了一下度娘,原来吃过水的凉面,拌上蒜泥,浇上卤汁,不仅刺激食欲,还可以“败心火”,正合适七月流火的季节。

这天,我们一家人聚在一起,分工合作,很快,炸酱、麻酱、西红柿卤、蒜泥、醋、辣椒油、黄瓜丝、煮豆角、橄榄菜丝、茄子炒肉等都被摆放在餐桌上。孩子们垂涎欲滴,有的甚至用小脏手开始捏黄瓜丝吃。我们看到笑笑皆不语。母亲站在锅台边,穿得很少,但依然热得满头大汗。手擀面在大铁锅中翻滚着,母亲用她做过手术的手,姿势有点难看地拿筷子搅拌着,还不忘大声喊着:孩子们去洗手哈,面条好喽!

当过了凉白开或者热水的面条被分类端上餐桌,母亲如一台精致的记录仪,很清晰地分配,父亲和姐姐还有我夫君吃热水过过的面条,孩子们则吃凉白开过过的面条,分过之后,剩下一盘,是热水的,她推说她早饭吃得晚,现在不饿,让我先吃,就又去厨房开始煮第二锅。城市里都是抽油烟机电打火,没有农村的大锅台,只有一个略微大一些的铁锅,人全时,就必须有先吃的,有后吃的。我没有吃那盘面条,而是站在厨房陪着母亲一起煮,母亲催促我快去吃,我则说,没事,我喜欢吃糊掉的面条。汗水顺着她已经布满皱纹的脸庞流下来,花白的头发被汗浸湿了,贴在她的额头上,脸颊上。

姐姐也跟过来,一起陪母亲聊天。母亲说,二伏了,虽然最热,但也快凉快了。我们姐妹都嗯了一声,母亲看了看我们都没有吃面条,说,一会儿再熟了,你们吃新鲜的,那盘糊掉的,我喜欢吃。

在盛好面条之后,我们姐妹和母亲都抢最初盛的那盘已经糊掉的,孩子们都很好奇,以为这盘好吃,也拿着吃空的盘子说要,弄得我们都哭笑不得。一顿饭,吃得五味杂陈,在一起收拾好之后,母亲忍不住唉声叹气,哎,你们都不懂,糊掉的面条有不一样的味道呀!

在母亲的叙述中,我们得知姥姥当年就是如此。不管吃什么,总是最后一个吃,别人喜欢吃的,一定是她不喜欢的,大家吃一样的,一定是她最后吃,她总是在将饭菜都端上饭桌之后,去灶台哪儿东摸摸西摸摸,等家人都吃饱了,她才坐在饭桌旁,吃一些剩菜,剩干粮。但如果这个窝头熥了好几次了,已经发酸了,她则会第一个坐下,抢着拿着吃,然后把那些好的,递给孩子们。

母亲这样一说,我突然想起一个很经典的故事。一位母亲在弥留之际,孩子端来一条鱼,将鱼头夹给母亲吃,父亲哭着对孩子说,孩子呀,你的母亲实际上不喜欢吃鱼头,也喜欢吃鱼肉,她是为了让你们多吃点,才说自己喜欢吃鱼头,并且一直吃了一辈子呀!孩子顿感万分愧疚,可母亲却无法享受美味的鱼肉,一切都成为永远的遗憾。

因为姥姥去世早,我当年年幼,关于母亲对于姥姥的情感,并未记得多少。姥姥只给我一个很模糊的身影,总是在忙碌着,姥姥的家里很空,却很干净,每次我们去,都有数不清的好吃的。很多往事在母亲的叙述中,浮现在我的心头,我突然发现,原来我真是错过了太多太多。

打我记事起,母亲总是最后一个坐在饭桌旁,她从来不是自己吃饭,而是将我们喜欢吃的,依次分到我们的碗碟中,如果是很稀缺的好吃的,她会平均分,但这个分配的名单中,绝对没有她自己。小时候,我们姐妹的水果有名字,大姐的,二姐的,我的,小妹的,但却永远都没有母亲的,父亲的。

现在我们的孩子都长大了,家里生活的条件也好了,但母亲的心中依然没有自己。她知道大外甥喜欢吃那份驴肉火烧、肉夹馍,喜欢吃那份猪肝拌豆腐丝、炸鸡柳;知道二外甥最喜欢的茴香包子、甜橙子;知道三外甥最喜欢的烧茄子、红烧丸子;知道小外甥喜欢的红薯粥、炸老虎,但我们却不知道她最喜欢吃的是什么?

仿佛剩菜剩饭就是她的最爱。

她总是说,没事,我胃口好,不怕凉,不怕硬。但她经常犯的肠胃炎在泄露她的秘密。我们总是催促她,但她就是如此执拗,让我们都感觉非常无奈。

可如果是她先吃,给我们留饭,母亲则会吃很少的一点点,一叠菜,最多下去一个小边边,剩下的都给晚回家的我们。这在上班时间不规律的那几年,真是无数次地遇到过。最晚回家,却可以吃到更多的好吃的。

还比如这糊掉的面条,我为什么喜欢吃呢?也是在有了儿子大树之后,一锅面条煮出来,先喂大树吃,等自己吃的时候,肯定糊掉了。甚至可以拿勺子挖着吃。如果是夫君,他肯定宁可浪费了也不愿意吃,我则慢慢养成了吃的习惯。当时并未注意到母亲就是如此,仿佛这一切发生得非常自然,就是如此,日复一日地发生了,就是如此,逐渐变成了习惯。

记得有一次,身体非常不适,回家之后,强撑着给大树做了饭,然后昏沉沉地去睡。大树过来关切地问,我说睡一下再吃。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感觉到一只大大的手抚在我的额头,却无力睁开眼睛看一下。我还感觉到蜷缩的身体上,被加盖了一床被子,大树并且非常细心地将被子角掖好。

不知道睡了多久,等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浑身酸疼的感觉消失了。坐起来之后,我发现床头柜上有一杯水。摇晃着来到餐厅,看到餐桌上有半碟菜,一碗米饭。那天我做的是草菇肉片,是大树的最爱,他却强忍着喜欢,留了半碟菜给我。

那天,我没有食欲,真吃不下,却被大树的温情感动得泪流满面。

想着大树与我,就想着我与母亲。总是感觉为母亲,做得真是太少了。之前没有注意过每次聚餐之后,剩饭剩菜成为母亲的负担,在母亲好几次因为吃了变质的剩菜之后,我们开始默契地跟母亲讨要。这个小鱼给我吧,孩子喜欢吃;这个菜给我吧,晚上就米饭吃;这个,这个,这个,母亲还会乐颠颠地将准备好的水果分给我们,看着一代代装好的食物,我突然想到小时候,那个时候,我和妹妹打架了,大姐赶紧过来,拿着一个苹果递给妹妹,别哭啦,别哭啦,大姐的苹果给你吃。现在,我们这是互相谦让,谁也不在乎谁的多,谁的少。

原本以为是帮母亲分担,母亲却以为我们是需要的,当我们再次去吃饭时,母亲准备了更多的饭菜水果,让我们都欲言又止,心中五味杂陈。也许用拒绝来表达爱,还不如成全。又比如这糊掉的面条,自己吃来很坦然,跟母亲抢着吃,会更加的坦然,这不是一盘面条,而是满满的爱呀!

看着拎着食物要离开的我们,母亲突然说:过几天就是你们姥姥的忌日了。姐姐说,我带你回家上坟吧!哎,不用了,咱们都好好的,你姥姥就开心呢!都管各自孩子吧!母亲的话语中,带着一丝伤感,但更多的是一种释然,亦如此刻,她依然没有将自己放在心上,她心中满满的,都是我们。

“子欲养而亲不待”是人间一悲,趁着他们还在,多多用心去陪伴,哪怕只是一盘争抢的糊掉的面。

癫痫患者持续抽搐的处理方式癫痫需要用药物治疗多久西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治疗癫痫贵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